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安阳人,还记得醉人的八大景吗? | 豫记   

2015-09-18 15:3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安阳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八大景犹如八颗光灿夺目的珍珠。春日里有大生禅寺的余晖,夏日里有漳河晚渡的月色,秋日里有韩陵山上的萧萧红叶,而冬天则有龙山上的皑皑白雪。纵然有一些琐事俗念,那也是人间大好时节,也是一幅真实而浪漫的尘世烟火图啊。

刘娜娜 | 文 戴五爱 | 画


安阳八景一览:


安阳人,还记得醉人的八大景吗?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鹿苑春晖。在《彰德府志》记载的安阳八大景中,鹿苑春晖名列榜首。景点所在地就是安阳现在的二旅社、市蔬菜公司、市实验中学一带。这里曾经建有一座气势恢弘的大生禅寺,俗称大生堂。在明清时期,此寺香火旺盛,禅寺内古柏耸翠,形态各异,文人骚客,游方僧侣都会汇集于此。“茶褐园林新柳色,鹿胎田地落梅香”,说的正是这处美景。


安阳人,还记得醉人的八大景吗?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鲸背观澜。河南省安阳市北5里,元至元二年建,即今安阳桥,站在安阳桥上看东西两边,洹河(安阳)河水泛澜景色十分壮观。


安阳人,还记得醉人的八大景吗?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漫水长虹。水冶镇的东边,在流经这里的安阳河上,一座小桥横跨东西,把水冶镇与东边的曲沟镇固现村连接在了一起。桥的西岸有起伏的丘陵,丘陵上建有一座普善庵,站在普善庵的围墙外向下张望,就会看到“长桥宛如卧虹”。


安阳人,还记得醉人的八大景吗?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柏门珠沼。位于安阳水冶镇西,自宋代开始,珍珠泉这处母亲泉默默流淌着乳汁,养育了一代代子民,也成就了水冶镇这一千年古镇独特的冶金文化,奠定了水冶镇的文化、商业中心地位。


安阳人,还记得醉人的八大景吗?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善应松涛。位于安阳县善应镇。这一带群山环抱,地下水十分丰富,河水清澈见底。近处有一牛头山,小山玲珑,苍松翠柏。在半山腰上,一座红墙绿瓦、金碧辉煌的寺庙掩映在一片片葱翠之间,这便是南海古庙。有风从山中掠过,掀起松涛阵阵,蔚为壮观


安阳人,还记得醉人的八大景吗?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韩陵秋霁。安阳东北的韩陵山,相传是汉代大将军韩信的屯兵处,他将在此处认的义母葬于此地,故称韩陵。每到秋阳高悬的季节,登上小山的最高处极目远眺,但见层林尽染,在秋阳映照之下,密疏有致的林叶忽而呈现出醉人的红,忽而反射着耀眼的黄


安阳人,还记得醉人的八大景吗?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龙山积雪。位于安阳县的九龙山。九龙山上有一朝元洞庙,背阴处沟壑纵横,深浅不一。每当冬雪飘来,长久不化。阳春三月还是白雪皑皑,一片隆冬景象,“青石白雪相辉映,遥指景美在龙山”。也有人认为积雪指的是山上颜色泛白的石头,远远望去就像冬雪一般。


安阳人,还记得醉人的八大景吗?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漳河晚渡。位于安丰乡丰乐镇。丰乐镇在古代是南北御路官道,通往京城的必由之路,是漳河上重要的渡口。傍晚日落西山之时,河面上霞光反射,水气缭绕,几叶小舟暮色晚渡,岸边柳树在风中摇曳,好似一幅天然画卷。


