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2015-08-15 09:2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读《中原抗战》一书,发现河南的十八地市几乎全都成为过正面战场。在中原这片大地上,几十万官兵与日寇浴血鏖战,不惜杀身成仁、马革裹尸,留下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明天是8月15日,抗战胜利70周年,我将其中一些战斗经历摘编如下,以此向这些保家卫国的勇士们致敬。

 

韩青 | 文


1937年10月,日军沿平汉线(今京广线)南下,直抵漳河北岸,拉开中原抗战的序幕。


在这八年中,发生过豫北作战、兰封(豫东)会战、豫南会战、郑州战役、豫中会战、豫西作战等大的战役,今天的河南十八地市,在七十多年前几乎都成为抵抗侵略的正面战场。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豫北作战:


一、安阳;


奇袭邯郸机场


1937年10月13日,52军(军长关麟征)奉命前往林州,在漳河南岸激战后,双方均损失惨重,日军因此退回漳河北岸。10月底,为策应晋东娘子关之战,关麟征军主动前出,进击邯郸、磁县。

邯郸之地完全陷于被动,死守城内。邯郸城外有一机场,内有数十架敌机和汽油库。日军派一步兵中队(一般为181人)驻守。

11月中旬,25师(属于52军)一营长梁智伟接命袭击机场。他先是派便衣侦查地形,然后组织附近农民配合,将周围村庄的狗都管起来。然后将士兵分为两拨,一为突击队,攻击敌军营房,一为放火队,负责焚烧飞机、油库。

当天夜里,邯郸机场火光冲天,子弹乱飞,敌机被损毁殆尽,任务完成后梁智伟安全撤退,受到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通令嘉奖,并被提拔为团长。


安阳沦陷 旅长被撤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娘子关失陷后,南犯日军趁势进攻安阳。此时防守安阳的只有商震的32军,而守城任务落到142师第六旅头上。

日军先是在安阳以西20公里的水冶渡过漳河,然后千余名步兵在飞机、战车的掩护下猛攻安阳火车站和安阳城。旅长崔霬指挥部队三次打退日军的冲锋,并将已经突入城内的一股日军赶出去。

但因求援无果,孤军难支,己方伤亡惨重,激战两日后日军攻破安阳城,旅长崔霬只能撤退。国民军委会很快发电,批评其守城无力,“着经撤职,永不录用”。部下无不为其惋惜抱屈。


二、新乡


宋哲元两次殿后


宋哲元是抗日名将。1933年,宋哲元率29军在长城喜峰口抗战,“大刀进行曲”唱响全国。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1933年,中日《塘沽协定》签订,宋哲元率军退出长城。他不胜激愤,并特地为文昭告全军:“我以三十万之大军,不能抗拒五万之敌人,真是奇耻大辱。现状到此地步,我们对于时局尚有何言?所可告者,仍本一往之精神,拼命到底而已!”

1937年,卢沟桥事发,宋哲元在和日方谈判无果后,开始决心抵抗。但此时29军和日军实力相差过大,一触即溃,千里败亡。

1938年春,宋哲元率77军撤转到获嘉车站,此时日军先头追击部队已开始在城外出没。部下劝宋上车,屡劝无果,等各部队撤的差不多了宋才被部下拉上车。

到沁阳后,掩护队又与日军部队交上火,宋待日没掩护队撤走后,才和部下赶到济源。

之后,宋哲元派第一集团军参谋长张樾亭去武汉,代他向蒋介石请罪。宋问张该如何向蒋解释,张直言,“我们一再败退,无辞掩饰,唯总司令两次殿后可以向蒋谈谈。”

不久,宋哲元被调任为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他称病辞职,去后方疗养,1940年病逝。


三、焦作


敢死队守村口


1938年2月下旬,日军土肥原师团一部从辉县直逼焦作矿区,并企图迂回包围宋哲元的第一集团军(原华北抗战名师29军扩编而成)和第一战区补充旅。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补充旅第二团挑选出150名敢死队队员,命其占领焦作东南和东西于村,以掩护大部队后撤。

