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河大人如何在开封捡便宜 | 豫记  

2014-12-29 11:4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封古城古在何处?河大魂兮何在?开封有着浓浓书卷气,书店街与日本东京神田书街齐名,并称世界两大书街。河大虽不复民国时代的辉煌,却依旧有一份志气和情怀,河大的读书人曾经跑遍开封四处淘书,热爱并敬畏经典。


彭钟书 | 文



读书人来开封,有两个地方非去不可,一个是鼓楼的书店街,一个是老河大西门。


开封书店街曾与日本东京神田书街齐名,并称世界两大书街。短短六百米的街里,聚集着书店及文化用品店上百家,街道两旁多为清民建筑,青砖白缝,飞檐挑角,风格古雅。当年的中华书局、世界书局、开明书店、广益书局等大书局,如今都已不在,那时候经营古玩字画及文化用品的店面也多数转移到新规划的宋都御街,只有厚重的雕花木门,精巧的各式格窗,拙朴的横额牌匾,还有杏黄缎底镶红火焰边的店铺旗幡,依稀可以想见当年作为中原文化中心的开封之书业盛景。


河大人如何在开封捡便宜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开封书店街


书店当然并非只在书店街才有,比如我最喜爱的三联书店即是在书店街之北,因为难以承受昂贵的租金,一些专营人文类书籍的书店也渐渐转移到街后的巷子里去了。


老河大南门是门面,东门外是护城河,北面是铁塔公园,只有西门是条通途。一跨出综合楼,便是热闹的市井吆喝和五花八门的小吃。而小吃摊的南边,顺着学校的围墙,则一顺溜儿的都是旧书摊和折价书店。


书店最多的时候有五六家,淘书乐书店、天府书店、浪淘沙书店等等,加上书摊,认真走下来,基本一个早上便没有了。灰色的人形砖上一本本书挨个儿码着,穿插着字画和小人书,每一本都安静、无言,像沉睡的处子待人唤醒。翻开每本书,或旧或新,看着旧任书主留下的笔记或者签名,仿佛薪火相传。


摊主一个个内功深厚,或者气定神闲的躺三轮车里打盹儿,你捻起一本书,他看也不看就用开封话吆喝一嗓子“五块!”,或者在地上奋笔疾书练字儿,浑然物我两忘,或者拉个马扎几个人打扑克、侃大山。


和摊主渐渐熟稔了,知道了我的大致兴趣范围,新收了旧书摊主也会把我感兴趣的留着,不时受邀去摊主家里看书,《红楼梦》的老插画,中华书局首印的二十四史,民国初版的黄节辑《曹子建诗注》,没有什么珍惜的版本,不时也能遇到些敝帚自珍的册子。


河大人如何在开封捡便宜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河大西门旧书摊


记得一次在一堆杂书上看到一册《萧伯纳戏剧三种》,布脊精装的网格本,六三年出的,只印了一千册。六四年国务院批示《汉字简化方案》中的简化字用作偏旁时,也同样简化。看着这偏旁还不曾简化的萧伯纳,感慨万千。一问价,五块,掩住窃喜赶紧买下,回到家里笑得合不拢嘴。


后来听说旧货市场周末也有书市,乃是开封二手书的第一大流散地,价格最是便宜。旧货市场靠着老城墙,一进两厢的灰砖红瓦老房子围成的大院子里,满地码着旧书、旧家具、古玩和字画,也有几家老书店,经营文革品、老笔记本儿。


无事的周末,赶早儿起来,蹬个老凤凰,从苹果园一路穿越深巷里弄到旧货市场赶鬼市,翻翻旧书,看看古玩,直流连到日头晃眼睛,或者满载而归,或者空空而返,路边摊上来碗胡辣汤,或者烫碗羊双肠,胃里心里,都是热乎乎的。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以及《延安日记》这类墙外风景便是在鬼市里“鬼混”来的。


其实,在老河大东门也有两家书店。


一家是昙花一现的新民书店,由鄙人经营。那时候我与几个同仁办着个不盈利的报纸,希望探索出三联一样出版社、书店、刊物三位一体的经营模式,终究年少力弱,书店开不两年便无疾而终。


