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卢灵古道上的刀光剑影 | 豫记  

2015-06-26 08:5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道北接陕州、西安、运城,南连南阳、襄阳、武汉,是穿越八百里伏牛山南北麓的主要通道,商贾川流不息,十里一大店,三十里一关口。也因此引来不少刀客,官府虽派兵守候,但山高林密,刀客常常翻越一架山头,躲进一条偏沟,就无踪无影了。本期“发现故乡之美”,探访这条神秘奇险的豫西古道。

骆淑景 | 文图


卢氏四面环山,过去人们出行极为艰难。从县城出发,东、西、南、北各有一条出山通道,然皆关隘重重,惊险连连。其中正北的“卢灵古道”,是卢氏人出北门通往灵宝、陕州的大道,集“官道、邮路、商旅”于一体。距城15里,建有“接官亭”,沿途还设有许多驿站,距城10里有十里铺,30里有柳关铺,50里有杜关铺等。


端午时节,我们探访了“卢灵古道”中迄今最完整、最原始、最有神秘韵味的一段——柳关古道。它北起卢氏杜关马院,南至城北十里铺村,中途翻越崤山主脊铁岭,经柳关古驿站,沿白水峪河顺流而下,一路向南,穿狭越溪,过磨湾、桃园,过金蛤蟆铺,最后从十里铺出山,整个跨越崤山南北两麓,行程60华里。


卢灵古道上的刀光剑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柳关古道于我,并不十分陌生。小时候生产队的地,就在半道“打儿窝”处,拾麦,看谷子,经常去。关于古道的传说,从小也听过不少,然后全程走完它,还是第一次。


端午节这天,我们从三门峡出发,坐车到卢氏杜关马院,然后弃车步行。上午9点半,从杜关窑峪村口拐进一条南北走向的山沟,依次走过马坊沟、梁家坡等村,约摸10里路。


经询问一位在山坡上放牛的村民,证实脚下确实是我们要走的古道。村民还给我们指路说,一路上坡,翻过铁岭,再经过柳关,沿峡谷走40里就到卢氏城了。说起来轻巧,走起来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路上全是“搓脚石”,稍不注意,“呲溜”一下来个“尻顿子”,可不是好玩的。我们又问脚下这水叫什么名字,放牛老汉说,“山间小溪,没名字,到下游就叫白水峪河了。”


我们在细雨迷蒙中一路前行。一丛丛粉白的野刺玫毫无忌惮地开放着,在雨雾中展示着朦胧之美。


山愈高,雾愈重,雨更冷。我们歇息后,继续走。走啊走,终于翻过山口的哑豁,告别了崤山北麓,山南边应该有更好的景致在等待着我们吧?


没想到山口原来是石脊上凿出来的,前后长约百米,宽约4米,高约7米,很像一节车厢。忽然想起,这就是史书上所说的车厢峡了。想当年打通这南北便道该是如何的艰辛?没有炸药,没有推土机,全靠人工一镐一镢凿出来的。


卢灵古道上的刀光剑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车厢峡


铁岭古称铁关,相传宋代杨延昭曾率部与金兵作战,屯兵此山,至今留有杨家寨、车厢峡遗迹。淸光绪《卢氏县志·山川》云:“铁岭,在县北四十里,从秦山发脉,过陕于此。为邙山之腰。其地险峻,乃南北通衢,昔人曾置戍也。”关上古时建有“函谷锁钥”牌坊,今无存。


不巧今天是雨雾天,视野阻挡。若是大晴天,站在一旁的山梁上,可以观看铁岭层云,卢氏古八景之一。古诗云:“群峰叠叠九龙来,官道绵连铁岭开。叆叇烟岚横岫出,浮云嶂底结云台”,就是最好的形容。


东西走向的崤山主脊上,错落有致的主峰,在卢氏境内,从西到东依次是冠云山、石牛岭、盘疙瘩、铁岭、塔子山、香炉山、将军山、石大山、干山。我登过冠云山、石牛岭,还在三门峡一睹干山的风采,今天终于登上传说中的铁岭。