张玉瑚当时是机枪连排长,首先站出来报名并被任命为赶死队长。150名成员每人六枚手榴弹,100发子弹,还有一柄大刀,并配备了重机枪和轻机枪各三挺。

2月30日清晨六时,他们刚跑步到阵地20分钟,日军的炮弹并当空袭来。炮击一个小时过后,一百多名日军步兵带着明晃晃的刺刀开始悄然前进。

等到距阵地四五十米时,张玉瑚下令开火,军号声、机枪声、步枪声、手榴弹声响成一片。接下来,双方进入白刃战。经过一轮反击,日军冲锋被击退,但盘旋在上空的飞机开始向我军阵地俯冲扫射,敢死队队员只得将重机枪当高射机枪用,向敌机射击。之后日军炮兵也开始猛轰,为迷惑敌人,敢死队队员向空地滚去,一动不动,日军炮弹随后射向纵深阵地。

当他们打扫阵地时,发现日军的尸体要么缺一手腕,要么缺一手指,都无血迹,估计是死后被割掉带回“靖国神社”吧。


如此循环往复,激战了整整一天。待傍晚任务完成后,敢死队归还原建制。


四、济源


王屋山阻击日军骑兵


1938年2月,日军大举进犯新乡,宋哲元率77军及高树勋部新8军沿道清铁路(从道口至清化镇)逐步西撤。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王屋山距黄河渡口茅津渡已不算太远,因蒋介石下令撤退部队前不准南渡黄河,后又有日军追兵尾随,从各个前线撤下来的部队在王屋山脚下乱成一团。

这时宋哲元下令,由77军37师219团二营在王屋山占领阵地,阻击日军,以掩护其他部队有序撤退。

二营接命后迅速占领当地山谷两侧的山头,准备在此夹击日军。秦营长做战前动员时说,日军进展顺利,容易轻敌,我们在此以逸待劳,还能得到兄弟部队的弹药支援,肯定能打一场漂亮的阻击战。官兵士气为之一振。

果然,当天上午,日军都没侦查就进入二营射程以内,骑兵在山区又发挥不了什么速度优势,很快倒下一片。两次冲击后,日军横尸一百多骑,二营也伤亡惨重,一连长阵亡,士兵伤亡六十多人。

附近的部队闻讯也赶来支援,有帮忙运送弹药的,有帮忙照顾伤员的。二营官兵虽损失较大,但信心十足。

下午他们又打退了日军的两次冲锋。一天激战下来,二营共打死打伤七百名敌人,敌骑一百多匹,但自己也损失惨重,四名连长三人战死,一人重伤,十三名排长伤亡八名,全营士兵包括轻伤不下火线的只剩下一百五十多人。


天黑后,二营完成任务后撤,在归途中收留了其他散兵,等与大部队汇合时人员、装备都已补充齐整。


兰封(豫东)会战:


今天的兰考是兰封与考城的统称,所以兰封会战中的兰封,说的是兰考的一部分,而非兰考和开封。


五、开封


罗王寨差点俘获土肥原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64军是广东的部队,1938年4月奉命经粤汉铁路调到武汉,随之沿平汉铁路北上,开往豫东。

此时土肥原率领的日军14师团也从濮阳南下,渡过黄河,直逼兰封,意在威胁陇海铁路线,断徐州的中国守军后路。

陇海线成为双方争夺的生命线,罗王寨则是其中的重中之重。罗王寨车站东距兰封25公里,西距开封75公里,是阻挡土肥原师团南下的中枢所在。因初到诸军沟通不畅,兰封、罗王寨均落日军手中。

64军军长李汉魂决意重整部署,夺回罗王寨。此时有数名中外记者与之联系,要求观战采访,获李汉魂许可。

5月25日,罗王寨战斗打响。155师奉命进击。我军炮火虽烈,官兵也是誓死冲锋,但日军反抗也很坚决。激战一天,车站得而复失,被赶到寨外的日军又重新占领了车站。李汉魂看着跟随自己七年的子弟兵血染沙场,不禁“涕泗如泉”,中外记者也“暗弹热泪”。

