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富二代咋就成了提款机? | 豫记  

2015-01-13 10:33: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豫西深山里的卢氏县安享三百年的太平日子,却在民国年间动荡起来,军阀混战,土匪横行,全县老幼曾经一度尽被绑票。那年月土匪缺钱了,就绑架一个富二代,向他老爹勒索钱财,富二代简直就成了土匪的提款机。


骆淑景 | 文


豫记2014年9月9日刊登的《史上最诡异军匪大联欢, 卢氏县城老幼尽被绑票》一文,可以说是对卢氏“20年失城”事件的“宏大叙事”,而我外婆一家的遭遇,就是这个“宏大叙事”中的一个“具体个案”。 从这个具体个案,可以看出,在那个兵连祸结的乱世,升斗小民是如何苟活下来的。而土匪,这个20世纪绕不开的话题,在每一个家族都留下烙印。


我们这里人都称土匪为“刀客”。有一句广泛流传的顺口溜,说是“卢氏出秀才,洛宁出刀客”,意思是卢氏读书人多,洛宁当刀客的人多。


民国富二代咋就成了提款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今日的卢氏县


贾平凹先生2010年来卢氏采风,留下的一幅墨宝就是这句话的后半句。据老一辈人讲,社会真正乱起来是民国以后。清朝三百年,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风云变幻,位于深山区的卢氏县,社会秩序非常稳定。老百姓种田交皇粮,贫者安富,富者乐业,子弟们读孔孟之书,科举取仕求功名。人们目标明确,理想信念坚定。


然而到了民元以后,军阀混战,盗贼蜂起,老百姓朝不保夕,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大户人家置枪修寨,保家卫村;小户人家整天“跑怕怕”。夜里包袱包好,一有动静,背上就跑。


据《卢氏匪患记略》上记载,从1911年至1927年,10多年时间里,卢氏各地大大小小发生了50多起匪患,其中包括兵灾。在老百姓眼里,兵匪是一个概念。今日是兵,一旦哗变后就为匪了;而今日是匪,被官府招安以后就成兵了。以致于到了1931年,即民国20年,发生了卢氏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兵匪联合洗劫卢氏城”事件,老人们称之为 “卢氏20年失城”。


话说我母亲是1926年生人,卢氏失城这年,她五岁,刚刚能记清事。母亲说,只记得城里到处都是火光,地上散落着洋火、火纸、香烟、红糖等,堆集如山。她弯腰想拾一盒洋火,那个送她们出城的人嚷她说:“赶紧走吧,还拾哩,你没看多怕怕!”母亲吓得赶紧跟着大人出了城。


回到距县城五里的张麻村家里时,房子已被烧毁。一个远房大伯给她们烧了一锅玉谷面汤,母亲说,那汤喝着可香了。后来逃到乡下,她去河里给三舅洗尿布片,一不小心让河水刮走了。回去外婆打了她一巴掌,骂道:“你个死女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民国富二代咋就成了提款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外婆一家住在距离县城五里外的张麻村,号称“南房子”,是个刚刚富裕起来的土财主。在卢氏西山有稞租,靠种植一种染布的“蓝”致富。外婆的娘家在沙河留书,老外爷喜欢戏,家里养有一个戏班子,人称“张鸣凤蒲剧班”,在这一带方圆附近很有名。


这一年大舅12岁,母亲5岁,二舅1岁多一点,外婆又生下了三舅。娃们多,三舅生下来又没有奶吃,很难养活,正酝酿着把三舅送人。听说刀客要来了,四乡八村有点办法的人都往县城里跑。外爷就把外婆、母亲、二舅和三舅四人送到县城桃家巷子一个远房亲戚家,他自己则跑到百里外的木桐沟豹子岔躲难。


大舅是王家屋里的老大,长门长子,很受一家人的宠爱。他的外婆也没有儿子,对他更宠得象个宝贝蛋子,他这时正住在外婆家。这天,他和他外婆正坐在堂屋,忽然刀客来了。老外婆坐在草蹾子上,紧紧护住身后的大舅。刀客指着老外婆说:“你,站起来!”老外婆故意装糊涂,哼哼叽叽说:“哎呀,我起不来,我腿疼……”刀客说:“腿疼你慢慢站,不要怕,我们不害人性命。”老外婆没法,慢慢往起起。没等得老外婆站起来,大舅就从她的大襟袄后露出头来,瞪着黑溜溜的眼睛。刀客对老外婆说:“这个小娃,我们带走了,当家人回来,让他拿钱去赎。”


大舅被刀客掳走了,得知消息的外爷赶快给城里的外婆捎信,老大让刀客弄走了,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可不敢把老三送人了。


民国富二代咋就成了提款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农历8月16日城陷的前夜,城里到处是火光,桃家巷子亲戚家的房子也着火了。大火起来之时,一个好心的刀客送外婆她们出城。那个带路的说不清是兵还是匪的人把她们一直送出西门。


外婆扭着三寸金莲带着儿女回到张麻村一看,家里的房子全被烧光了,村里人也跑没影了。找着一个孤寡的本家,给她们烧了一锅玉谷面糊糊,一面又捎信让外爷来接她们。外婆她们喝了汤,又连夜往沙河逃,半路上在一个叫平潭头的村子住了一夜,第二天外爷派人把她们接到豹子岔。


还在月子里的外婆,经过这一番颠波惊吓,又烧又吐病倒了。三舅没有奶吃,五岁的母亲就天天早起给三舅烧面汤。豫西山里人十分迷信,他们说月子婆娘带有晦气,好说赖说就是不让外婆住到房子里。无奈,外婆就在这户人家的牛圈里安身。


外爷给人家放了一挂鞭去晦气,还送了“封子”。外婆在牛圈里一直住到三舅满月,土匪被马青宛师长的部队打走以后才回到家里。房子烧了,一家人住到火神庙里暂时安身。


民国富二代咋就成了提款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而被刀客绑票的大舅,和许多人质一起被押着东跑西蹿。刀客人少,人质太多了,男女老少一路磕磕绊绊,许多人趁乱都跑了。一天,走到一处玉谷地边,机灵的大舅瞅势土匪不注意,一闪身钻到玉谷杆笼里。后来这家主人发现了大舅,给外爷捎信,才把大舅领回来。为了酬谢这户人家,外爷送了他们两斤“土”。


就在外婆她们辗转逃难的时候,破城的兵匪们举行盛大联欢,他们强征“张鸣凤蒲剧班”进城,为他们“大唱三天”戏,欢庆他们的胜利。


在此之前,大舅八岁那年,就被本县淇河刀客绑过一次票。刀客要价太高,外爷派中间人前去讲价钱。刀客说,“再讲,再讲割一只耳朵捎回去!”没办法,外爷卖了五担稞子赎回大舅。


后来大舅又到范里张村明新完小上学,有一次夜里和一群同学去村里看戏,又被刀客掳走。刀客放了其他同学,单单把他掳走。外爷又是几次三番说和把他赎回来。从此大舅在学校里成了重点保护对象。他一个人不准离开学校,有什么事都得老师陪着。


大舅之所以总是被刀客绑票,是因为外爷家有财无势,是个才发起来的土财主。


民国富二代咋就成了提款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内容编辑:张涵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2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