在雨雾中看山,别有一番韵味。一坡的郁郁葱葱变得虚无缥缈,树的挺拔,山的巍峨,让想象驰骋。假若是晴天,阳光普照,那景象,一定要用“云蒸霞蔚”来形容。


一洼盖塑料薄膜的烟田,提示你古道上还有人烟,虽然是少。一块连山石深藏不露,就像大山掩饰着无数难以解开的秘密。一处石崖坎,仅能容纳两、三个人半蹲半蹴,勉强能直起腰来。


下坡途中,急转弯处,一壁嵯峨的铁血红石,把古道打造的无比惊险,使人心提到嗓子眼上。


卢灵古道上的刀光剑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铁血石


抬头遥看两面山坡,油松墨绿沉郁,青冈苍翠挺拔,山杨更是树中的美男子,一任躯干扶摇直上,在所有的乔木里颇具领袖风范。


谷底少雾,略显青翠的亮色。一棵阔叶栎树,一棵小叶栎树,比肩而立,大自然就是如此这般奇妙般配。路边无处不在的艾蒿,山里人的端午节,一束一把挂在门垴上避邪。


在一块平坦的荒地上,一丛孤零零古藤上面,纷披枝枝蔓蔓的野丁香花,像初夏出嫁女头顶的花冠,典雅端庄秀气,清香弥漫山野。无独有偶,不远处另一块荒地上,一尊绛紫色的青石突兀而立,仔细端详,恰似一只蹲地吠天的狗,搅合这寂静的山野,叫唤出一片自己的新天地。



终于抵达后柳关村,卢灵古道上一个重要驿站,过去有旅馆,有饭馆,有骡马店。如今什么都没有了。从崤山北麓的马坊沟口算起,一路走来,走了3个小时30里山路后,终于看见人家了,不由地感到亲切。


听见门前狗叫,走出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寒喧过后,问我们:“吃了没有?没吃的话,给你做饭!”正说着,院子又走出一个一瘸一拐的年轻人,一问,原来在外打工,工伤腿坏,回家养伤。山里人的淳厚质朴使人感动,但我们确实不饥,便婉言谢绝了。


卢灵古道上的刀光剑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山里人家


路边土堰,一棵老柿树根部半裸,可以看出盘根错节来。路边小溪旁,一丛青草光鲜无比。河滩乱石中拾得席大一片地里,一株南瓜花金灿灿的开着,宽厚的叶子却显得笨拙可爱。小河对岸一块平展的农田,尺把高的玉谷苗抽出几片嫩黄的叶子,而土豆叶子却黑油油的深绿。靠近山根坡地的一棵老核桃树,主干粗壮,枝干苍劲,树冠如云,高大挺拔,自有它的大气从容和镇定,使我顿生崇敬之意。


一湾山地,一处幽梦。就连村口碰见一对回家的山羊,也神态安详,步态优雅。



正午时分,阳光扎眼,我们走到一个叫鹰嘴崖的地方。我抬头向上望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打了个冷颤。只见崖上危石耸立,怪石嶙峋,杂树繁生,那天地相接的一线山梁上,仿佛有一队列兵齐刷刷端着枪,居高临下瞄准谷底的我们。悬崖峭壁上有几处黑洞洞的洞穴,据说是民国时期刀客的藏身之地。


当年古道北接陕州、西安、运城,南连南阳、襄阳、武汉,是穿越八百里伏牛山南北麓的主要通道,商贾川流不息,十里一大店,三十里一关口,由官府派兵守候。但山高林密,刀客常常翻越一架山头,躲进一条偏沟,就无踪无影了。据我父亲讲,有一年他骑牲口从学校回杜关,路过鹰嘴石,听见远处有人喊叫。他和马夫跳过小河,走到一处山石前,只见一个人,头被棉袄包住,身上被绳捆住,脑袋上还流着血。他们把他解开,问咋回事?那人说,他背了6斤棉花,被刀客抢了。


