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沦陷其实是个伪命题 | 豫记   

2015-02-28 09:5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并不缺少蕴藏巨大财富的地方,但唯有城市的权贵才有攫取的机会,本地人只能眼巴巴地羡慕,或暗地里寻找自己的靠山。这才是农村今后最大的问题。


杜斌 | 文


乡村沦陷,乡愁难觅……对于我个人来说,其实都是伪命题。


这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味。因为我的故乡,是丹江口水库边的一个小山村。得益于南水北调这个国家工程,这里的环境还未遭到触目惊心的破坏。“望得见山,看得见山,记得住乡愁”,就是真实的写照。


乡村沦陷其实是个伪命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当然,作为一个在基层行走十多年的媒体人,我也不可能装聋作哑,对农村普遍存在的严峻问题视而不见。今天这篇稿子,不谈共性,只从我们这个小山村出发,说一下我对沦陷、乡愁以及出路的理解。


乡村没有沦陷,因为它本来就没有美好过


我们这一带,是丹江水道的要塞,从清末以来,就频遭战乱、饥荒之苦。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实际上也不安宁。乡村青年看电影时打群架导致死伤、老婆被拐走导致灭门惨案、超生又不服从处罚被乡计生站的人打死……


只是那时没有互联网,这些事件都没成为新闻。实际上,治安混乱、暴力执法,也是以前乡村的常态。而现在,无所事事的年青人少了,飞扬跋扈的乡干部也少了,你不能说这不是时代的进步。问问村里七八十岁老年人,他们都说这几年日子安宁多了,好多了。


乡愁,只是城市人的优越感而已


如果说乡愁是干净的环境,这个我赞同。外婆家离我们村有十几里,村前有一条小河,小时候我经常在那里洗澡、捉螃蟹。现在,因为养猪场的污染,恶臭无比。每次从河边路过,我也会慨叹的。


但是,如果说乡愁是淳朴的生活方式、乡情乡俗,这个我不苟同。实际上,农村中有80后、90后孩子外出务工的家庭,生活方式中都可以看到文明的进步。在我们村,很多家庭都有太阳能热水器和浴室。


有不少人提到农村人文化生活的空虚,实际也是个伪命题。农村牌场多,城市里也多。城市人和农村人消磨时间的方式,其实差不多,都是打牌和看肥皂剧。精神生活丰富的人,没必要高高在上。


还有,很多人说现在农村人在金钱的冲击下变得很势利。在城市里,这个问题不是更严重吗?至少在我的故乡,很少有熟人直接问我一个月挣多少钱。你在人格上尊重他们,就会发现他们像你自己一样,心中充满忍耐和自尊。


乡村的萧条不容回避,这是绝望,也是希望


现在乡村最大的问题,就是人越来越少了。我们的村子,原来有1000多人,前几年因为南水北调,移走了一部分。剩下七八百人,留在村子里生活的,实际只有200多人,基本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而且,虽然现在计划生育政策放宽了,但农村的生育率也越来越低。据村干部说,去年整个村没有一个新生儿童,人口已经开始出现了负增长。


村子里的小学,就在我家门前,很敞亮的教学楼,却只有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但是,这并不是新闻中常见的坚守与感动。学龄儿童都在镇上学,留下来的这个孩子,是因为父母几乎就没管过,爷奶也无力送到镇上。实际上老师已经走了,他拿出工资的一部分,又雇了一个退休教师给自己顶岗。就医现在也是一个大问题,原来有个诊所,因为医生是移民迁走了,现在看个感冒都得到镇上去。


乡村沦陷其实是个伪命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在这样的情况下,尽管环境还算好、交通也便利(村子临近环库公路,附近还有连接高速公路的旅游通道),又怎能吸引年轻人留下来呢?就我所知道,近几年没有一个青年在村里盖婚房的。有能力的,都在镇上和县城买了房子。选择优质生活资源,是人的本能和权利,这不是乡村的沦陷,是城镇化的必然步伐。


照这种趋势下去,20年后村子会彻底消失的,或许更快。这是坏事吗?我认为不是。该走的早晚都要走,该回来的还会回来的。有一个在外打拼一二十年的中年人,回来在路边开了个农家乐,还承包了几块地种植中草药。他说:“在我还有能力有精力的时候,回来做点事,哪怕只是种一棵树,也是对故乡的贡献。”实际上,他也是为了挣钱。但如果像他这样有眼光、有魄力的人回来的多了,村子就会摆脱衰败的命运。


现在的80后、90后一代,如果将来回来十分之一,乡村就不至于绝望的。


他们真的回来创业,还会面临大问题


村子后面的山坳里,原来有十几个非法开采的小煤窑。地方政府治理了很多年,但是因为各种保护伞,一直关关停停。直到三四年前,新上任的年轻县长路过这里,偶然看见拉煤的卡车。细问之下,才发现惊人问题,当即坐镇指挥,抓了一批人,彻底封死各个矿口。


直到今天,村口还刷着硕大的标语:“今天挖煤,明天坐监”。如果不是新县长偶遇拉煤车,说不定煤窑现在还开着。实际上,开矿的老板,大部分是外地人。本村也有几个能人参与了,但也没变成真正的土豪。


村里原来有很多人靠网箱养鱼致富。因为南水北调,网箱大部分都被取缔了。而且,政府也禁止在库汊里养鱼,一些非法筑造的小坝都被炸毁了。但是,今年春节回家,我看到有人在河面上拦了一道大网,把村子围起来,形成一个巨大了“鱼塘”。十几条渔船,被围在里面出不去,有人嚷嚷早晚要去把那道网剪了。但到底是谁拦的网,人们又说不清,只知道是县城的,来头很大。


挖煤和养鱼,都不是合法的创业途径。举着两个例子,只是想说明:乡村并不缺少蕴藏巨大财富的地方,但唯有城市的权贵才有攫取的机会,本地人只能眼巴巴地羡慕,或暗地里寻找自己的靠山。


这才是农村今后最大的问题。


乡村沦陷其实是个伪命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作者简介:
杜斌,淅川籍,1982年出生,2003年从郑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在南阳日报任编辑、记者10年,长期关注乡村建设和南阳本土历史文化发掘。现在南阳报业传媒集团旗下《躬耕·传媒天下》杂志编辑部工作,致力于打造天下南阳人自己的人文读本。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765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