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豫记张君瑞:我是不是瞎折腾  

2014-09-05 11:48:17|  分类: 豫记在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09-04 豫记

作者絮语:
从上海到尼泊尔,再借道北京返郑,仨月的旅行,终究让我在后青春期过了把瘾。出去不挣钱,还要花这三年当记者的微薄积蓄,我爸当然不放心,“你这咋弄呀,都恁大了”。每如此,我除了宽慰父亲之外,便会想起母亲十年前跟我说的那句话,“你净搁这瞎折腾!”


可是,如果这时候不去旅行,以后的负累更多了,岂不是更迈不开脚。以金钱为契约的金字塔结构组织,到底能够让我成长几何?以精神契合而连接的扁平化社群,是否更适合我?


当我的导师杨桐邀我加入豫记新媒体、传播河南乡土文化时,我毫不疑迟地答应了。年轻的时候,不去旅行就去创业,在我看来,这两者都是生命中美妙的探索之旅。虽然冒险,但有趣儿,有劲儿。可仍有人要问,这种理想主义式样的狂想咋盈利,往哪走?作为吃着面包望星空的家伙,我只能借用崔健的一句歌词答复: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兴趣之上,自有人生秘密。从今儿起,豫记将以#豫记在途#开栏,分享张君瑞这厮的旅行故事。


豫记张君瑞:我是不是瞎折腾


张君瑞 |文


车上,看见楼恁求高,就知道,上海到了。

上海,一个充满可能性的城市。在十年前,它就勾引我去尝试。那时,我高一。

2004年,我17岁,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老家的周口市区。但那时,“远方”是我青春期诗兴中最来劲儿的题目。直到高一暑假,看了一部名为《马永贞》的电影,我才决定要出去走走。

去哪里呢?

远方!

豫记张君瑞:我是不是瞎折腾 - 豫记 - 豫记


那时,俺哥在上海工作,而我因《马永贞》又燃起了去往上海的火花,于是,下了决心,去上海。

当晚我就给俺爸说:“爸,我要去上海,你给我点儿钱吧。”

俺爸吃惊道:“你去上海干啥?”

俺妈则立即反对:“你净搁着瞎折腾,恁远,你去那干啥。再说,你就一个人去,家里也不放心呀。”

如果以《马永贞》激发的狂想来应付俺爸,听起来会相当荒唐和可笑。于是,我换了说法:“我想俺哥了,而且我长恁大,还没出去转过,要不征求下俺大舅的意见,中不中?”

俺大舅是个生意人,比较开明,而且常年在外跑,对于年轻人出去走走,他肯定是赞成的。俺大舅,我,两票赞成,俺妈反对,俺爸中立。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拿着二百块钱,一路兴奋,赶往上海。

豫记张君瑞:我是不是瞎折腾 - 豫记 - 豫记


不过,江湖险恶。

在阜阳汽车站,两个男子以拉我坐车为名,驾着我的胳膊朝一辆深色玻璃的面包车走去,两只手则插进了我的裤兜,掏出翻看。可惜,里面只有一张高一英语课本后面撕下来的单词表。

我当时又惊又怕,身体颤抖但嘴还很硬。我对着一个三轮车司机喊:“走,带我去阜阳市公安局,几年不来阜阳,竟然公开抢劫,我告诉你们,我叔就是阜阳市公安局局长。”

三轮师傅当然并未把我拉往公安局,我心里也没想着去公安局。坐上三轮车,找了个“台阶”下来之后,我给三轮师傅说去往火车站,并抱怨阜阳治安差。三轮师傅估计也见惯了这种事儿,一边开车一边解释道:“俺们这个阜阳,有好人也有坏人……”

强者的进攻偃旗息鼓,但弱者的求助,又该如何?在阜阳火车站内,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向我行乞,我竟然不知所措。一方面,身上没有零钱,心里不愿给钱,另一方面,还担心给钱了会引来更多人要钱。小孩子跪在地上拉着你实在烦心,但害怕小孩子背后有恶人,又不敢发作,坐在那里犹豫不决。摸口袋时发现,带了一根红绳,可以玩儿“开交”,就给了那个小家伙。小家伙看我玩儿的挺有意思,拿着红绳乐呵着离开。