5月26日再战一天一夜,直到27日,我军总算拿下罗王寨和兰封,陇海线再次贯通。

打扫战场时,发现敌军指挥所内有土肥原自佩军刀一柄,可知土肥原曾亲自在寨内指挥。该刀锋利无比,将当时河南通用的大铜元二十枚一摞叠立,一刀砍下,俱为两半。

值得一说的是,此前驻防兰封的71军88师,因遭到日军攻击后未向上级请示便贸然撤出,师长龙慕韩被革职撤办,后在武汉枪毙,而暂时指挥该师的27军军长桂永清也被撤职,后任海军司令。


豫南会战:


经过几年的较量,双方进入对峙阶段。在一九四一年年初的豫南会战时,国军的运动战已运用得很熟练,正面诱敌,侧面袭击,保持接触,步步诱敌,还布置了几个“口袋”。日军虽然调集了十多万大军,但未能占得丝毫便宜。


六、驻马店


血战象河关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1941年1月下旬,日军十一军三个师团及配属部队兵分三路,从信阳东西两线向北进犯。

象河关是泌阳县北部的一个关口,位于泌阳、方城和舞钢三县交界处,当时由十三军八十九师一部驻守

28日,八十九师与日军先头部队接战,激战一日,毙敌百余,坚守住了阵地。

29日,日军后续部队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直逼象河关,驻守部队伤亡惨重,当天下午撤出阵地,

七、漯河


死守尚店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尚店今属漯河舞钢,当时属于舞阳,是十三军的二线阵地,由一一零师驻防。

29日,尚店亦被日军占据,但守军仍在尚店以北阵地与日军鏖战。在这场战斗中,三三零团团长陈钦文为与日军争夺高地,亲率手下仰攻,结果被日军狙击手击中,壮烈殉国。

八、南阳


日军一日内撤出南阳


2月初,日军经方城向南阳方向进犯。


因其他部队不得脱身,此时在邓县(今邓州)整训的59军奉命驰援。双方在南阳以北激战两日,因日军以强大兵力从侧翼包抄,59军暂时后撤。4日,南阳落入日军手中。


59军军部商议后认为日军长途奔袭,不敢在南阳久留,于是次日拂晓即派一个步兵团对南阳进行试探性攻击,果然日军此时已沿唐河后撤。该团克复南阳之余,还俘获日军伤兵十余人。


参与此次战斗的,还有老河口调来的独立炮兵十六团和南阳回民战地服务队。后者负责输送弹药、救护伤员、掩埋地雷等,在日军退却后,他们还在黄池陂击毙了五名掉队的日军。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郑州战役;


1941年下半年,日军进攻长沙时,为牵制豫中部队,以三个师团的兵力进犯郑州。


九、郑州


因协助抗战,北李庄村民全被屠戮


1941年10月3日,日军一混成旅团万余人自开封进犯郑州,在中牟强渡黄泛区。


日军渡过黄泛区后,81师沿贾鲁河新堤阻击敌人。坚守大花庄桥头的吴营长率领部下毙敌百余人后,和日军白刃相接,肠子被刺出,但他仍和所部连长抢来机枪一挺,打死两三个敌人,最后战死于桥下。


附近村民也赶来支援,北李庄的村民还用铁叉与日军肉搏,日军终未能过桥。但因他处防线被突破,桥头还是陷落。日军进入北李庄后,大行屠戮,全村男女老少无一幸免,房舍也被火烧殆尽。


战后据当地一教师统计,大花庄三十二人、北李庄四十七人死于日寇枪下。


血战大庙,差点生擒日军少将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激战两日后,日军在黄泛区以西站稳脚跟,考虑到郑州此时已易攻难守,我守军决定暂时放弃郑州。10月5日夜,开始有计划撤出。


