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生在老家已沦为受歧视群体? | 豫记   

2015-03-20 09:4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尴尬的当属已经毕业的大学生们,除清华、北大的毕业生不待见,一穷二白的大学生们、硕士生们简直没有任何话语权。村民们经常谈论见面不善言谈的大学生们是读书读傻了。

刘笑秋 | 文图



豫东平原,那里地势平坦,一马平川,我家就在豫东周口市颍河镇颍河岸边的颍河村,周口是河南十八地市唯一没有山的地方。


颍河村里跟天南海北的村落大同小异,平日里有着一百来户人家的村落里格外清静,到处都是“白头翁”。


不年不节,平日里谁家有个白事,事主找不到人忙活,直接到镇上的饭馆去趴桌,让人“惊心怵目”的情景发生了,稀稀拉拉的留守儿童在爷爷或奶奶的带领下一拥而上,顺手拿个白色塑料食品袋,你一盘,我一盘,直接打包回家吃,动作慢的恐怕连汤也喝不上。打包多的门户,乐呵呵地走开了,没落到一个馍渣的,顺口就骂娘,嘴里嘟囔着,这份子钱算是打水漂了。


大学生在老家已沦为受歧视群体?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村西头的颍河


孩童的记忆里,颍河村可不是这么没规矩,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随份子去趴桌,户多的孩子都想去吃顿好的,解解馋。懂事的户主在孩子哭闹不止的情况下,最多带一个最小的孩子,有的干脆一个也不带。


那些年月,父亲和母亲经常告诉我,别那么没出息,随一个人情份子钱,一下去那么多人会让人家瞧不起,背后戳脊梁骨,咱丢不起那人。


或许正是儿时受父辈们时常说教的缘由,打记事起,半大小子的时候替外出务工父亲去随红白喜事份子钱,趴桌时,我从来都没吃饱过。筷子不敢轻易叨菜,想吃那个,在心里琢磨半天才下定决心去叨,细嚼慢咽地跟个害羞的姑娘没两样。


今年,看到村里有人家办喜事,派活的时候找不到人,趴桌的时候,去的晚了没个座。



土地孕育万物,给人生机,给人未来的希望。


或许村里的大多数父辈们压根就没想过这么多,这么深。那些从饥肠辘辘的年月走过来人,对土地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他们深深地认可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土地的概念不亚于每天呼吸的空气,喝的水。


儿时依稀记得农忙时节浇地,以免水流到人家的地里,地邻们为谁在谁家地里挖了一铁锨土,打的头破血流,最后留下隔代仇。


现如今,农家肥当做垃圾扔了,大家为省事,都去集市上买现成的化肥。每逢大旱之年,城里务工的孩们打电话来了,不想种就不种,回家浇地误的事对比收获的粮食,不划算。“白头翁”们干脆对干渴的土地视而不见。今天看来,土地似乎成了村里青壮劳力的累赘,更无法议及父辈们对土地那份曾经有的情感。


大学生在老家已沦为受歧视群体?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瑞雪丰绿野,夕阳暖小屋。烟影袅袅起,便是我故土。


往年春节,亲戚串门聚到一起,头等大事必是讨论去年收成咋样,总结得失,以盼来年有个丰收年。时下,村里的人谈种地绝对没面,会被大家视为没啥大出息。毕竟村里有很多小年轻夫妻俩出去卖个鸡蛋灌饼,一年下来都弄个十来万,卖个熟食都在大城市里买了房,卖个菜都开着小轿车、抽着中华烟回家过年。


隔壁村里一个不到六十岁的能人承包了村里不愿意种地户的耕地,一年一亩地一千块作为租金。今年他租了二百来亩,豫东颍河镇颍河村的土地种不了啥高档经济作物,种小麦和玉米绝对不可以,他搞了七十多个蔬菜大棚,三年来反季节的菜赚点、没看准的产物赔点,临近今年春节还有几十亩的大葱和白菜堆在棚里,年关外地的上等大葱拉到镇上的集市才卖两毛一斤,于是春节期间遇人便哭笑不得,直言种完这一季就把地还给大家。



大年初一起五更,为了给新的一年讨个吉祥,十里八村的都起的特别早,有的干脆通宵不睡。


各家各户放完家里最长的那挂鞭炮,吃完年夜饭,黑咕隆咚地、趁着谁家院落里洒出来的余光、从村东到村西,先长后幼,排资论辈挨家去拜年,遇见跟自己同辈分的问声新年好,碰上叔伯大爷就要准备磕头了,不过除直系亲属外一般不让磕,近些年来,不管给谁去拜年,磕头的实际行动大都免了。


大学生在老家已沦为受歧视群体?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村口的盛夏


这几年拜年的实质,其实就是跟一年没见面的长辈们聊聊家常,混的在城里买车买房有个好工作的、到哪家都享受贵宾待遇,畅谈中喜笑颜开,眉飞凤舞。谈资无非是现在一个月挣多少钱,开的车值多少钱。混的不上不下的,压根就没有敞开聊的资格,说点客套话,溜之大吉。混的差的,反正破罐破摔,窝在家里按兵不动,大年初一天亮后,村里人多的主干道都绕着走。


这其中最尴尬的当属已经毕业的大学生们,除清华、北大的毕业生不待见,一穷二白的大学生们、硕士生们简直没有任何话语权。村民们经常谈论见面不善言谈的大学生们是读书读傻了。传到其家人耳边之后像是受了奇耻大辱,回家又是一顿批,孩子只好默叹,真的跟他们没啥好说的。



当下中国城镇化进程还刚启幕,相信大多数拼命寻找归属感的民工们,还要继续赶路。


在读过很多年书的民工心里,诗情画意里的“乡愁情怀”只能从孩童的时光里去寻觅记忆。


在面朝黄土、脊梁逐渐顺势与地面平行的父辈们心底,土地就是命根子的“乡土情结”顺道迷了路,早已没了踪影。


内容编辑:张涵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097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