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如果没有那座山,我是否还会对家乡那么思念 | 豫记  

2015-07-22 08:3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家乡少了这座大山,我是否还会对它这么思念?

陈秋云 | 文 高翠霞 | 图


似乎在很多人的乡愁中,都少不了一座大山。这座山可以不够峻伟,不够高寒,但是一定得有。这座山,是家乡的代名词。望见了山,就望见了家;想起了家,也就想起了山。


我很幸运,就生长在山脚下。尽管它现在早已从粗鄙转变为秀丽,但留存于我心底的,依然是许多年前那座浑朴天然的山脉。


这就是位于小秦岭山脉最东端的娘娘山,又叫女郎山。


如果没有那座山,我是否还会对家乡那么思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家里几乎所有的田地都紧挨着它,数十亩的苹果园,密密匝匝地挽系着一家子的生活。而大山,也在无形中守护着这份希望。


家里的苹果窖自然也依偎着它。当年在农村,打一口窖是个大工程,简直如同造房子般被重视。方位、风向、角度、长度、土质、密度、高度等等这些环节必须一一考量清楚,不敢有丝毫疏忽之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轻则得到一口废窖,不保温,不保鲜,苹果根本经不起存放;重则伤及性命。所以打窑这件事得由非常有经验的师傅来操作。


这个师傅会带一个小团队,少则三五人,多则十来人。父亲请的是邻村的一个小工程队,结果很圆满。但直到许多年后,父亲才跟我说起,当初打窖的时候发生过好几次意外,但每一次都奇迹般地化险为夷。向来理智的父亲没有直接说出,但言辞之中,满含着某种敬畏与感恩。


如果没有那座山,我是否还会对家乡那么思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有山自然有水。在这座村庄中,应该没有哪户人家比得上我们家得到这片山水的恩惠更多。这数十亩的果园,完全依靠这片山水而活。印象中每年暑假,父亲都会带着两个哥哥挖渠开河,将山中的水引流到田间,进行灌溉。而山下的庄稼果木,则需要排队登记,等着村中的机井抽水来浇。


记得有一年大旱,河里的水几乎全干了,只有山后面的深潭处还存有积水,全村都陷入水荒。在父亲的生活哲学中,总是办法多于困难。他去灵宝县城买来塑料管,一头埋于积水潭中,然后一节一节地接起来,绵延数千米,直至地头。山中少树木,以裸露的石壁居多,沿途地势险恶,且为了缩短距离,中途需要凌空架设。无论是当时年少的自己还是如今的我,都无法想象当初仅仅只有父亲和母亲两个人,他们是如何完成这些壮举。就是靠着这些艰难铺就的管道,那一年我们家的苹果,同往年一样,长势喜人。


对每一个乡下的孩子来说,下地干活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我们兄妹四人很小就跟着父母去田里,干些除草捡枝喷药施肥等等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说实在的,下地干活对于未成年人而言,偶尔为之,可以不妨称之为乐事,一旦变成常事,那就只有呵呵了。所以每天下地期间,尤其是夏天的午后,酷热,劳累,单调,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只盼着一段时间之后,能够休息一会儿。


如果没有那座山,我是否还会对家乡那么思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那时候,我就会和小弟拿起水壶,飞奔着跑去山脚。那儿有一股山泉,真真正正的山泉水,从高山的岩壁下渗透出来的,清冽甘甜,无与伦比。入口的那一瞬,会由衷感到莫大的满足。一天的劳累,哪怕只是为这片刻的享受,亦是值得。


山坡上几乎没有很高大的林木,只是一些青草小灌木类居多,偶尔有几棵柿子树。但往山后面走,却生长着大片大片的杏树、李树、核桃树,那是一片丰茂肥美的山中园林。小时候村中经常有一些年轻的妇人们在某个时节,成群结伴地去摘这些野生的果子。通常不是为了拿去卖,只为了家中孩子那些期盼的眼神。母亲是从来不去的,按她的话说,田里的正事都忙不完,哪里还有心去做那些闲事。