卢灵古道上的刀光剑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古道苍茫


小时候常听人说,村里谁谁谁他爷当过刀客,老在这一带劫路。小蛮子就是谁谁谁的爷。十里铺是古道崤山段出山口,进去“打儿窝”整个是土匪,行人动不动就叫抢了。当时从杜关街扯一根电话线到后柳关驿站,凡是道上有人被抢,特别是铁岭哑豁、鹰嘴崖、金蛤蟆铺几处遭险,立即报警,杜关那边民团立即派人前来解救。几十里山路气喘吁吁赶来,土匪早已遁逃无影踪。民团也只是领个公差,混口饭吃,做个样子罢了。


但也有动真格的时候。有一天,小蛮子在半路截住一个女学生,拉到七里坡一土窑里关着,逼着让女学生给他当老婆。女学生看着走不脱,就假意答应,并说:“这么大的事,我得给家里写封信商量商量。”女学生见这些刀客都是文盲,就把自己的遭遇全盘写出,托小刀客下山,交给古道上往来的邮差。当时的邮差,也是肩挑邮包,手持摇铃,一路叮当响。道上有规矩,不抢邮差。第七天头上,一排士兵从250里外的陕州城开来,一部包抄七里坡解救女学生,一部包抄十里铺端掉土匪窝。原来女学生是陕州公署专员的女儿,放暑假从南阳回来。专员得信后,急令当地守军专拨一队人马前来剿匪 。小蛮子被逮捕,最后死在监狱里。


鹰嘴崖刁险,崖下几户人家也是半农半匪。他们一边侍弄庄稼,一边偷窥行人。那位背6斤棉花的行人就是这样遭暗算的。这里的几家黑店没人敢住,常常宰不明就里的新客。鹰嘴崖下还发生过一件轰动一时的奇案。一户人家的女儿,与山外一赶骡马的后生偷情。女儿父亲不敢得罪威猛的后生,竟用剪刀把女儿的下身铰烂。后被女儿的舅舅告发,官府来人把老汉抓走下监,以牙还牙,最后老汉被活活折磨致死。


    

行色匆匆,脚下一湾水库挡住去路。水库名双核桃水库,属于大跃进的产物。现在承包给一家私人,据说水底老鳖有脸盆大,主人刚投入2000只甲鱼苗,还放养200只泊尔山羊。羊圈就设在坝顶的北头,主人一声号令,山坡吃草的群羊,陆续下坡归栏。有两只狗一前一后跟着主人撒欢,既是看门狗又是牧羊犬。


2000年前后,后柳关发现铁矿,就有人来这里修简易路,开矿。矿渣沿河床倾倒,十分难看。一天,一辆拉矿石的车跌进水库,车上三男一女无一人幸免。人是打捞上来了,但车至今没有捞出。正午的阳光照在水面上,微微冒着热气。但我却感到一丝阴气。如果不是几名壮汉相随,我是不敢走这里的。就是两个人,我也不敢。


卢灵古道上的刀光剑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双核桃水库


路过金蛤蟆铺,只见10多幢房子散落在河沟西边一个山头下,村中几棵百年老核桃树,佐证着村庄的古老。传说村前的山下压着一个千年蛤蟆精。如果金蛤蟆叫了,就要有大灾了。


07年发水灾,金蛤蟆铺被淹。乡政府在十里铺给他们建了小区,这里人都搬迁过去了。只是地还在这里,他们还要回来种地。曾经繁华的驿站,如今荒凉如同史前时代。那些空着的房屋,比寂静的空谷更让人惊心。


距县城15里的接官亭,位于一处宽阔河道处。过去县官上任或者州府来人视察,县里的官员、乡绅都要到此接驾。亭早已不存在,只留下石壁上镌刻的“画意诗情”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崖上落款是“清光绪丁酉年八月陕州牧”。


之后河谷陡然开阔,十里铺终于到了。远处三淅高速公路上的白水峪大桥,猛地给我一种时空错觉感。一顿晚餐后,十里外的卢氏县城已是万家灯火。


作者简介:骆淑景,女,六十年代生人,现居三门峡市卢氏县;喜爱文史,笔耕不辍,著有多部长、短篇作品。


编辑:云济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