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耩地拉耧,难得一见的地头会战  

2014-10-10 16:4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豫记导读:在我的老家河南林州,乡亲们称播种小麦这一田间劳作为“耩(jiang)地”。 从小到大,“耩地”这个词一直存在于我深深的脑海里。然而,直到要写这篇文章时,我还不知道“耩地”的“耩”究竟怎么写。


广州豫记 宇飞 | 文图


秋分早,霜降迟,寒露种麦正当时。这两天,正是中原大地播种小麦的时节。


百度百科里解释说“用耧(lóu)播种称为耩” ,而耧正是播种时用的农具。这两字大约在《齐民要术》里都可以查到,它们共有的部首“耒”(lěi) 本义为用老成坚韧的树枝制作而成的一种二分叉形的翻土工具,于是,从“耒”的字多与原始农具或耕作有关。这么一解释,是不是显得逼格有点高了。


我上小学的时候没有国庆长假,但有秋收假期,地里的玉米一熟,老师就会给我们放假让回家里帮大人掰玉米、种小麦 。现在想想其实这个假主要是让老师们回家忙农活的,小孩子到地里只能充人数凑热闹,无法增加实质劳动力。但就是这份热闹在我心里留下了关于秋季田间地头收获和播种情结,现在这份情结多多少少已经变成乡愁的一部分了。


耩地拉耧,难得一见的地头会战 - 豫记 - 豫记

我们家耩地的阵容


自打2003年到县城上初中后,我就很少有机会在秋收的季节回家了。即便有,往往也是在麦子都种完了,自己只能带着父母“懒人有懒命”的抱怨,去广阔平坦的田间地头走两圈,脑补一下一家老少拉着耧在百米长垄里往返前行的画面。


今年由于9月下旬老家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延缓了秋收秋种的节奏。当我10月2号中午到家时,恰好赶上一个尾巴,我们家仍有村南头的四亩半农田没有播种,于是我有机会去地里重温一下儿时关于耩地的各种记忆。


四亩半农田,其实不全是我们家的,还有我大伯、二伯和五叔家的。耩地是一项集体劳作,需要多人合作完成,每到这个时候,同一本家的农户往往会聚在一起搞“会战”,这样不但可以提高生产的效率,还能向全村人展示家族的庞大和团结。


耩地拉耧,难得一见的地头会战 - 豫记 - 豫记

大伯扶耧,全程都光着脚


耩地的时候,在后面扶耧的往往就是家族中的大拿,不是长辈也得是同辈中的老大,他要利用自己的经验和威信来掌控整个耧行进的速度和下落麦种的稀疏稠密。在我们家这个角色就归大伯所有,大伯是一个拖拉机司机,生性豪爽。他说穿着鞋在松软的土里走不利索,便光着脚丫子走完了四亩半地。


耩地拉耧,难得一见的地头会战 - 豫记 - 豫记


耩完地后用耙把地抹平,小朋友凑热闹


耧的两侧绑着两根两米左右长的木头称为橼,耧行走的时候需要有人架起这两根橼以保证耧行走的方向始终是笔直的。在中间架橼的往往是家族中的矮个,便于利用自己的低重心掌控耧前行的方向。一旦走歪了,长出来的麦子弯弯曲曲的就会被邻居笑话。我们家耩地的时候这个角色便由母亲扮演,母亲长的矮,每次回家都嘱咐我找女朋友一定要找个高个的。


剩下的就是耩地过程中参与人数最多的拉耧者了,家里的虾兵蟹将都可以参加,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没有什么影响,拉个粗麻绳低头弯腰卖力的往前走就可以了,我现在就只能充当这个角色。


耩地拉耧,难得一见的地头会战 - 豫记 - 豫记

一对母子在收玉米


拉耧只是耩地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就是拉耙。耧从地垄里行走后会留下一道道沟壑,为了保墒往往要用木耙迅速将地抹平,于是拉耙的人需要紧紧跟在耧的后面做扫尾工作。


据我从小到大的观察,这项工作往往会由家族里面的“二把手“或者老大的媳妇来主持,他们无法跟老大争抢扶耧的工作,又不愿像小兵似的在前面拉耧,只能另立山头单干了。


耩地拉耧,难得一见的地头会战 - 豫记 - 豫记

70岁的老人和她的狗在收玉米


拉耙的时候还要在耙上放个石头以增加重量确保能把地抹平。有的家族里孩子多,大人便会把最小的那个放在耙上代替石头,以显示对孩子的疼爱。我小时候就经常坐耙,一个人坐在后面看着你周围的人都在为你出力,那种感觉也是醉了。


四亩半的地我们一家7个人在两个半小时内就种完了。在这其间,我既拉了耧,还和爸爸一起拉了耙。往往复复在百米长的地垄里走了好多遍,看着干完活气喘吁吁的伯伯婶婶们,我居然没有一点累的感觉,不知道是我出工不出力,还是对故土久别重逢后人过于兴奋而忘记劳累了。


耩完地剩下的一天半时间内,我开始绕着村子转圈。


耩地拉耧,难得一见的地头会战 - 豫记 - 豫记

爸爸送的炒熟的新玉米


褪去高高的玉米秆,经过犁翻整的土地无比的平坦开阔,在阴沉的天气里甚至还有一丝苍凉感,地里三五成群的乡亲们要么在耩地,要么在耙地,还有一些种地认真的老人已经开始在补栽了。


当然小孩依旧是乡间田野里最欢乐的音符,他们有的像大人一样投身到劳作中,有的像跟屁虫似的跟在劳作的大人身后,有的则坐在地头“哭爹喊娘”,这跟小时候的我真的没有什么区别,不知道他们是否有一天也会像我一样离开出生的故土,跑到喧嚣的都市里混口饭吃。离家走的时候爸爸塞给我一塑料袋儿炒玉米,吃起来甜甜的,一定是在炒的时候放了糖精。


(内容编辑:谷乐)



微信订阅号搜:“豫记”或“yjhltxdjm

 

  评论这张
 
阅读(1153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