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陪奶奶听的最后一场戏 | 豫记  

2015-01-15 09:5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奶奶们,多是爱听戏的。而孩子们,多不习惯那腔调。这是两代人的距离。孩子长大了之后,可能会慢慢欣赏戏曲中的韵味。但和奶奶一起听戏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夕西然 | 文


     十月的那天,天晴的有些不真实,才早上九点钟,阳光已经很强烈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层明晃晃的光辉之中。奶奶坐在小屋里休息,强烈的阳光照射在她雪白柔软的发丝上,那头发竟有些透明了,让人想起初生婴儿柔软的毛发来。


     自从奶奶病重以来,我们还从未发现她的状态那样好过。甚至当我轻轻俯下身子,把头靠在她的心脏旁边时,也听不见那沉重的呼吸声了。她好像又恢复到夏天时的健康了。


陪奶奶听的最后一场戏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奶奶在那明晃晃的光辉之中坐着,静静地坐着,神态安详,半闭着眼睛,好像在聆听着什么。我站在旁边看她,想起这些年来,她好像总是喜欢这样静静地坐着,并也总是这样半闭着眼睛。这些年来,她都在听些什么呢?这一天,她又是在听些什么呢?或许她只是这么静默着,等回忆的小溪慢慢流淌开来。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多么不了解奶奶。因为自从我打意识的那天起,奶奶就已经是奶奶了,这个称谓就决定了她在我的生命中就是一位老太太了,我甚至没有想过她曾经的样子,没有想过她当小女孩儿时的模样,没有想过她当新娘子时的模样,没有想过她当年轻母亲时的模样,没有想过她怀里抱着叔叔、手上牵着姑姑、身后跟着爸爸的模样……


     家里也没有留下一张曾经的照片,在我的心目中,奶奶的生命就是就是她成为“奶奶”以后的暮年时光。然而,她所看到的我,是我生命中最初的、最幼稚的童年时光。她看着我从一个“小猴儿”一样的长毛小孩儿长成个文静的小女孩儿,又看着我一日日远离家乡……


陪奶奶听的最后一场戏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在我的印象中,奶奶一直留着老太太的典型发型,衣服也没怎么变过,上衣的颜色总是素净的、寡淡的,纯色的话总是黑色、灰色、白色、紫色、褐色等,有花纹的话也是些细小的花纹,她的裤子也总是黑色或者灰色的,裤腰是松紧带,宽宽松松滑滑溜溜的,穿在身上怎么都不会变皱。


     奶奶也很胖,耳朵很长,耳垂又比较大,所以别人都说这老太太有福相。不过她并不像弥勒佛那样整天乐呵呵的,她是另一种福相。她的身上总是表现出一种平静而坚忍的气质。她遇事是从不着慌的,总是那样慢悠悠地做。她也很少像别人那样开怀大笑或者放声大哭。她对人也总是很和气的,从来不会去大声斥责谁,尤其能容忍急脾气的爷爷,有时我们看着都为她抱屈。


陪奶奶听的最后一场戏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还是回到那个阳光明朗的上午,奶奶静静坐了许久,突然抬起头来。我看到她的目光中分明有一丝渴望。是想出去走走吗?还是突然觉得有件事情还没做?我从来没有想过奶奶会想些什么,甚至也从来没有想过奶奶是否真正知道自己的病情。我们都愿意相信她是不知道的,尽量去说一些高兴的事情来给她解闷,然后我们看到她很平静满足的样子就觉得很安慰了。


     奶奶或许是看到我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或不安,便对我说:“以后不用老是来看我了,没事儿,跑来跑去挺远的。我都快好了。”


陪奶奶听的最后一场戏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没事儿,奶奶,就是您好了,我也要多回来看您。”我连忙坐下来,握着奶奶的手。奶奶的右手因为输液肿了,姑姑天天拿薄薄的土豆片给她敷上去,这一天肿也基本消了,只是还有一些发青。我问奶奶还疼不疼,奶奶的脸上竟露出小孩子一般天真知足的神色,她伸出左手来,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右手,一字一句轻轻地说:“不肿了,不疼了。”平静中带着些欣喜。


奶奶的戏匣子还放在旁边。我们打开来听,第一曲是《桃花庵》:

九尽春回杏花开,

  那鸿雁儿飞去紫燕儿来。

  蝴蝶儿双飞过墙外,

  想起来久别的奴夫张才。

……


陪奶奶听的最后一场戏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一阵热闹的敲锣打鼓后,便是有些悲凉的的音乐了,紧接着一个旦角出场,把那一段词唱的哀婉而幽怨。奶奶把戏匣子抱在手中,微微低着头,似乎又陷入了沉思之中。她把有些浮肿的眼睛轻轻闭上,那一瞬间,世界上除了这期期艾艾的演唱以外,便什么也没有了。


     我也在旁边静静坐着,虽然听不太明白唱的是什么,却是第一次发现豫剧也这般动情。奶奶像是明白了我的心思,突然向我介绍起来,“这个叫《桃花庵》。为奴夫在神前我挂过彩,为奴夫我许下了吃长斋……”


陪奶奶听的最后一场戏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奶奶把正唱的两句词又念了一遍,便开始给我讲起其中的故事来:这个正在唱着的是张才他老婆。她年轻时候就嫁给了张才,后来张才走了。她等了十几年不见张才回,就以为他死了。谁知道那张才在外面又生了个孩子,他到了一个尼姑庵,和一个尼姑好了,还生了小孩儿。后来,他死了,尼姑就把小孩儿送给别人养了。’再后来,有一天,张才的老婆看到街上有人卖的衣裳就是自己男人的,刨根问底才知道这些事儿,最后她又找到了那尼姑和小孩儿……


     她说着说着,便又跟着念起词来,“为奴夫懒上梳妆台。为奴夫茶不思我饭也不爱,为奴夫我昼夜不眠常等待……”奶奶一个字都不识,竟然把这些戏词念得那样清晰,一字不差。


陪奶奶听的最后一场戏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奶奶好像真的好了,开始给我讲起戏曲故事了。而我,这些年来都不喜欢这些戏,只是知道奶奶爱听戏,给她打开电视机,换到戏曲频道,那样就好了,就算有时候坐那里陪她听一会,也是心猿意马的。这《桃花庵》竟是我认真陪奶奶听的第一场戏,却也是最后一场了。

作者简介
夕西然
,80后,生于豫北乡村,现供职于郑州某事业单位。业余读书人,愿以柔软之心书写日常生活。


(内容编辑:云济)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00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