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清丰小苹果是日本红富士祖先 治小青年遗精 | 豫记  

2014-10-10 16:4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豫记导读:杨贵妃并没死在马嵬坡,她被一个丫环顶包后逃到清丰,并把清丰花红的苹果种子带到日本,经嫁接,成了后来享誉全球的“日本红富士”。本期#归来侃濮阳#,侃的是“小呀小苹果”。


归来 | 文


杨玉环杨贵妃大人自从其诞生以来就是影后级的大腕儿,日本一些学者坚信,这个唐朝的大明星并没有死在马嵬坡,而是去了日本,成了日本人某个族群的祖奶奶。支持这个观点的有清丰人,他们是清丰县阳邵乡霍町一带的农民。


杨贵妃在马嵬坡被皇上赐死,找了个丫环当替身,贵妃则被连夜送到了东逃的路上。话说这个肥妞一路艰难困苦,来到了太行山下的浚县,突然想起清丰的花红来,跟班护卫贵妃的太监和士兵们,旋即把贵妃送到了清丰县城,再三寻寻觅觅,还果真找到了几颗,吃后把种子带在身上,东渡日本。


这些花红种子与日本当地苹果嫁接后,就有了今天大街上横行霸嘴的“日本红富士”。这是后话,也是传说,不可不信,不可全信,你信不信,那颗穿越千年的中国果树之王就在那里。清丰县阳邵乡霍町村的地里,一条高速公路从她身旁路过,因为她,而拐了个大弯。


清丰小苹果是日本红富士祖先 治小青年遗精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时至今日,与杨贵妃有关的实物已经不多,活物只有一个,就是这棵老花红树。阳邵乡乡镇发展中心(俗称土地所)主任刘怀山,从小就吃过这棵老树结的花红。


刘主任生于1960年代,他记事当中,老花红树被围在一片大沙岗中间,占地2亩多,每年可结出4000多斤果实,附近村子里的孩子们,成群结队跑10多里来这里吃花红,那酸溜溜甜滋滋的味道,到今天打个嗝,还能喷出花红的香气。


10月6日下午,我和刘怀山兄站在这个仅存的沙堆上,四周的沙丘都被搬走,成了基本农田。始于1973年的沙丘改造工作,在他这一任土地所长的任期内终于结束。我不禁感叹,感谢祖国,感谢领导,这棵学名李柰林檎,沙果的花红树,标榜着我大中华千年不灭的浩然之气魄,日本鬼子若没有这棵花红树,他们能吃到红富士么?


清丰小苹果是日本红富士祖先 治小青年遗精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由于周边环境被改造,冬天大量的流沙开始往这棵树跟前聚拢。从1977年开始,花红树的树干被沙包围,1985年刘怀山到乡政府工作后,这棵花红树只剩下头顶的六七个树枝桠,大的有碗口粗,果子也减少到几百斤。2014年,这棵树的果实,只剩下几十颗了。很难说清我面对这个树仙的那种愧疚。一千多年了,她变成了几枝树桠,救救树仙,也许就是救赎我们自己。


唐高宗调露年间(公元679年)考功员外郎大学士张鷟写就了一本书,书名叫《朝野佥载》,卷三、第十六页有这么一段记载。原文如下:


贞观中,顿丘县有一贤者,于黄河河渚上拾菜,得一树栽子大如指,持归,莳之三年,乃结子五颗,味状如柰,又似林檎多汁,异常酸美。送县,县送册,以其味奇,乃进之,赐绫一十匹。后树章程,渐至三百颗,每年进之,号曰:“朱柰”,至今存。德、具、博等州,取其枝接,所在丰足。


清丰小苹果是日本红富士祖先 治小青年遗精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百度一下花红,百度百科会告诉我们,花红,又名沙果,林檎,朱柰,李柰。《千字文》中果珍李柰,菜重芥薑,就是指的这个小苹果。今天,大家都在唱柰儿——小苹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这玩意入药,治小青年遗精,治痢疾。栽培分布北至内蒙,南至江淮,西至新疆,东到日本。


为清丰花红做记录的这个官员,我进行了一点考证,此人深州陆泽县人,字文成,自号浮休子,高宗年间进士,考功员外郎。 官至学士,时称其“青钱学士”。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官员,有点像今天网络中的意见领袖,愤青鼻祖,他写的文字,译成当代文字,每一条都是点击量可以过千万的精段,微言大义,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尤其是搜罗前朝武则天年代发生的遗事趣闻,简直就是投枪匕首,在民间和邻国广为流传。


清丰小苹果是日本红富士祖先 治小青年遗精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日本鬼子的使者带回去一本《游仙窟》,居然成为经典。此书在大唐后代继承者的中国竟然失传,《四库全书》也找不到,民国时候,学者们又将其带回来一本,这才物归原主。不仅如此,一些纳贡称臣的周边小邦国,也给唐王上书,说张鷟这样的人才,你们咋闲着不用,看看你们朝中逆淘汰所剩的一帮蠢才,只会拍马屁。


张鷟的《朝野佥载》,被认为是笔记体小说,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曾摘取一部分作为佐证史料,也认为其中鬼怪乱神的一些记录并不可靠。


以今人归来的学识则不敢苟同,我认为张鷟的记录中,有“隐讳”的笔法。以他当时所处的环境,“大不敬”的条款很多,比如写到皇帝时,必须另起一段,但不能提唐王的名讳,所以只有写成鬼神之类,以规避文字之狱,他是害怕被杀头的,像我一样是个怕死鬼可怜虫,我写各类时评给好几家报纸,如果无所禁忌,早已被下大狱,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


总之,“青钱学士”的文章能被外国人出高价买走,在唐朝是不多的,给当时并不强大的日本人写一本经典,连底稿都没留,唯此一人。


张鷟记录清丰花红一事,距花红当成贡品进献给皇上,相差30—50年,应该是真实的记录。后来清丰关于花红的传说,继续印证这一记录。


北宋时候,清风归濮阳得胜营管辖,此树已长大,有兵丁专门看守,每当花红成熟,捡挑朱红色的送到东京数十担。


清丰小苹果是日本红富士祖先 治小青年遗精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宋之前,石敬瑭这个卖国贼,还不断地用清丰花红给契丹送礼。


民国时候,此树周围还有清晰可见的砖门所造的围栏;霍町村头,也有疑似兵营的一个驿站存在。


物以稀为贵,在交通条件还很农耕的时代,花红果能长到鹅蛋大,实属珍果,不像今天的大苹果,嫁接的天衣无缝。


值得庆幸的是,此树已被清丰县文化局(人民政府)列为文物古木名树。而且拨专款修了一个一米高的石碑。霍町的人民群众也纷纷捐款,最多一人捐了上百元,在大树的前后,修了两个疑似为庙的铁皮房,红色的,像国旗一样耀眼醒目。红屋前,立一方框状石碑,上面刻着捐款义士的名字。


可惜,总人数总金额的比例,在今天物价条件下,不值一提。但他们的义举将被历史所铭记,谢谢霍町村并不富裕的农人。


花红树,今晚我可以睡个好觉了。10多年来一直想写你,魂牵梦绕,不知如何开篇,感谢流行歌曲《你是我的小苹果》给我灵感,感谢《豫记》。


(内容编辑:谷乐)

微信订阅号搜:“豫记”或“yjhltxdjm
  评论这张
 
阅读(115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