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小时候挨过母亲的打 | 豫记  

2015-01-23 10:0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我并不赞成父母打骂孩子,即便在打孩子那一刻父母心里装着的是爱。我们很多人年少时都被父母打过,长大后多半如本文作者一样,理解了母亲,被母爱所感动,这时候挨打记忆也蒙上了一层温馨。


张冲波 | 文图


三十年前,我刚参加工作,在八百里伏牛山腹地的草房林场,一次出差顺便回灵宝老家。闲谈中,母亲问我,有时你想妈不想。还没等我回答,她就说,有时妈想你都哭啦,梦见你回来,就在院子说话,醒来什么也没有。有时妈想,我心咋恁扎实,把我娃子一个人扔在几百里外的大山里。当时二十出头的我,正做着仗剑走天涯、击水三千里的白日梦,根本不识愁滋味,更无暇顾及母亲的感受。


我作为长子,母亲在我身上倾注了许多心血。我出生在大饥荒的一九六三年农历七月初三酷暑炎热天,从小体弱多病,高中毕业时体重还不到一百斤,细胳膊细腿,典型的蜘蛛人。南曲大姨村子的老铁匠每次见我,总是那句话,咦,这孩子皮包骨头,多可怜。


小时候挨过母亲的打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2010年正月初五母亲领我转村子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常常发高烧做恶梦。不是青面獠牙的厉鬼执大斧当头砍我,就是从悬崖上失足跌落无底深渊,往往半空就惊呼而醒。或者被一条恶狗紧追不放,而我双腿如灌铅根本跑不动,眼看狗咬住我脚后跟,吓醒了,浑身冷汗,被子枕头都湿透了。没钱看病买药,母亲就到村外沟底割些艾蒿,捣料后蘸白酒涂在我额头及前胸后背,并吃劲擦洗。


我中专毕业暑期回家等待分配期间,忽然肠胃疼痛整整折腾一夜,软软趴在炕上一动不动,有气无力的样子。清晨,母亲扶我喝完一碗热汤,重重地把我推倒炕上,含泪气呼呼地说,你娃子没有一点福气,连一天班都还没上哩。她扭头打发父亲,赶快到15里外喊胡家塬姑夫来,看看有救头没有。姑夫赶来,一看赶紧打针,我才慢慢缓过劲来。姑夫说,要是再晚来一个小时真的就没命了,原来我得了急性肠梗阻。


打小我就倔强,总惹母亲生气,好像一对天生的冤家。十一二岁时,不记得因何事由,我跑到地坑院崖顶不停骂人,母亲在院子里做针线活,她说一句,我顶一句,不依不饶。我知道她够不着打我。要打我,必须拐到二里外的石头坡上去,才能到崖顶。后来长大成人,邻居说我长乖了,三奶总是抿嘴一笑,说我当年骂人话能拾几篓子。


小时候挨过母亲的打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母亲要给我做一顿可口饭菜


母亲打我也不心疼,用扫炕的刷子或扫地的笤帚,毫不客气打我的头,或直接用手掌打,但常常反而打得她手疼。弟妹都小,糊糊涂涂,打就打了。我受不了委屈,夜里就站在脚地不上炕睡,父母都睡醒一觉了,我还站着不动,最后竟趴在炕沿上呼呼睡着了。


聪明伶俐的母亲,心比天高命比纸薄,8岁时丧父,14岁时丧母,曾对生活有过美好的憧憬,但在艰难困苦的现实面前一一破灭,唯一的指望就是倾注在儿女身上。抛弃白天的喧嚣,守着一屋的宁静,如豆的油灯下,“灿烂”一词是母亲教我认的。她说,光彩耀眼,阳光明亮,桃花朵朵灼人。


第一个歇后语也是母亲给我解释的,那时我读一本书,说到一个人是“砂锅煮驴头——不服输”。我不理解,母亲告诉我:砂锅小,驴头大,只能半个半个翻着煮。形容一个人好面子,思想早想开了,脑袋瓜都软了,嘴巴还挺硬。她教育我今后要虚心,要认真,但不能抬死杠认死理。


家里穷,母亲总怕我们弟兄三个将来说不下媳妇,把土布织了一卷又一卷,想趁自己年青时多积攒一些,将来老了,我们都成了三十好几的光棍汉,谁给做单做棉做鞋做袜?知热疼冷?


一次,母亲从她儿时女友、我唤姨的那家人那里回来,神情戚然地告诉父亲,上一次我和他姨商量,把二女黑转说给咱波当媳妇,虽是娃娃婚早了一点,但像咱这家境,不早点架式说,会把咱娃耽搁的。黑转她妈没意见,“谁知我今个去,黑转竟抽着嘴不理我,我看没戏了。”父亲没吭声。那时我上学五年级,才十二岁。黑转的拒绝,令我感到羞辱,后来死活不去她家走亲戚了。


小时候挨过母亲的打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母亲为我刨菠菜

曾经有一段时间,母亲打算把我送到新疆去干活,有个远门子舅在克拉玛依油田工作。后来因为政策不允许,我才没当成少年盲流。接着,母亲准备让我休学,跟上外号“火葫芦”会民叔,到二百里外的义马煤矿去挣钱。会民叔赶毛驴车拉煤,让我晚上熬夜喂毛驴,那时我刚上初一。后来不知何故,母亲改变主意,让我继续上学。


后来我有了儿子,母亲风尘仆仆从老家赶来,50岁的她终于抱上孙子,非常开心。记得我结婚最初两年,爱人不见怀孕动静,母亲很策略很婉转地对我说,你是长子,必须有儿子,必须生在高前边。我将来死了,必须是长孙打幡,不然的话,高的儿子打幡不美,农村讲究长子长孙。高,我的二弟。看来她是非常看重我的儿子的降临。


一个月里,母亲换洗尿布,伺候着儿媳坐月子,脚步是轻快的,不知疲倦的楼上楼下。满月过后,母亲要回灵宝老家一趟,为了孙子,她第一次在我这里待这么长时间。分手那天,她抱着孙子亲了又亲,流了很多的泪。我爱人也流泪了,难舍难分,儿子是纽带,使她们婆媳俩感情一步一步加深。


(内容编辑:张涵)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32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