另一家是陈瑶君的诗云书社。陈瑶是中文系的师兄,两眼炯炯,一望而知是理想主义者。陈兄说:“02年冬天,我和付奇师兄、肖卫校几人一起开了一个小书店,叫子曰书社,当时读书没有好好经营,生意不咸不淡。04年我们陆续毕业,复各地谋生,书店即转让。待05年底我从北京回来开诗云书社的时候,已易主的子曰书社还在。诗云书社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开业的同时,子曰书社也关门了。子曰的时代已经过去,一个崭新的属于诗云的时代来临啦。”


河大人如何在开封捡便宜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诗云书社


当初几个简陋的书架承载了他的抱负,也见证了他的爱情。陈兄谦和、平易,爱书人往往都和他成为朋友。在与河大师生的切磋与交流中不断改进、扩张,耿占春、刘恪、萧开愚等名师都成为店里的常客。


如今东京大市场已然拆除,那一片梦一般燃烧的油菜已被花园取代,诗云书社也转移到了更大的门面,一步步走向正轨,成为开封与河大读书人的精神家园。



古时书籍并不如今日这般可随时随地大批量生产,即便印刷术发明后,印一本书的造价也比抄一本书的造价高很多。古人读书,或者借,或者抄,或者印,或者买,而四种获得书的方法中,买往往是最难的。拥有的书越多,便能掌握更多的学识。一个藏书家的凋谢,往往便意味着读书界的一次重新洗牌。藏书家去世后藏书的流散,也是古书店的最大的书源。


开封古旧书业始于清末民初。开设最早的一家古旧书店为好古堂,清末民初到解放,开封的古旧书店也不过四五家。已过世的外院教授莎士比亚专家刘炳善先生在《文革前的开封旧书店》一文中写道:


其实,不用远求,就在开封市面上,从旧书摊,甚至废品店,只要稍稍留意,就可以找到相当重要的古书和旧外文书——这是我在“文革”前所发现的。“文革”前开封的旧书店集中于东大街,我记得有3家,最大的是王继文旧书店。


河大人如何在开封捡便宜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刘炳善


“文革”前,在开封卖旧书的并不限于旧书店。我曾在寺后街的寄卖商店买过一部带有木夹板的乾隆本《唐诗别裁》,价仅6角;还买过一部牛皮面精装、朱墨双色、醒目大字的“钦定本”英文圣经——此书较贵,3元,相当于当时半个多月的伙食费。卖书的老人个子高挑、相貌清癯、谈吐文雅,我私下觉得他颇有古代“兰台令史”的风度。


王继文先生在《一位古旧书商的从业经历》中写道:


在“文革”期间,我们收购站收了不少废纸,我从中拣出不少珍贵资料图书,如明万历刻本屠隆辑《国朝六名公尺牍》、民国版郑振铎编《插图本中国文学史》、旧抄本清吴敬梓著《文木山房遗事》等。


听开封的藏书家岳先生说,七八十年代,他曾用高中教材换线装古籍。先生尤其喜爱自己那套《杜工部全集》,明版,五色套印,也是那会儿极廉价买来的。



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先生有句著名的话,大约是大学之大,非大楼之大,乃大师之大。同样也可以说,古城之古,不在有古迹,而在有书店。毕竟大楼是外表而大师才是灵魂,古迹是遗留而书籍才是承载,大楼与古迹是固定的风景,而大师与书店却是流动的盛宴。


在我看来,古城,大学与书店本就是不可或缺的文化三大基石,古城观照历史,大学传承学术,书店提升文化。王立群教授写过一篇文章叫《一座小城,一所大学》,开封小城,河南大学,历史的变迁惹人唏嘘。


每一个文艺青年都有一个开书店的梦,而只有真正经营过书店的人才会明白其中的艰辛与苦涩,徒然靠图书的薄利养活理想已越来越艰难。


河大人如何在开封捡便宜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河南大学


如今河大西门的旧书店已纷纷倒闭,旧书摊也日渐被教材和盗版侵蚀,有那几本像样的书,也因为有了孔夫子旧书网,丧失了往日讨价还价的乐趣。


书店街的盛景也一去不返,三联开封分店已撤销,经营了十六年的古都书店也倒闭了,苟延残喘的书店都以经营畅销书和教材为主,象牙塔里的人文主义在经济基础前摔得一塌糊涂。


鬼市规划后真假古玩占据了大半地盘,摆摊卖书的也都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想要捡个漏,贪个便宜已不大可能。


所幸还有河大东门的诗云书社,用沙龙、咖啡、书籍和理想,维系着我对开封的那份书店情感。


也许真像鲍勃·迪伦唱的那般:时代改变了。


(内容编辑:谷乐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35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