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潘采夫:我和郑州的未了酒缘 | 豫记   

2015-11-27 13:5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采夫:我和郑州的未了酒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潘采夫 | 文 

1996年一个夏天的晚上,坐在老郑大文科院15号教学楼的台阶,我喝下两瓶奥克啤酒然后沉睡不醒,那是我第一次学喝酒。从那以后,和室友去金水河边小摊,爬梯子到学校墙外下馆子,到北门溢香斋吃烩面,都要整上一点,白的啤的都中。

潘采夫:我和郑州的未了酒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河南日报上班的时候,和同事住在一个叫胜岗的城中村,当年那里发廊比饭馆多,温州松骨踩背的招牌还流行,报社到胜岗的路上有一座广告人书店,还有一座叫万山红的夜总会,如今都没有了吧。

周末无处可去,几个同事就到楼下小馆,一瓶仰韶,一盘花生,一挂鸡脖,听隔壁莺歌燕舞,饮我的38度小酒。七八分醉,甩下酒钱,东倒西歪地回宿舍院子,四脚朝地爬着楼梯上楼,如雨后的蜗牛上树,跟去上班的姑娘打个招呼,再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潘采夫:我和郑州的未了酒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一年后失业,住在经五路一小单间,早晨从下午开始。报社的兄弟们下了夜班,在楼下吼一声,就一起到纬五路口夜市上要一斤毛豆,一斤花生,一盘螺蛳,又一瓶仰韶,聊摄影,砍新闻,在空荡荡的大街横行。天色开始发亮,工人幽灵一样冒出来,哗啦拉地开始扫街,我们就各自开路,蒙头高睡。那段时期过去后很久,在KTV唱歌,唱到谭咏麟的《夜未央》中几句歌词,突然鼻涕眼泪泥沙俱下,一发不可收拾摊子。那是我喝酒的最开心的一段时光。那时一块喝的兄弟,是赵春喜薛廷辉朱清河白照军几个。朱清河是摄影记者,拍过很牛的作品《中国故事》。

2001年离开郑州,到北京谋生活,我写了篇“那年黯然离别后,再也没有人与我同饮”,记叙在郑州喝酒的日子。气质颇似落地秀才的白照军从郑州跑到北京,找我喝了一场,以解无人同饮之苦。 有一年父亲到北京出差,住在宣武门,两人平生第一次到小酒店去喝酒,要了点串,对吹了一瓶二锅头。爷俩状态不错,喝完屁事没有,摇摇晃晃回酒店,感觉很是温馨。当时很想握父亲的手一下,没敢动手。

潘采夫:我和郑州的未了酒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有次和一帮诗人在团结湖,诗人大卫是煽情高手,对其老师邹静之一通赞美,搞得邹老师一激动把门关了,高歌起《今夜无人入睡》。我像中了电击的小白鼠,把持不住,小酒吱溜吱溜一直灌。二两,最多三两,散场的时候没事,提着诗人送的书骑车回家,骑出两百米,凉风一吹,酒往上走,趟在团结湖路中间,美美地睡了一觉。迷糊中有一对老夫妇把我架到路边,再后来两位警察把我抬到一长椅上,还用纯熟的京片子一顿埋汰。睡到下半夜忽然冷醒,站起来打出租回家。第二天给大卫发短信:“昨夜,搂着团结湖睡了一觉,留下几本书埋单。”

后来开始舞文弄墨,口头禅也从喝酒变成吃酒,仿佛一吃,吐的东西都有唐诗的味道。后来又学会一句浮一大白,一激动就吃酒,聊得欢就浮一大白,遭殃的是水深火热的小胃。我近十年的酒局,基本就是六根的历史。

潘采夫:我和郑州的未了酒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这六根,其他五人李辉、绿茶、叶匡政、韩浩月、武云溥,都与新京报有渊源,不是编辑就是作者。有一年作家杨显惠的《定西孤儿院纪事》获新京报年度图书奖,几个人请他吃饭,杨老师离京,几个人舍不得散伙,约定每月喝上一次,朋友来了聚一下,谁出国了送一下,世界杯开幕式喝一点,闭幕式也喝一点,谁也没想到,这没什么理想志向的酒局,竟然绵延了十年。