也有一些小孩子跟着去的。小学时有一年,我鼓起勇气向母亲提出来去山上摘杏子,前提当然是跟着村中的小伙伴一起去,其中有锐和晓华(她们是当时人们口中所说的“别人家的孩子”,极其优秀,母亲非常喜欢她俩)。磨泡了半天,终于答应了。那份狂喜呀,心都要飞出来的感觉……一众人等一路上欢歌笑语,花见花开,鸟见鸟呆~~那完全是出游的感觉啊。


如果没有那座山,我是否还会对家乡那么思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到了后山一看,顿时傻眼了。那一大片杏树因为被好几拨人摘过了,已经所剩不多,且都长在树杈高处,很难摘得到。一番商量之后,我们决定让会爬树的伙伴爬上去大力晃掉果实,其他人就在下面捡拾,然后再平均分配。


事实上,那天我们大家都没有摘到多少果子。我还记得当我背着口袋在黄昏中回到家时,母亲那无可奈何的神情。


但我至今犹记得,那日山上的夏风,是怎样清凉地吹过我的头发。那处长满杏树的小山谷中,阳光在枝条上轻盈跳跃,然后又是怎样暖暖懒懒地洒在我们身上。我们都说了些什么,已经不记得了,但寂静的山中,我们如云雀般的说笑声穿云裂帛。


如果没有那座山,我是否还会对家乡那么思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那个时候,山上还住着几户人家,其中有本家的一位大爷。住在省城的大伯大娘有一年回家探亲,特意带了我一起去探望。正是初夏时节,趁着清早,三人沿着羊肠小道上山,沿途绿意逼眼,花木芬芳。路过一片茂盛的紫藤花树,虬枝峥嵘,花冠如盖,花开如瀑,那样一种极致之美,实在动人心魄。大伯停下来给我们拍照,说,这样的风景,在城里可看不到。


大爷一家住在后山的一处窑洞中。门前是一方空阔平整的大院,院边长着一棵古老的槐树,枝叶繁茂,华荫如盖。大伯笑笑地说,“门前栽槐,升官发财”。大爷说,升啥官发啥财咧?一辈子还不是窝在这里了。大伯劝他搬到山下去住,跟同族人也亲近些。大爷说,人老了,懒得折腾了。再说,一辈子住在这里也习惯了。


的确,大爷家置于青山深处,尽管条件简陋,但颇有几份遗世之意。许多年后,当我在城市的钢筋水泥当中艰难成长,面对车水马龙,面对茫然未知的明天,我都无数次地怀想起当年在深山大爷家的这段经历,那空茫大山,那寂静世间,那一段仿似凝固了时间……当时我所看到的,以及之后所感受到的,一次又一次被放大,丰满着我每一段贫瘠的日子。


如果没有那座山,我是否还会对家乡那么思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下山的时候,已是傍晚。我们在山腰上欣赏了一次完美的日落。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地记得这些往事,甚至纤毫毕现。或许只是因为自己愿意记住,而且会时不时地想起。关于这座大山,我愿意记住的还有很多,我记得当年山坡上的野草一岁又一岁的枯荣,也记得无名野花一茬又一茬的兴亡,记得夏日雨后缭绕于它周身的袅袅青烟,也记得冬日黄昏它的寂寥枯寒。我记得它,如同记得曾经的自己。


尽管如今它已经变成一处热闹有名的旅游景点,但聪明的开发者并没有对它凿斧过多,很多地方都还是保留着它原来的模样。


如果没有那座山,我是否还会对家乡那么思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走在山中,我依然能够清晰地记起当年的我是如何在这里停留,或是走过。这还是原来那座山,只是对于老父老母而言,他们再也不用辛苦操持那些田园,在景区大门口,也就是当年自家的田地上,他们经营着一个小小店铺,每日安坐着,看着人来人往。有时会向旅人们骄傲地介绍大山的风景,碰到熟人,招呼着坐下来喝杯清茶,话话家常。


他们还是守着大山。或者说,是大山在守着他们。


作者简介:陈秋云,河南灵宝人,现居浙江,时常想念家乡。



编辑:云济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9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