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媒体人的第三条路:馒头夹猪油葱花  

2014-11-04 10:03: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豫记导读:媒体这个行当,我自诩晃荡多年,但其实连皮毛还没摸透。现实主义来看,饿不死人,发不了财。特别对于鲤鱼跳龙门的农村孩子来说,这基本是一个通往体面人生的最佳通途。如果胸中还激荡着自由和民主,可能会多一点抱怨和愤懑。如果分寸拿捏得足够好,关键时刻妥协到位,这不啻为一个屌丝的康庄大道。


郑北周 | 文


捻灭一根恶心的黄鹤楼之后,我倦意铿锵,觉得再多说一个字,都像是在作死。但小彭仍然两眼放光,就像数年前希望工程拍摄的那个渴望读书的小女孩一样。我斜倚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小彭以前跟着我实习过一段时间,后来辗转去了本埠另一家媒体,不如意,于是在一个春日冒油的中午,硬拉着我给他卜上几卦。


我想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开导丫,只好再讲自己的故事。


媒体人的第三条路:馒头夹猪油葱花 - 豫记 - 豫记


读大学那会,我有幸被一心慈面善的年轻教授翻了牌子,跟着他去当地一家龙头媒体实习。或许是得其真传,也或许是天资可凿,很快我就如鱼得水,写出的稿子就像街头小广告一样,到处都是。


是好景不长,恩师教授调离之后,带我的师傅就态度直下三千尺,一篇500字的突发新闻稿,楞让我改了整整5个小时,可悲的是最后还是没能上版。凌晨五点,我一个人走在肮脏的大街上,嚎啕大哭。


之后的两个多月,我每天都面临着师傅的百般刁难,因为一副无关轻重的照片,我去找当事人补拍了3次,不好意思到只能请人家吃夜宵赔不是;因为一句常规的语法表述不严谨,整个稿子被撤下换上了自宣;因为一次采访多问了当事人一句话,师傅怒斥我回家反思一个周……


你能想象,当你5个小时对着一篇500字的稿子翻来覆去改的时候,你想死的心都有,因为到最后你发现你面前的每一个字都陌生得像梵文;你能想象,当你一趟又一趟去找同一个人补拍照片的时候,他不烦你自己都烦得要死,因为所有围观的人都呼之欲出一句话:你他妈是干什么吃的?


媒体人的第三条路:馒头夹猪油葱花 - 豫记 - 豫记


你更能想象,当你殚精竭虑分析“意外是可以避免的”这句话的语法错误时,发现自己多年的语文都他妈喂狗了。事后师傅告诉我,这么简单的问题你看不出来吗?改成“意外可以避免”不就通了吗?你能体会到我当时的心情吗?


多年以后韩寒的《长安乱》里面,有一段异曲同工之妙的描述:


师父写下:时,空,皆无法改变,而时空却可以改变。这很难理解。我的早期理解是一个逗号可以改变一切,师父说:不,你仔细看。


我说,上句和下句就有一个逗号之差别。


师父说,你只看到表面,你仔细看,差别不只一个逗号。


从日落到日出,我将手上捧的俩字看到快不认识了,师父将我叫入房中说:你看出差别了吗?


我说,我只看出一个逗号的差别。师父说,你已离答案很近,但是离答案越近,便越容易找不到答案。


我跪在地上请求师父参破。


师父说,看,其实是两个逗号。


够了,我不要再想起这个事儿。时至今日,我都避免在任何文本中写“意外”两个字,因为它实在太让我意外了。它改写了我的一生。


媒体人的第三条路:馒头夹猪油葱花 - 豫记 - 豫记


后来我当然再次拨通了那位年轻教授的电话,他慢声细语地说:我料到你肯定会找我,但没想到这么快。我说再慢一步我就要死在他手里。教授说,能死在他手里的,也算是人中龙凤。我说那像我这样半道开溜的是不是压根没戏?教授说,不,能从他手里死里逃生,就更不一般了。


法克雪特靠,列位师宗你们玩儿我呢吧。


打那以后,我就基本告别一线的采访了,逐渐也开始带一些实习生,但我发誓把我不要像我当年那位师傅一样“穷凶极恶”。但是其实越到后来,我越对那位师傅怀念,如今我更是时常想起他,打心底儿感谢他。原因很简单,他在你未成形时苛刻要求你,就是让你一生都避免摔跟头。


所以,我后来的实习生也逐步觉得我苛刻起来。小彭当年就是因为我的严苛,才跳槽离开。如今再约我求卦,我觉得他就是当年的我。


媒体这个行当,我自诩晃荡多年,但其实连皮毛还没摸透。现实主义来看,饿不死人,发不了财。特别对于鲤鱼跳龙门的农村孩子来说,这基本是一个通往体面人生的最佳通途。如果胸中还激荡着自由和民主,可能会多一点抱怨和愤懑。如果分寸拿捏得足够好,关键时刻妥协到位,这不啻为一个屌丝的康庄大道。


媒体人的第三条路:馒头夹猪油葱花 - 豫记 - 豫记


但实际上,相当一部分怀有理想主义的媒体人,妥协多年积攒了资本后,都会另谋出路。当然也不无特例,就是在妥协多年以后,发现妥协比追求所谓的狗屁理想更有意义。这种情况恕不赘述,人嘛,总会变的。


