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擅写河南老家的作者出书了:浸着乡土味的《民间记忆》 | 豫记读书  

2015-05-25 09:1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很土的人,做了些很土的事,出了本很土的书。他就是许昌民俗专家、在豫记上发表了三十余篇文章的专栏作者韩晓民。这本洋洋二十六万言的《民间记忆》,囊括了中原地区的礼数、饭食、游戏、信仰、节日、文艺等,称得上是一本民俗百科全书。


擅写河南老家的作者出书了:浸着乡土味的《民间记忆》 | 豫记读书 - 豫记 - 豫记

 

从书中,我们不仅能找回儿时的记忆,也能寻到文明的密码。5月18日,该书研讨会在许昌学院召开,河南民协主席夏挽群、知名作家周同宾、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名誉馆长汪庆华、本地作家李俊涛等人从多个角度探讨此书的优劣得失。


一、原版的乡土味道


擅写河南老家的作者出书了:浸着乡土味的《民间记忆》 | 豫记读书 - 豫记 - 豫记

 

夏挽群,中国民协副主席,河南省民协主席,被学术界誉为河南民间文化守望第一人。


当前中国正经历着猛烈的社会转型,我们正在告别漫漫的农耕时代,进入到现代工业文明。我们现在农耕文明架构下的文化的瓦解与消亡,既是“正常死亡”,也是“非正常死亡”。从整个的社会进步来讲,它的死亡是正常的,原有的农耕文明必然要部分的瓦解和消失。但是由于我们对原有的农耕文化心里没有底数,我们甚至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民间文化做过必要的整理和保护,而现在,不等我们反应过来,工业文明的浪潮就要把它们席卷而去,所以它又是一个“非正常死亡”。


每一分钟,我们的田野里、山坳里,都有大量的、迷人的、灿烂的民间文化无声无息地死去,使我们的文化传承出现断裂。我们应该也必须采取可行的方式和方法,对因自然原因和人为原因而导致行将消逝的地域文化进行有效的抢救,或延缓其消逝的过程,首先是把它们记录下来,出版公之于众,或藏之于档案馆、博物馆中,从而把我们的民族传统和民族精神传诸后代子孙。


当韩晓民先生将他的《民间记忆》的书稿放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的第一个欣喜是:豫中有一位作家在做这件事情。在这本书里,他将许昌这个古老文化名城及其周边地域的传说故事、信仰崇拜、民间风俗、风土人情……一概进行系统、深入而细致地搜集、记录和梳理。可以想见,为了做到这一点,他曾经付出了多少艰辛的劳动。


《民间记忆》有一种原版的乡土味,在阅读之中,总能感到一种最少修饰的湿润,从民俗的某个深处泛起,浸润和感染着我们。这种连通着一个地域的风水和地气的文化,让理性注注入了情感的生气,使民俗文化带有纯朴而温暖的人性关怀,道出了人生的诗意,最终拓展出一种独特的精神空间。


我认为,在中原,特别需要有一批人来做这样调查、记录、考证、出版的事情。因为,沿着历史的踪迹去考究,中原是中国历史的源头;沿着文化的脉络去追寻,中原是中华文化的根脉。我们希望作为中华文化重要发祥地中原的每一个地域都有人来做这项工作,使各地正在弱化和泯灭的传统文化得以挖掘、记录、保存和传续。


这些书籍集中起来,就是对河南民间文化的全景式的扫描,可以作为官方的中原文化典籍的重要补充和基础。


本文为本书序言,已发表于2015年5月15日《许昌日报》文化版,豫记编发时有删节。


二、打捞消失的往事 唤醒尘封的记忆


擅写河南老家的作者出书了:浸着乡土味的《民间记忆》 | 豫记读书 - 豫记 - 豫记

 
新书研讨会现场

本文作者汪庆华,许昌学院教授,许昌学院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名誉馆长。


这册散文集深深打动我的首先是它的主旨和内容。土生土长的韩晓民,自2008年接受许昌县民俗志编纂工作以来,把满腔热血完全倾注到传统农耕文化上来。这是一片过去人们不太关注然而极其重要的待垦荒原。


韩晓民先生就是一位积极主动为此奔波的狂痴者。他的这个集子凝聚了他近年来付出的心血和汗水。很显然,几十万字的著作是远远不能勾勒描绘出传统农耕社会面貌的,但是纵观全书,它所涉猎的广度和挖掘的深度不得不令我们赞叹!


