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一位嗜茶瘾君子的茉莉情缘 | 豫记  

2015-06-24 23:1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茉莉茶。从香螺到香毫,接连买了几次。每次都买得不多,小小一包,喝完再换。通常在吃完午饭,冲上一杯。洁白的骨瓷杯,绿中泛红的茶汤,或舒展或悬浮的叶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沁心入腑的茉莉香。淡雅而不浓烈,温润而不热辣,清雅敛致,甫一入口,即唇齿生香。这是留在记忆中家里的最浓的味道.

陈秋云 | 文

父亲不嗜烟酒,唯喜茶。我小时候总是被差了去村里的小卖部去买茶。是那种类似于牛皮纸的纸质包装,也是小小的一包。上面印有茉莉白毫等之类的字眼,但是倒出来大部分是粉末状,间或有一二朵泛黄的白花。那天跟小弟说起,他也依然记得清楚,一包8毛钱。


印象中母亲总是天蒙蒙亮就起床,简单洗漱完毕,便加水烧火或是捅开炉子烧水。等水开了,父亲必会酽酽地沏上一杯茶,稍顷,掀开茶盖小心而稳妥地呷上几口,然后开始吃母亲做的早点,通常都是一碗酸辣滚水泡馍,底下卧只荷包蛋。吃完后还要再喝上几杯茶,方才下地去。母亲便开始里里外外地打扫庭院,而通常这时候,我们才陆续起床。走进父母房间,便嗅到满屋淡淡的茉莉香。有时碰到父亲已经喝完的茶杯,尚还是烫手。


一位嗜茶瘾君子的茉莉情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印象中小时候家里几乎在每天晚上都会有人来找父亲聊天,尤其是冬天。从年长父亲许多的老者到哥哥们的同龄人,不一而足。基本上都是吃过晚饭,收拾好了,我们或者躲在房间里看闲书,或者跟父母一起看电视。听到大门响,阿黄或是小黑汪汪叫起来,然后就会听到有人喊父亲的名字,父亲应着,一边走出去将来人迎进来,然后吩咐我泡茶,他们就开始闲谈。有事说事,没事闲坐。父亲总是少言,大多时候都是沉默着喝茶,有时甚至会不自觉地打起盹来。碰到这种情况,来人亦不觉得尴尬。顾自说着,抽烟喝茶。


那时我总是奇怪他们为什么会喜欢找父亲聊天,这样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有时碰到停电,找到蜡烛燃上继续,真正的秉烛夜谈。等茶喝得淡了,烟也抽得差不多了,来人说声,回了。然后就听到家里那扇古老的风门吱呀响,阿黄或小黑虚声张势地叫几声。父亲醒转过来急忙出来打开院子里的灯,招呼来人小心脚下。来人挥挥手说没事。父亲关门回屋,经过院子时照例要咳嗽几声。寂静寒冷的乡村冬夜,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一位嗜茶瘾君子的茉莉情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可能是受父亲的影响,母亲也喜欢喝茶,只是没有父亲沏得浓。除非熬夜干活的时候,母亲才会特别泡得浓一些,用来提神。印象中有一年除夕,我们兄妹四人和父亲围坐着看电视,母亲依然手脚不停地忙乎着。收拾房间、包饺子、整理全家过年要穿的新衣服等等。间或走进来喝上几口茶,看几眼电视,偶尔发几句牢骚,然后继续自己的忙碌。


我自小就不喜喝水,除非渴得紧了。有时不管不顾地捧起父母的茶杯就喝,却被那苦涩的茶水逼得放手。小小年纪,根本喝不出来那种独特的茶香。这时母亲就会拿来一只碗,倒进去大半碗白开水,然后稍稍兑上一点茶水。那一碗水就会变成悦目的淡淡清透的鹅黄色,母亲会逼着我全部喝下去。


然后,我们兄妹几个就相继离开了家,读书的读书,工作的工作,除非到年底才会像归巢的鸟儿一起回家团聚。每逢回家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带点茶叶,因为并不懂得茶,所以其实都是很普通的茶,也根本叫不出名堂,但感觉肯定比村里小卖部8毛钱的茉莉白毫要高级。印象中有一回大哥还带了一只极漂亮的茶叶罐。但我们几个都不怎么喜欢喝茶,依然是父母两人喝。但奇怪的是,家里头经常闻到的还是茉莉茶香。


一位嗜茶瘾君子的茉莉情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家里那间小小的厨房,永远是我们兄妹四人最喜欢呆的地方,挤挤挨挨地站在那里跟母亲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母亲一边忙活,一边听我们说话,时不时地伸手拿起放在案板上的茶喝上一口。厨房里充满着茶香、饭菜香,还有说不出来的那种熏熏然的烟火香。可是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过窄小,母亲转个身都会碰到我们。每当这时,母亲都会嗔怪地轰着我们:“去去去,都挤在这里干啥?”我们嘿嘿笑着,并不会挪动半步。


只是我们都不会想到,平日里母亲或是父亲是怎样沉默着在这空荡荡的房间中转来转去。


再然后,我离家越来越远,甚至春节都不能回去。也几乎不能够想起来给家里买茶叶了。难得有一年回家,还好记起来带了一大包茶叶,是自己认为很好的铁观音。回家兴冲冲地就要给父亲泡一壶,却听母亲说,父亲不喝茶了。因为身体的原因,医生特意交待。


我实在不能够理解,觉得这样一个原本嗜茶如命的人喝了大半辈子,居然要戒茶了。果然,我看着父亲随身携带的那只巨大的保温杯里,倒出来的是温淡的白水。而父亲,已是明显老去。


一位嗜茶瘾君子的茉莉情缘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有些失望,但更多的是难过。而母亲,又或许是因为父亲的原因,也不再喝茶。她说,年纪大了,喝点茶晚上就不容易睡。我只得收起茶叶,放在家里通常放茶叶的地方。我看到那里已经积有一大袋,那些都是大伯三叔表哥表姐们带回来的,都是极好的茶。


看到父亲炕头有一小罐已经结晶了的蜂蜜,便随口说泡蜂蜜水喝对身体好。母亲便差父亲从邻村蜂农家里又买回一大壶蜂蜜来,执意要我带走。我装了一些,余下来留给父亲。之后在家的那几天,每天早上都会喝到母亲为我冲的清香微甜的蜂蜜水。而平常那罐蜂蜜,只有父亲在夜里咳得紧了,才拿筷头蘸着吃几口。


此时的家里,除了茉莉茶香,其它的气味还是老旧如常。这也让我感觉到安定。


只是现在,处在异地他乡的我,多么希望还能够从那粗劣的纸茶包里,捏上一小撮细碎的茶叶末,冲上一杯浓得发苦的茉莉茶,然后一点一点地喝进口里。

作者简介:陈秋云,河南灵宝人,现居浙江,时常想念家乡。

编辑:于蒙蒙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41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