千年一梦:安阳八大景的前世今生


从鹿苑春晖到漳河晚渡,从鲸背观澜到韩陵片石——一路走来,且行且吟,在鼓荡的邺风中,感悟城市变迁的历史;在呼啸的历史中,感受白驹过隙的岁月。


禅偈有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在安阳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春日里有大生禅寺的余晖,夏日里有漳河晚渡的月色,秋日里有韩陵山上的萧萧红叶,而冬天则有龙山上的皑皑白雪。纵然有一些琐事俗念,那也是人间大好时节,也是一幅真实而浪漫的尘世烟火图啊。


八大景,犹如八颗光灿夺目的珍珠。但仔细想来,无非“山水”二字。


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八景中五处都与水相关:鲸背观澜、柏门珠沼、漫水长虹、善应松涛、漳河晚渡。那澜,那沼,那涛,那虹,哪一样没有水,哪一景离得了水?而这水,曰洹水。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主要条件之一。古人择水而居,洹水便成了安阳文化的载体。洹河的姊妹河——漳河,也争先恐后地把晚渡的美景凑成了一趣。


龙山积雪、韩陵片石(或曰韩陵秋霁)两景分别与山相关,九龙山也好,韩陵山也好,总之,水是烟波横,山是眉峰聚。是谁的眉峰凝聚成了山?


八景之首的“鹿苑春晖”不山不水,亦山亦水。说它不山不水,是因为鹿苑所在的大生禅寺既不属山也不属水;说它亦山亦水,是因为它北望洹水不过千米,西眺太行不过百里。


所谓安阳八大景的前世今生,又何尝不是历史的沧海与桑田?


据说,在三角湖公园的壁画长廊和中山街的钟楼上,都曾绘制有安阳的八大景。我从来没有机会欣赏到这两处的画作。想来当初也必是精彩纷呈,美轮美奂;只是年月浸淫,风吹日晒,早已脱落斑驳。在洹水公园宿云阁内,有新绘八景,虽然画工不佳,书法拙陋,但略胜于无,可弥补安阳人心中的欠缺。我常常在宿云阁里凝望,南聆汤河泱泱,铁马秋风,北望朱华灼灼,铜台夜月,多少风流消散,多少青春不再,多少情怀已更改。


看着“鲸背观澜”,我会觉得孔子也曾在这样的河川上感慨“逝者如斯”。所谓河桥化作鲸背搭救朱元璋一说,不过是民间附会,给这座桥添上了神话的色彩而已。记得好像是张晓风说过,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会嫁给神话。八景也不例外:柏门珠沼与韩琦,善应松涛与观音菩萨,龙山积雪与李世民……若干年后,八景的神话还会继续流传,就像千年流淌的洹水。


看着“鹿苑春晖”,我会想自己可能是当年的呦呦鸣鹿,在花红柳绿中迷失或坚守着本真;也或许会是一个与青灯黄卷相伴的僧尼,在晨钟暮鼓中想着纠结的心事,即使乾隆来巡游的时候,也不时让自己的思想开个小差儿。


也许我曾是洹水源头的一尾鱼,从林滤或更远的山西,在洹水的柔波里,逢横而入,逢善而出,我出没在善应镇的波涛里,出没在水冶镇的珠泉里,可能游经固现桥时还曾经巴出头来张望过岸上的普善庵,李秉衡蘸墨的笔轻扫过我的鳞。


也许我曾是洹河两岸的一缕烟,在北关的大生禅寺里飘过,在曲沟镇的普善庵里飘过,在小南海的菩萨庙里飘过,在九龙山的元洞庙里飘过,在韩陵山的定国寺里飘过。


高欢与尔朱兆,韩信与韩琦,朱元璋与李世民,那些叱咤风云的人物和醉人风景一起消散在历史的风烟里……


梦一样的八景啊,迷一样的八景。我曾有幸一一追寻。


“鹿苑春晖”的美景连碎片亦不可寻,连想想这样的名字都觉得是一种幻境。那迷离的春晖,那欢快的花鹿,都缭绕在大生禅寺的烟火里。“大生”可是“众生”之意?没有了禅寺,众生何处去寻解脱?