他虽然从小接触到传统农耕生产生活方式,但他毕竟年纪较轻,亲身体验和素材存量都是有限的。书中呈现出的大量生动而细微的素材,都是他常年累月风尘仆仆奔走乡村,和老农促膝攀谈,把已经和正在消逝的“民间那些事儿”从他们脑海里、嘴巴里一点点掏出来的。


这个集子值得赞赏的,还有它的文风。散文是什么?西安市作协副主席、著名散文作家穆涛先生认为散文无非是在说话,是要说人话、说实话、说真话、说中肯的话。从晓民的散文里,我们看不到什么华丽的词藻和张扬的文采,倒像是在与你促膝聊天讲故事,但是,从通篇平实而朴素的文字中,你可以深深地品尝出泥土芳香和人生况味,你能够切切感受到生活情趣和社会万象。他以纪实的风格和朴素的语言勾画出过往时代中原地区民间的、底层的、草根的生存状态,打捞消失的往事,唤醒尘封的记忆,让我们和后世人们去细细地看、慢慢地嗅、悠悠地想……


本文已发表于2015年5月9日《许昌日报》,豫记编发时有删节。


三、《民间记忆》的乡音乡情


擅写河南老家的作者出书了:浸着乡土味的《民间记忆》 | 豫记读书 - 豫记 - 豫记

 
研讨会现场


本文作者马知遥,天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教授,评论家,诗人,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


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千年来农业文明的积淀让我们多少对过去的乡土生活都带有一丝亲切感,但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速以及远离乡土的原因,我们熟悉的那些传统也即将消失。留住美好的乡愁,其中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用手中的笔及时记录和描绘。


本书分为礼仪民俗、生活民俗、饮食民俗、农耕民俗、信仰民俗、文艺民俗、游乐民俗、节日民俗八大部分。整部书充满情趣,文笔生动。对风俗娓娓道来,有时是一幅画,有时是一个生动的场景,有时是充满诗意的回想。他描写婚俗犹如讲一个少女出嫁的整个流程,他写盖房子,写把鹌鹑,写藏老猫等等都充满了情谊。


所以,这本民俗的专著,以中原地区为主,却有超越地域文化的特点,它能让你流连于书中的描绘时很自然地想到自己的乡土乡音。


这又不是通常的学术著作,它不仅有丰富的田野考察,而且有作者独到的田野感悟,每每在文后有点睛之笔。因为作者是作家出身,以文学入手,所以他的田野调查就有了勃勃生机,有了作家的情感加入,将学术思想融入到了活泼的文字中,这是可贵之处。


学问不一定要吊书袋,也不一定非得引用西方的理论以表现自己的学富五车,这本书的学术追求和文风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朴素而自然的叙述,生动的描写,都在传达一种学术态度,一种对民俗的认识和情感。


我想这会是一本耐读的书,对很多要了解中国文化的人来说,是本适合的教科书。


本文已发表于2015年5月12日《许昌晨报》,豫记编发时有删节。


四、文化遗产保护与作家的责任

擅写河南老家的作者出书了:浸着乡土味的《民间记忆》 | 豫记读书 - 豫记 - 豫记 

韩晓民老师现场获赠一“晓民基血”的藏头诗


本文作者谢玉好,原许昌市文联主席、许昌市作协主席。


联合国倡导的文化遗产保护理念,已成为世界文化发展的一种趋势和潮流。韩晓民的《民间记忆》,以鲜明生动的文学语言和文学形象,对优秀文化遗产,特别对许昌本土的文化遗产的有序传承进行了较为详实的记载和描述,形成了一幅幅真实而丰富的历史生活场景和生活画面。


在《辑一·礼多人不怪》中,作者记述了许昌本土特有的一些关于婚姻、求子、认亲、庆生、做寿等一系列的乡土民俗。如在《百年好合》中,作者记叙了民间“娶媳妇”的过程,如“不走回头路”的娶亲路线,迎亲队伍中不可或缺的机灵稚童和儿女双全的夫妇;女方的鞭炮迎接,新媳妇下车轿后要换新鞋,新娘新郎拜堂时所站的位置等等,这些礼仪迄今仍在中原广大地区流传并应用。


在《辑三·民以食为天》中,作者以许昌富有特色的食品制作技艺为主线,生动再现了蒸馍、烙馍、菜馍、菜蟒、煎饼、油馍、水煎包、胡辣汤、丈地羊肉汤等一系列地方美食及饮食中的一些习惯习俗,如《水煎包子胡辣汤》中,作者以细微的观察,介绍了许昌经典早餐小吃中的主角水煎包和胡辣汤的详细制作过程,如包子的擀皮、包馅、掌锅、汤的勾芡等关键工艺程序:


“锅烧热后,打一层底油,油盛在细嘴油壶内,出油成线。将生包子的口朝下,一个挨着一个码进锅内,大火加热,掌锅师傅舀半瓢水,迅速递到擀皮师傅面前,擀皮师傅抓一把面粉往瓢里一撒,掌锅师傅顺手一抖水瓢,水瓢里的水荡出很高,水再落进瓢里的时候,面粉便溶进了水里,哗啦一下,倒进热锅中,刺啦一声,水汽弥漫,赶紧盖上锅盖,大火细攻,慢慢蒸煮,这个过程称‘水煎’,水煎包也因此得名。”


在这段记叙中,不仅用朴实简洁的文字忠实地记录了包子下锅的技艺和程序,而且还生动勾勒出两位劳动者丰满的形象及他们之间和谐默契的配合,描绘出一幅极具图画感和立体感的劳动之美的场景。字里行间之中,并非只是简单地记录着技艺,更重要的是充盈着作者对劳动和劳动者的一种尊敬和尊重的思想、感情。


