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父亲“一杆锤” | 豫记  

2015-04-09 08:5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虽然残疾了一只手,可是很能干,从打场、割麦子、除草、种地,甚至缝衣做饭,那一样都难不了他,我百思不解父亲一只手如何学会这些的。

肖金 | 文


很久以前,看到别人写自己父亲的文章,就想写写自己的父亲,可是父亲太平凡了,平凡的没有一件让我难以忘怀的“业绩”,看到别人写父亲的文章、很感人,也很煸情,于是几次三番只得把写父亲的念头放下。


提起父亲,心中有无数的尴尬。儿时铬记在心底的耻辱,无一不是与父亲有关。因为父亲是个一残疾人——一只手,那个时代,父亲被划为富农,这如同“坏分子”一样的代名词,让我们一家一直在屈辱中生活。父亲在别人眼中也变得没有什么尊严,父亲的名字被“一杆锤”绰号所替代,这污辱人格的绰号伴随着我儿时的许多时光,为此没有少和人打架,大多起因是别人叫父亲的绰号引起的。加之八九个兄弟姐妹中我是老幺,我记事起父亲基本上很少再干较重的活了,心目中哥哥们就如同父辈,与父亲的感情远没有与哥哥姐姐们亲密。中学毕业后便跨入军营,写给家中的信件都是直接寄给哥哥姐姐们。对父亲的问候大多都是一笔带过。


我的父亲“一杆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记得父亲第一次出事是2004年,那年他已经84岁了,但身体很硬朗,时常不服输地干一些让家人担心的事,当时收割麦子,邻家的堂哥在外打工,被堂嫂请去帮助搭麦垛,不想越搭越高,一时堂嫂又找不来梯子,无奈父亲撑着10多米的竹杆往下滑,一不小心从麦垛上倒栽了下来,被麦茬扎得满脸是血。毕竟岁月不绕人,所幸无大碍,父亲只是打了几瓶点滴便没有什么事了。


在军营想起父亲,还是在新兵连时的一次家信中,一次姐姐来信说,父亲与她们提起我,禁不住老泪纵横,这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压抑许久的思乡思亲之情瞬间暴发,捧着信我躲在营区外痛哭了起来。让我想不通的是,在家中父亲时常说,你们走的越远越好,我才不想你们呢?父亲虽然残疾了一只手,可是很能干,从打场、割麦子、除草、种地,甚至缝衣做饭,那一样都难不了他,我百思不解父亲一只手如何学会这些的。


真正认识父亲,还是父亲去世后的当年,春节带着妻儿去一位老叔家中,他与父亲有着相似的经历,也曾被誉为“坏分子”,文革时常受到批斗和打骂。他说,我父亲从来都是乐观的、虽然那时一只手,成份又不好,但很能干。有时表现出来的毅力,是许多人做不到的。


我的父亲“一杆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接着讲起一件关于父亲的往事。一次,生产队分配工分,外号叫“半只头”的队长对父亲说,你只能分半个大人的,原因很简单一只手只能干别人一半的活,气愤的父亲当然没有什么办法,只是提出别人两只手能干的,他就一定能干。于是队长就出了一道难题,指着一对大水桶对大伙说,如果“一杆锤”能把两只空桶从井中打满水上来就算“全工”,当然打上来的水和别人搭上来的水差不多。就这样父亲一只手从20多米的井下打起水来,打水时父亲先用右脚踩住绳子头,一只手拉起绳子,一点点向上拉,拉起一节,就踩在脚下,就这样反复拉着,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在平常人两只手都艰难干完的活,父亲硬是用一只手把两桶水打的满满的。父亲最终赢得了应得的工分,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手上出现了一道道血红的裂纹,回家后连筷子都拿不稳。


我的父亲“一杆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父亲虽然身体很好,但毕竟岁月不绕人。有一年,从电话中得知他走路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腿脚都肿了,我便放下工作,带着妻儿赶向千里之外的老家,父亲的脚已经消肿,但走路却不那么灵便。在我们离开时父亲拖着并不灵便的腿坚持送到村外一里多的刁河(河南南部的一条小河名)大堤上,途中我和妻子几次劝他回去,他始终不肯。


其实父亲犟强的性格10年前我已经领教过。那是1999年底,他得知我妻子为他生下一个8斤多重的小孙子,高兴地从几十里外的乡下,赶到县城的医院非要给小孙子送上10元钱不可。父亲还准备了一大把角票的“铬子”,我不得其解。当天我准备打的带妻子乡下的家中休养,他老人家非让我用人力车把妻儿拉回去,他说这样母子最平安,还说他已经换好了零钱,每过一个桥梁或河沟就扔掉一个角票的“铬子”(豫南老家的习俗),这样小孙子就不会有灾生病。


我的父亲“一杆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当时,我已经叫来出租车,他坚持自己的老规矩,虽然我知道这是迷信的产物,为了让父亲高兴,只能按他说的做了。选择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我用人力车拉起妻儿从老家的县城向十几里外的家中赶去,至今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是怎么走过那么远的路程,可妻子却记忆犹新。闲聊时经常晕车的她自豪的说,那是她一生乘的最稳、最舒服、感到最安全的一次车。


如今,父亲已经离开我整整7年了,又一年清明时节,做为儿子无以报答,写下这几段文字表示对父亲的哀思。

 

作者简介:肖金,广东演讲学会创会会员、理事、中国好人网理事、社会与公益记者。

编辑:张涵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4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