还有一种更为特殊的情况,出身寒门,别的不会,偏执理想,屡屡碰壁。这种人活得更为纠结,简言之,就是没有别的本事,还自恃清高,只能在媒体混口饭吃,但是又不愿永远一味妥协,经常碰一鼻子灰,早上上班一腔热血,晚上回家一滩烂泥。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相比而言,在如今的社会上,这种纠结的人是媒体的主力军。


就像我们领导总是教导我说:谁还没有点理想啊,但是理想是奢侈品。有当然好,没有也不用哭天抢地寻死觅活。因此照我看,纠结反而是一种动力,它会让你看起来特别像一个魅力四射的天秤座呢。


你看,我就从来都不会告诉别人我是天秤座。


我一直认为,干媒体多少还是得有点情怀。这很容易理解,情怀相比理想而言,更务实一点。当我们在日复一日地抱怨所谓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时候,仍然可以不忘初心,在每一个小事上,彰显出来一点个人色彩的范儿,这就是情怀所在。好比你特别想吃个猪肉葱油大饼,吃不起,但又不愿意吃干馒头,那怎么办?猪油爆个葱花,用馒头夹着吃呗。虽然麻烦,但毕竟逼格挺高呢。


媒体人的第三条路:馒头夹猪油葱花 - 豫记 - 豫记


总会遇上水火不容的境地。一个选题,你誓死坚持,领导坚决毙掉。怎么办?要么你投降,要么你走人。什么?暗度陈仓顶风作案?这不是第三条路,这是第二条路的残酷版而已。那么,馒头夹猪油葱花就是第三条路。


要学会迂回作战,比如在领导喜欢的选题中稍作添饰,比如把选题改头换面,换汤换锅。总之妥协是一门大学问。妥协得好,不但升职加薪,还略显逼格;妥协得僵,不但理想破灭,还略显狼狈。所以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妥协?


不然呢,你就彻底离开这个行当。因为目测至少在三二十年内,你的那种媒体抱负是无处施展的。


最近很多媒体都在热炒什么记者辞职做贴膜月赚5万,买房买车娶靓妹;编辑辞职卖早点日进千元,两年买别墅等等不一而足。


第一,热衷于这类新闻的,都是纠结的媒体人所为。我的点评是: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你且看有几人愿意试水?第二,行行出状元,不等于入行就是状元。这事你要这么看,媒体行当干久了,也或有时来运转的那天(就像三亚市民突然得到政府的分红)。


第三,在A:喜欢+擅长+钱少点 B:讨厌+压根不懂+钱多点 两者之间选,你选什么?目前你虽然没有日进斗金,但好在你还在从事你喜欢并且擅长做的事儿。不也很好吗?你眼馋人画家一平尺上百万,问题是你也得会画啊不是。第四,任何时候不要赌运气。


媒体人的第三条路:馒头夹猪油葱花 - 豫记 - 豫记


作为一个穷人,我是无法体会卡里有一个亿的滋味,但其实说实话,我从不会把自己置于万一我卡里真有一个亿我该怎么花啊的境地不可自拔。我们很多时候只一味奢想云端以上,却从不曾意识到自己在水面以下。


有句老话叫,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打。想必社会上多数人都徘徊在前半句上。当然了,也有人吃上了肉以后,从来不提挨打的事儿。这叫记吃不记打。还有一种人,到处跑旮旯蹭一嘴猪油,跑出来说猪肉七成熟最美味。


这回你总算明白了,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呢。


江湖虐我多年,我仍身轻如燕。根儿上还是得说不能拖泥带水,左顾右盼得多了,当然就走不动了。你喜欢干这个,那就踏踏实实干,别今儿看人家炒楼挣了一百万,明儿看人家卖肉夹馍又发财了。一早说了,这行当发不了财。想发财就别干这个。


最近又盛传什么10000小时定律,说是任何事情只要你连续坚持一万小时,你就是行业翘楚。这我不信,我连续吃了快30年的饭了,也没见我成为美食家啊。能拍出《舌尖上的中国》的,全中国也就陈晓卿那一小撮人呗。所以也别期望太高,觉得在媒体干上个十年八载的,总得去新华社弄个总编什么干干吧。这吧基本上比买彩票中500万概率还低,所以甭想太多。


媒体人的第三条路:馒头夹猪油葱花 - 豫记 - 豫记


此外呢,也可千万别以为你现在人脉丰盈,谁谁谁都买你的帐。往丑了去说,那是因为你的背后有个媒体,有一天你真的离开媒体独自打拼了,你的那些所谓的人脉,怎么着也得打个对折再除以二。人走茶凉这话是说给官员听的,至于我们这些人,人走了杯子能不能给你留下来都不好说。所以也别心寒,必要的时候,一要感激现在东家给你的优渥赠与,二要赞美自己还有效力东家的能力。


我如今早已刀枪入库,年轻时候的空山新雨都渐次褪了色。说是变了也好,说是妥协也罢,总之我还在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会有磕磕碰碰、期期艾艾,但整体上我不认为我是时代的弃儿。那都是年轻人的娇嗔。时代好长,我们好短,你说我们在时代面前算个球?


刀枪入库,不是刀枪入梦,入库就是任其蚀烂,入梦还是心有所系。刀枪不是什么好东西,走在世间,多少有点扎眼。真有本事的人,会把刀枪融化在血肉之中,锋芒不露,运筹帷幄。没什么本事的,要么就入了库去,断了念想,别玩不好再伤着人;要么入了梦去,心有不甘,总一副苦大仇深样儿。照我看,没有金刚钻还真别揽瓷器活。


这,卦,我是只能卜到这儿了。至于吉凶,自有天相喽。


(内容编辑:谷乐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2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