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在日本率众起义的河南老兵 谁还记得?| 豫记   

2014-12-13 11:0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谷乐 | 文


2012年8月27日,抗日英雄耿谆走完了97年的人生历程。他的遗体火化时,发现二十多块不同于骨头火化后的物质,有指甲盖大小。其中可以确定的弹片至少有五块,其他的到底是子弹头,还是铜弹片,尚无法断定。


耿谆的名字和“花岗暴动”联系在一起。1945年,他带领700余名中国劳工,在日本秋田县花岗町,发动了一场震惊世界的暴动,史称“花岗惨案”。这是中国人唯一一次在日本本土打响的抗日战争。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耿谆开始马拉松式的对日索赔诉讼,为惨死的劳工同胞讨还公道,被称为“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


在日本率众起义的河南老兵 谁还记得?|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耿谆 1914.11.6-2012.8.27 生于河南襄城


1914年,耿谆出生于许昌襄城北大街的书香门第,幼年时家遭土匪劫掠而衰败。他仅读四年私塾就不得不辍学,摆旧书摊补贴家用。18岁那年,耿谆应征入伍国民党15军,先后参加了忻口战役、中条山战役和豫中会战等对日抵抗作战,历任中国抗日军队文书、少尉排长、营部副官、上尉连长。


今年是洛阳保卫战70周年。1944年5月,日军集中装备精良的优势兵力,向九朝古都洛阳发起猛攻。耿谆带着加强连,在西下池布防,阻挡日军渡过洛河。战斗最激烈那天,日军出动多辆坦克。耿谆他们没有对付坦克的平射炮,只能将五六个手榴弹捆在一起,坦克过来时就拉响,这样打坏了一辆坦克。


“勿待援军,死守洛阳”,全连70余名官兵战死,耿谆腹部、背部、左脚多处受伤,无法移动,命令身边的警卫员撤离。警卫员为照顾耿谆,不肯离开,与他一起被俘,后来死在日本。


在日本率众起义的河南老兵 谁还记得?|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花冈暴动”领导人耿谆展示当年花冈劳工惨遭日寇虐待的照片。张国通 摄


耿谆等三百多名中国人,成为送往日本的第一批战俘。当日本人拿着枪,押他们走上轮船时,他们意识到从此要远离故乡,生死未卜,不知何日回家,有的人选择了跳海。日本人打捞起跳海者,又将所有人关进船舱。途中数人病死,被日本人绑上铁块,仍到海里。经过七天七夜,耿谆一行人达到日本下关。从1944年8月初至1945年6月,包括耿谆在内的近千名中国战俘和平民沦为日军的强掳劳工,在秋田县花冈町(今大馆市,靠近仙台市)为一家名为鹿岛组的日本公司做苦役。


中国劳工每天做十五六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吃不饱,不能休息。每人发一件蓑衣穿,刮风下雨照常出工,到寒冷的冬天,依然只穿单衣。有人撕掉洋灰袋子包裹在身上御寒,日本监工发觉后,将袋子统统烧掉。不断有人病倒,不断有人死去,不到半年,死了200多人。


1945年5月,日本老太太给劳工薛同道一个米蛋儿。日本监工发现后,用牛球鞭将薛同道活活打死。耿谆回忆说:“平常看见同胞被打死,还会掉泪,可是今天没有泪了。”受尽非人虐待的中国劳工,决定暴动。


耿谆等人共同酝酿了暴动计划。李光荣带领50人,袭击不远处的美军战俘营,那里有日本枪兵看押的大约三百美军战俘,把他们解救出来,并夺日本人的枪。刘喜带领50人,袭击日本的警察署,夺他们的武器,扫清前进的障碍。


耿谆反复强调,不得扰民,不得恐吓儿童和老人。耿谆生前接受采访时曾自豪地说,花冈暴动没有枉杀一个日本人。


他们打算直奔北海道,在那里集结,如能突袭夺得船只,则漂流大海,任其所至,如不得手,则背海与敌决一死战。


当时有一小一老监工心地善良,与那些虐待劳工的监工不同。“小太君”曾经偷面给病号熬汤喝;“老太君”单独领工时,会叫他们多休息一会儿。耿谆决定等这两位太君回家休班时再暴动,就这样冒走漏风声的危险,将暴动时间推迟了三天。战后,这位“小太君”越后谷见到了耿谆,痛哭流涕,感谢不杀之恩。


在日本率众起义的河南老兵 谁还记得?| 豫记 - 豫记 - 豫记

1991年耿谆访问日本时,一位日本人向其痛哭。当年耿谆为避免伤害这位对中国劳工较友善的日本监工,把暴动日期推迟三天。


1945年6月30日深夜,耿谆率领700多名中国劳工,发动“花岗暴动”。 中国劳工遭受2万余日本军警围剿。115名劳工惨遭毒打、凌辱和虐待致死;耿谆等12名主要成员被捕入狱。秋田县法庭判处耿谆死刑,其余为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在“花岗暴动”前后,共有418名中国劳工命丧日本。


后来日本战败投降,耿谆及其他中国劳工被美军第八先遣队救出。次年11月,他回到河南老家襄城务农。


文革期间,耿谆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写悔过书,挨批斗。他说:“没事的时候,跟我老母亲在院子里坐坐,心里头很舒坦,我想我要是死了,我老母亲就没人陪伴了,所以我得活着。”


耿谆每次挨完批斗,回到家,都假装安然无恙,用话语宽慰老母亲,让她放心。


耿母95岁高龄离世后,有一天,又有人来找耿谆,要他写材料。耿谆一听大怒:“要命一条,材料绝对不会再写了!”来人连忙笑了笑,说这次跟以前的不一样。


在日本率众起义的河南老兵 谁还记得?| 豫记 - 豫记 - 豫记

2006年,由加拿大教师组成的访华学习团一行22人在河南探访耿谆。这批教师之后发起成立“耿谆基金”,以支持二战受害人。


1995年,耿谆作为首席原告,与11名花岗暴动幸存者及遇难者遗属,将鹿岛建设公司(原鹿岛组公司),告上日本东京地方法庭,要求有三:一是向“花岗惨案”罹难者遗属和幸存者郑重谢罪;二是分别在日本大馆市(当年的花岗町)和北京各建一座花岗事件纪念馆;三是向“花岗事件”受难者986人每人赔偿500万日元。这一案件,被中国媒体称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案”。


东京地方法院驳回了耿谆等人的诉讼要求,随后他们上诉向东京高等法院。从1998年7月开始,一共开了6次庭,直到2000年,这场漫长的马拉松式诉讼达成了和解。耿谆当时并不知道,所谓和解是指鹿岛公司不承认罪行,以捐助而非赔偿的名义拿出5亿日元给中国人。知道实情后,耿谆气得昏迷三天。


他发表严正声明,拒绝领取鹿岛发放的捐助金,不接受和解。


耿谆始终无法忘怀那些死去的同胞,唯一差可告慰的是,“花岗事件”慰灵碑在日本大管市建造起来了,418位受难者的名字一一镌刻其上。


在日本率众起义的河南老兵 谁还记得?|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耿谆晚年喜欢读书,并以书法自娱,常有人去向他求字,他有求必应。2011年7月7日,我和几位朋友曾去襄城拜访他。耿老穿一身白马褂,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接待我们,书桌上摆着笔墨纸砚。那时他身体欠佳,看起来却并无病态,依旧威风凛凛。他说了几句年轻时当兵的经历,停顿一会儿,忽然掷地有声地说:“年轻人要拼命干!”


(内容编辑:云济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264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