“鲸背观澜”处,徒有一处商品住宅美其名曰“观澜豪庭”,可是据说那下面曾是宋代官窑遗址;鲸背桥也变成了没有来历的百福桥,真不知道这样的“福”能绵延多久。


“柏门珠沼”是八景中保存最完整的一处,也是目前唯一可见之景。初冬入园,柏树参天,无可累述,只是那绿得发蓝的水,让我想起了曾经去过的九寨沟。人说“九寨归来不看水”,但我看着那一眼一眼的泉,拔剑泉,卧龙泉,马蹄泉,疑是九寨一片一片的海子。


“漫水长虹”居然低调地隐藏在村落里,怪不得多次路过却从来没有看到。在这里总算触摸到了那深深的车辙,那是历史的车轮碾过的痕迹,那碾过安阳人心头的车辙书写了人定胜天的历史,当初的固现桥犹如今日宽阔的中华桥,改写了石桥“恒为水所冲啮”的悲剧。


不知道过去的“善应松涛”处该是怎样的人间美境,但毫不讳言,现在的善应松涛处仍堪称胜地。络丝潭的水还是那么绿,那么柔;南海古庙里的观音还是那么灵验,那么有求必应;香客们还是那么虔诚,还是那么心诚如水。


“龙山积雪”的景致已不可寻。关于李世民,关于尉迟敬德,我并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那个未婚先孕的姑娘怎样流落到了天喜镇并生下九条小蛇的故事。因为这个故事,我觉得这座山是一座让爱情落地的山岳。虽然那些飘渺的爱情可能给了我们很多的痛苦,但痛苦最终会凝结成生命的传说。


有人说,“韩陵片石”算不得八景之一,确切地说应该称“韩陵秋霁”。我觉得此说无关紧要。“片石”也罢,“秋霁”也罢,与我等普通民众无碍。我们只想领略那漫山的红叶,只想饱览温子升藻诗一发云霞崩的雄文。几经辗转,终于找到《韩陵山寺碑》几句残文。温子升描写当时社会动乱状态时,写道:“铜马竞驰,金虎乱噬,九婴暴起,十日并出”;描写战场决斗的场面时,写道:“钟鼓嘈杂,上闻于天;旌旗缤纷,下盘于地。壮士凛以争先,义夫愤而竞起。兵接刃于斯场,车错毂于此地。轰轰隐隐若转石之坠高崖,朗朗磕磕如激水之投深谷。” 虽无全文,但从残文中仍可感受到温子升的文采,词句优美,对仗工整,具有强劲的感染力,难怪乎庾信会折服。


“漳河晚渡”的景致早已与当年的晚霞一直消失,只听到三曹七子和很多诗人在吟唱,刘长卿的声音最彻耳,“君不见邺中万事非昔时,古人不在今人悲。”


那山,那水,那人,杳然远逝;


那山,那水,那人,千年如斯。


历史上,很多文人墨客为八景吟诗作赋。我最喜欢一个叫鄂容安的诗人在大生禅寺所做的绝句:


黄尘滚滚罢早餐,驻马空林惬听欢。

小住更忘身是客,大生应笑我为官。


读之,总让我想起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园序》。相对于八景,相对于历史,相对于生命,乾隆是客,李世民是客,鄂容安是客,你是客,我也是客——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黄尘滚滚罢的岂只是早餐,那是生命的一晌贪欢。大生应笑鄂容安,是的,他是可笑的,身为伊犁驻守,在叛乱中力战不支,最后自杀。而更可笑的是和我一样众多没有留下姓名的过客,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樽且酹洹水……


作者简介:刘娜娜,某地市报文艺小编一枚,喜交友。也曾有鸿鹄之志,历经生活磨练难改初衷。可惜年近不惑,仍大事无成,煮字不疗伤,卖文难糊口。且行且珍惜!


编者注:此文曾于2013年1月10日在《安阳晚报》整版刊发,豫记经作者授权刊发。


编辑:云济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30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