从离开家到火车启动,我早已饥肠辘辘。为了压惊果腹,当火车路过蚌埠时,我赶紧通过火车窗口买了一瓶啤酒。一来平复心情,二来啤酒是密封的,应该干净。可谁想,咬开瓶盖之后,一口下去,恶心得不行,再一看瓶口,还有瓶盖留下的锈迹。而这时,车已启动,不禁骂了一句“恁咋能卖假啤酒哩”,立即把啤酒扔到了窗外,离那个卖我假啤酒的小贩不足十米。

对于一个城市的记忆,或许就因为一个事儿,一个人,而让你产生好或不好的印象。此后多年,蚌埠给俺的印象就是假货。阜阳给我的印象,就是骗子、抢劫。直到上了大学,认识了几个来自蚌埠的知性学妹,才慢慢改变了之前的片面观念。

抢劫,乞讨,假货,这在俺村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但这种有惊无险的经历,更激发着我对上海的好奇。

次日凌晨两三点左右,火车终于抵达上海。下了火车,我赶紧在火车站附近的便利店内买了一张201卡,给俺哥打电话:“哥,我到上海了”。


俺哥在上海松江区九亭镇打工,离火车站非常远。他也毫不客气:“你到了我也没法去接你,太远。你还是早上坐地铁过来吧,到莘庄,然后到九亭广场。”

于是,我坐在草地上,等待黎明。

在火车站门口的草坪上,小偷的手轻轻地把我闹醒,在火车站对面“圆缘园”餐厅门口的台阶上,服务员礼貌地将我驱离。当时,怎么也想不到,火车站附近的麦当劳、肯德基这些外国牌子的餐厅,能够让我免费坐一会儿。

豫记张君瑞:我是不是瞎折腾 - 豫记 - 豫记


一个人在火车站附近游逛,像一只迷失方向的流浪狗,焦灼、失落,而又四处遭嫌。不过,每个人心中都有精神的武器。当我失落时,拿破仑希尔的“积极的心态”以及《马永贞》式的英雄狂想救了我,让我从低潮中振作起来,等待日出。

10年之后,再次来到上海,那个”圆缘园”餐厅已经搬走,取而代之的是名为“老娘舅”的餐饮品牌。看着曾经被人驱离过的楼梯,我突然有一种坏坏的感慨,“圆缘园终于倒闭了”。

而今说出这种心理,显得俺有些记仇,但曾经嫌弃你的地方倒下了,确实有一种痛快感,我没法回避。

当时的服务员是否有权驱离一个在公共楼梯上的学生暂且不说,如果那服务生让我到生意惨淡的餐厅内休息下,我现在肯定感激不尽。十年之后再来,一定想着报恩,想着找到那个服务生,请他搓一顿。

历史不能假设,记忆怎能重来,而我,只不过是这个城市的一个过客。

豫记张君瑞:我是不是瞎折腾 - 豫记 - 豫记


我记得那个暑假,我在上海找到了一份推销大桶水的工作。这份工作,让我挣到了远行的第一笔钱:25元。但在上海老板的不信任之下,我终于留下三页书信,愤然离开。

上海的狂想遍体鳞伤,但我仍然记得,上海馒头有甜味儿,外滩上的椅子上,一对儿俊男靓女大学生,在外滩相视、轻吻。那场景,特美。


而十年后,再次来到上海,这里不是我的终点,只是我旅行的起点,是我旅行中的一个符号——318国道起点。

从海边到山巅,从喧嚣到宁静,从快节奏到慢节奏,从物质天堂到精神狂想,从人际社交的熟悉到荒原的陌生,从江南水乡到大山大川,从大都市到小乡村,这条通往西藏的理想之路,在俺心中格外有味儿,有劲儿。

这种狂想,让俺正在创业的3位河南工业大学的学长格外感兴趣。三年未见,也算借此重逢。

诗人学长孙洪晶,剪刀手学长何舜尧、文案帝学长钟文春,三人联合打造的“光艾传播”,坐落在徐家汇附近的一个商住两用的写字楼内,开窗之后,草青树绿,清风徐来。

与他仨厮混两夜之后,5月10日一大早,我们便乘坐地铁赶往上海人民广场,集合、合影、出发,然后坐上地铁,一直杀到滴水湖。在滴水湖碰见一个弹吉他的中年男子之后,我们没有留恋琴声,而是乘坐公交车,跨过东海大桥,踏上洋山镇,再转坐轮渡,去往舟山朱家尖。


(内容编辑:谷乐)


豫记张君瑞:我是不是瞎折腾 - 豫记 - 豫记

  评论这张
 
阅读(31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