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油田子弟无处安放的乡愁   

2014-10-24 11:5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豫记导读:王悦发现,他们这代油田子女没有乡音、没有乡俗,“家”的概念一下子模糊了起来,乡愁寄托何处成为了他们的困扰。这篇窦昊记者授权豫记发布的文章,已经引起了地处濮阳的中原油田子弟的共鸣。濮阳因油田而建市,但乡愁寄托何处,同样困扰着与王悦一样的油田子弟。


油田子弟无处安放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窦昊 |文图


在出门上大学之前,王悦从没有觉得乡音是如此的重要。“在油田的孩子们中,如果谁说话带有方言口音,那是件让人取笑的事情,别人会觉得你是地方上的,和油田子女玩不到一起去。”离开油田几年的王悦发现,他们这代油田子女没有乡音、没有乡俗,“家”的概念一下子模糊了起来,乡愁寄托何处成为了他们的困扰。


在离开油田之后,家的概念一下子变得单薄起来,没有乡音、没有乡亲、没有乡俗,甚至连一个老乡都很难在外地遇见。“在济南,小到一个乡,在外地,大到一个县,都会有老乡聚会,而油田的人要么都留在油田,要么四散全国各地、世界各地,"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我是从来没有的。”说起“家”,王悦显得有些惆怅。


28岁的王悦来到济南工作已经进入第四个年头,现在每次春节回家,感觉都不一样,没有了上学时“年年岁岁花相似”的乏味,但心理失落的似乎更多,看似依然如故的春节,暗中的波澜却让王悦体会出了更多的滋味。2012年的春节回家,这种感觉尤其明显。“母亲退休了,今年底父亲也要面临类似的情形,突然一下觉得,不能再无忧无虑地花钱了。”


油田子弟无处安放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城市里经常可以见到俗称“磕头机”的抽油机,有些仍在使用,有些则已经无油可采被荒废


如果说对家庭经济的担心只是一个方面,那朋友们的变化让王悦觉得更加困扰。上高中时的舍友是王悦最亲近的朋友,如今已经开始分化,“因为大家都不在一起,远的在上海、广州甚至国外,聚少离多,又各有各的感情和工作需要去投入精力,交流的少了自然就失去了上学时的那种亲密,稍微有点问题就容易产生死结,越积越多,感情就容易变淡。”

时间倒回1966年,胜利油田发现的第五个年头,王悦的姥爷姥姥从江苏扬州来到胜利油田支援建设。刚一到时,两场大雨冲倒了两间房,逼得王悦的姥爷一家不得不辗转多处居住。经历过油田初创的艰辛,最终一家都成了胜利油田的职工。1983年,同样是从外地来支援建设的王悦的父亲,和王悦的母亲结婚,年后,王悦出生。


因为支援建设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在胜利油田的方寸之间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工业城市,为了方便交流,大家都努力地在说着普通话,简化着各自不同的风俗习惯,求同存异,真正的东营本地人似乎成了旁观者。


油田子弟无处安放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当年为开采油田他们从五湖四海来


上小学后,油田子女和俗称“地方上的”本地孩子的区别,除了衣着上,更多便是言行上,“油田孩子傻,钱多,零食和玩具也多,学习一般比较好;地方上的孩子比较精一些,打架、谈恋爱、抽烟的多,学习好的不多。”在王悦的印象中,油田的孩子和“地方上的”玩不到一起去。就连学校也要泾渭分明:作为省重点的胜利油田一中,不管是来自临盘还是龙口,只招收油田子女;东营一中则没有油田的孩子。


这种普通话的优越感一直持续到上大学。在南方某学校的宿舍里,舍友们会互相学习各自的家乡话,以此打发一些初识时的尴尬与无聊。轮到王悦时,他忽然觉得很惭愧,因为他只会普通话,没有大家认为应有的山东方言。王悦发现,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会用两套语言交流:一套是与家人、老乡的交流的方言系统;一套是与老师、同学交流的普通话。“有一天,一个隔壁班的同学说,王悦,你教我说两句山东话吧。可我不会,对方的表情很诧异,那感觉就像是我在故作清高。”从那时起,王悦觉得会说方言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甚至是很骄傲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让王悦也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湘西的同学会跟大家说山里的奇闻风俗,陕北的同学会说高原的独特习俗,滇南的同学会说苗家彝家傣家人的民俗,王悦费尽心思也想不出来油田在风俗上有什么独特之处。


油田子弟无处安放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户口簿上,王悦的籍贯是临沂莒南,父亲告诉他走到哪里也要记得自己是莒南人,可这个籍贯之于王悦却有很多复杂的感情:那里的人和事他都不清楚,所有的亲戚都是常见常新,对于那间父亲生活了二十年的土坯房更是缺乏认同感。“我不能忘本,我也知道自己是农民的孩子,但这里我没有感情留下,最多是出于责任。父亲时常念叨等老到走不动了,就会回到这里安度晚年,但我不会回来。”王悦说。


油田的八零后们都认同的一点是:他们这一代还能背靠油田吃饭,但下一代就不好说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开始,胜利油田进行了一连串的改制、改革,油田职工子女招工的门也被暂时关闭……


等到油田再次招工时,身份已经不是全民职工,全部变成了劳务派遣工……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许多人开始离开油田,再次踏上寻找富足生活的道路。“我们的父辈把一生交给了油田建设,但是现在为了过得更好,我们将重蹈父辈的足迹,继续远离家人寻求梦想。”王悦说。


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王悦们感觉油田的建设没有太大的变化,一中还是一中,通讯公司的楼也还在,济南路依然繁华。但看不见的是,一中已经从胜利油田一中改名东营胜利一中,通讯公司也被某大型企业收并,胜利油田的规模在王悦看来正逐渐萎缩,他的家在“消失”。


油田子弟无处安放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石油早晚有被挖完的一天,那个时候井下、物探、胜采这些有深刻油田烙印的地名也将消失,东营将变得完整,可那也不再是我的家。”王悦说,他有个想法,那就是在济南扎下根,让他的孩子从小知道哪里是杆石桥、哪里是曲水亭,过年就去趵突泉、千佛山,吃饭就去芙蓉街,逛街就去泉城路,说话都是“蹦么根儿”,还给孩子一个精神上的家园。


“或许我们的童年吃穿不愁,但却失去了一个中国人应有的一部分乡土情怀。我要在我这一辈扎下根来,让我的孩子可以不用远游就能有好的发展。”王悦说,“当然,如果孩子想飞得更高,我会扶上马再送一程。”


如果自己的精神家园注定是一段浮萍的聚散,王悦希望他能在济南生根发芽。


作者简介:窦昊,山东商报记者。


(内容编辑:夏晓远)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91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