在人类口头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中,传承的主体是那些从事实践活动的传承人,如民间艺人、工匠等。而保护的主体则是以学者、作家为代表的各界有志之士。学者与作家的责任主要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发展提供更加有利的条件。韩晓民就是以一位作家的身份,承担起了这份崇高的责任和义务。


《民间记忆》一书不仅是一部优秀的乡土教材,也为当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论的研究开辟了一种新的探索,融文学创作与理论研究为一味,生动活泼有趣可读的行文风格,从教育层面观察,它更容易被民众所接受和理解,也就蕴有更高的教育价值和意义。


本文已发表于2015年5月8日《许昌日报》文化版,豫记编发时有删节。


五、土里长出韩晓民

擅写河南老家的作者出书了:浸着乡土味的《民间记忆》 | 豫记读书 - 豫记 - 豫记

 

本文作者李俊涛,许昌市文联秘书长,许昌市作协秘书长。


经常有人说韩晓民我们俩长得像,说我是晓民PLUS,把他泡发漂白就是我,把我重盐赤酱腌了再风干就是他。晓民对这种说法不太满意,他自认长得喜庆,而我看起来有点儿愣。我也不满意,自认有一种忧郁的艺术家气质,而他看着像刚从土里刨出来的。


前些年,晓民借调到了县文联。他闺女到县三中读书,他在县城一个大杂院里租了一间房子,每天给闺女做饭送饭,有了一段难得的婚后单身生活。离得近了,我们开始密集地泡在一起。他酷爱做饭,几个朋友时常会到他的出租屋里吃饭喝酒。他跟大杂院里的一干人等混得溜熟,院里的几个胖女人不知是不把他当外人,还是轻视他玲珑身形的危险性,穿着线条毕现的秋衣秋裤在眼前晃来晃去,看见外人才慌忙找件体面衣服穿上。


聊多了,朋友们一致认为这家伙是个百事通。当老师教过语文、英语、物理、化学……说起做饭起码是个二级厨师,聊到钓鱼,指着自己黝黑的脸说,这就是证书和奖章。他当过翻砂工,学过两年中医,装模作样给我切了脉,整出一脸多年老军医的表情说,肾虚呀。这期间他的散文隔三岔五地在报刊上发,写的都是原汁原味的乡土生活,趣味盎然。看得出来,作者“从小卖蒸馍,啥事都经过”,脑子里充满了普通人过日子的智慧,对生活中的不如意,有着“委屈当蒸馍,给了就吃个”的练达情怀。


2008年左右,全省文联系统启动民俗志的编纂工作,晓民承担了许昌县的编纂任务。晓民遭遇民俗,用婚姻作比喻,起码是百年机缘的天作之合。民俗是个身体强壮、口味庞杂、大大咧咧、粗犷豪放、喜欢穿大花衣裳、能暖被窝也能抡圆了巴掌扇人的乡村姑娘,嫁给只爱春花秋月古代文青范儿的,或者忧世嫉俗胸怀天下、喜欢看沉闷书籍的都不合适,只能嫁给耐揉耐捏、给点儿土就能生根发芽的晓民。


传统文化的姓名学说,一个人的姓名蕴藏着他的命运信息,很多时候不靠谱,放到晓民身上倒是合适。晓民就是一个“小民”,于乡土之中生长,离开乡土不食人间烟火的机会渺茫,无倚无傍,颜值低到爆表。想要生长,只能拼命地强大自己,搜集周围世界的所有信息,参透人情往来、眉眼高低之间的通关密码,于别人不留心处或不愿涉足的地域,拓展出自己的成长空间。在这个过程中,他成了一个生活家,一个与生活打成一片、水乳交融的“小民”。


他写民俗其实是在写他体量巨大的生活经验。一个写作者想要写出特色,通常要有自己的写作领地,那是构筑在大脑中的一个村庄、一个城市、一方土地,各色人等在里面生生不息,截取一幅画面就是一篇作品。一直在土地里生长的晓民,构筑这方领地的各类材料已在之前无心插柳的日子里准备停当了。民俗志的编纂让他把这座领地搭建了起来,之后的民俗散文创作是他把村落里的门一扇扇打开,让我们往里面看。


每个人经历过一段人生之后,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生命体验,都会有许多电石火光、稍纵即逝的人生感慨,但是大部分人找不到一个出口将其表达出来。从这个意义上讲,晓民是幸福的。他这几年开门开得像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样辛苦,一刻不停地码了几十万字。他仿佛是一只蜂王,等待多年,终于找到了一只基因强大的公峰,结合之后,采花撷蜜的蜜蜂就源源不断地生了出来。


他会一直生下去,在他心中建构的那片领地,他是国王。


本文已发表于2015年4月14日《许昌晨报》,豫记编发时有删节。

编辑:云济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