郑州沦陷后,日军曾数次向十八里河、黄岗寺我军防地进攻,均被击退。


10月31日上午8时,日军再次全线进犯,纠集部队万余人,向南曹、十八里河、黄岗寺、须水镇、石佛一线进犯。激战至当晚十点,日军纷纷败退。


这时,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孙桐萱判断,收复郑州的时机已到,于是命令各部队紧咬日军不放,大举反攻,于当夜十二点完全收复郑州。


81师奉命向花园口方向追击。11月1日正午,该师士兵捡到敌机投下的通信筒,内装有给日军鲤登少将的逃跑路线图。遂确认日军指挥官仍在,被我军围困在黄河三角地的大庙之内。


战区司令官卫立煌下令停止炮击,要求追击部队缩小包围圈,活捉鲤登。但日军誓死护卫,黄昏时刻,空投伞兵数名,企图突围后逃窜,被我伏兵阻击,打成重伤。经老黄河逃至新乡后,伤重而亡。


次日打扫战场,发现日军丢下尸体三百多具,其中黄岗寺寨内外两百多具,大庙内外一百多具,日军大佐联队长(相当于我军旅长)小林被击毙。


豫中会战;


1944年,因海上交通被切断,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准备打通大陆交通线。豫中会战是其中的一部分,此时日军战力虽已下降,但因是殊死抗争,攻击甚猛,而国军“等胜利”的心态严重,应战不力,一溃千里,37天失38城。但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其中,也有一些浴血抗战的事迹,比如洛阳保卫战和许昌保卫战。


十、许昌


以身殉国、让日军立碑致敬的师长


4军28日,日军八万余人进攻许昌。而守城的只有新编29师,三个团兵力仅在三千人左右,师长是中将吕公良。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结果一望即知。当时蒋介石下令死守许昌,汤恩伯明知无果,不敢抗命,所以虽手握重兵,但并无增援准备,估计只是想让39师打一仗敷衍下蒋介石而已。


吕公良4月20日给妻子写信,“今天敌人围攻郑州,恐怕打下郑州之后,很快将南下新郑、许昌。我已充分准备,打仗是军人的本分,希望他来一拼。恐怕此信到手时,我已经在和敌人拼命了……当军人不打仗还有何用。”


因日军是自北南犯,吕公良在许昌城北做了严密布防。激战两日,日军没有取得进展,开始向南迂回。30日,日军从东、南、西围攻,许昌城破。


双方在城内厮杀至深夜,29师伤亡大半,吕公良被迫下令弃城突围,带领部下东北方向撕开一个口子。


突围方向是正确的,因为只有北面日军攻击较弱,但没想到刚出去就迎头撞上了此次没有参与攻城、早已埋伏在此的关东军27师团第三联队。


据参战的日军士兵回忆,当时看到三个骑在马上的军官和几个士兵,想必是中国军队的指挥官,他们便拿起捷克机枪向其扫射。因距离很近,这几名官兵几乎全部中枪,三名军官也从马上落下。


这时几名日军士兵拿着步枪冲过去,用中国话高喊着“投降”、“投降”。这时一名中国军官突然从草丛中跃起来,喊一声“不投降”,对着端机枪的鬼子就是两枪,而他自己也被日军子弹击中头部。


你的家乡曾经是战场:河南十地市抗战片段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其他日军士兵上前查看,发现他此前已被机枪打中四枪。他身边还有师长的印章、公文,确认其身份正是29师师长吕公良。

日军第三联队长小野修听闻此事后,甚为震撼,下令在许昌南门小村外安葬吕公良,并让联队联络官题写墓碑,上书“勇将新编二十九师师长吕公良”。

当被俘的中国官兵从碑前路过时,一团长抱着墓碑嚎啕大哭,其他被俘士兵也忍不住落泪,日军令不能止。

但还有一说法是,吕师长伤后未死,还坚持了十多个小时,附近村民曾用草药为其医治,但终因伤重而亡,并将其葬在附近村外。一个将军,两块墓碑,是由此来。

资料来源:《中原抗战》、《国破山河在》(萨苏著)

 

编辑:云济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4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