绿茶开了个微信公号,李辉起名六根,绝了。大家命我写六根通知,开篇写了这么几句:“六个人在一块能做些什么?去大漠单挑黑风双煞缺一韩小莹,摆阵法叫板黄药师少一孙不二,去乡下保护村民凑不够七武士,从天山下来没有飞红巾,去打蛇精丢了个葫芦娃,竹林里喝点酒不见了醉刘伶,就是想认真开个常委会,仍旧是少一人。于是六个人只好喝酒。”文人与喝酒真是天生一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六根不净,就叫六根吧。没想到的是,六根开了一年,还出了六本书,算是喝出了段位。这六本书是李辉的《雨滴在卡夫卡墓碑上》、叶匡政的《可以论》、绿茶的《在书中小站片刻》、韩浩月的《错认他乡》、武云溥的《生如逆旅》和我的《十字街骑士》。

借着吆喝新书的机会,与李辉作伴,去很多年没回过的郑州,免不了酒友重叙,气短情长,一个酒字,都是和郑州的未了缘。

潘采夫:我和郑州的未了酒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经常埋汰郑州,说郑州天天挖沟,二马路一带像是肠梗阻,说郑州的布局像我们河南吊炉烧饼上撒的芝麻,甚至在《十字街骑士》里,我赌气似的写下一篇《关于郑州我想说的不多》,但心里自己知道,对郑州是有感情的。回想一生中记得的吃酒的日子,三分濮阳,三分北京,三分在郑州。

不能不提的是,近年我对家乡的感情,主要靠豫记来维系,读豫记的文章,也在上面发文,对中原这片故土,更多了几分亲近敬畏,听着矛盾,却是实感。


正文已完,说点正事儿
 
潘采夫离开郑州已经十五年,期间只匆匆而过两次,没来得及跟新朋故交们吃酒喷空。值“六根”醉醒客丛书出版之际,他要与“六根”的老大、知名学者李辉杀回郑州,喝喝酒,聊聊天。
 
本周六,李辉和潘采夫将同豫记团队进行叙谈,下午在纸的时代书店有一场读书沙龙,约一帮懂酒爱书的老家人聊聊“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
沙龙主题:消逝的中原——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

时间:11月28日 周六 15:00

主讲:李辉、潘采夫

地址:建设路秦岭路交汇处大摩西元广场三楼东侧郑州大摩「纸的时代」书店

本期嘉宾

李辉
1982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 1982年在北京《北京晚报》担任文艺记者和文学副刊编辑;1987年11月至今,在《人民日报》文艺部担任副刊编辑。

以传记、随笔写作见长。主要作品有《胡风集团冤案始末》《沈从文与丁玲》《沧桑看云》《巴金传》《封面中国——美国〈时代〉周刊讲述的故事》《传奇黄永玉》等。

1998年散文集《秋白茫茫》获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

2007年因在《收获》开设的专栏“封面中国——美国《时代》周刊讲述的故事”而获得第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之“2006年散文家”奖项。

2014年,因《绝响——八十年代亲历记》,再获第十二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之“2013年散文家”奖项。

潘采夫:我和郑州的未了酒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李辉  著
 
讲述了他自1992年始到2014年止的10次文化寻访,包括去布拉格寻访卡夫卡,于牛津悼念奥威尔,在瑞典探求赫定的冒险人生,到阿姆斯特丹与巴黎体悟梵高、西奥两兄弟的永恒情谊……也探知了淹没于波茨坦的历史烟云和消失在香港远郊的民国往事。

潘采夫   
专栏作家,河南濮阳人。

农村孩子,小城长大,省城求学,京城谋生,两年旅居苏格兰。

毕业于郑州大学,先后就职于河南日报、青年时讯、新京报、南都周刊,直至媒体无声,再无栖身之地,遂随波逐行,跃然网上,现任职于小猪短租。

曾任中国之声特约评论员,风声日紧,为多家媒体撰写专栏,夭折者多,现为博雅小学堂主播新闻、足球栏目,不唱赞歌。
著有《贰时代》,《十字街骑士》。

潘采夫和豫记有着深厚情谊,有多篇关于濮阳与河南的文章在豫记上发表,并收录于新书《十字街骑士》。
潘采夫:我和郑州的未了酒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潘采夫  著
 
一幅70后的江湖游踪图,一部变革年代共通的家族史,一场冲击内心的文化较量。把经历当作线索,抽丝剥茧,在看似水到渠成的过程里,感知时代脉搏的鲜活和血液流淌的残忍。


编辑:展昭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6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