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郑州地铁站名争夺战,谁是胜利者? | 豫记   

2015-10-01 10:0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州地铁站名公示已经结束,丁楼和河南工业大学的站名之争还在继续。昨天,资深文保志愿者彭保红在豫记上刊发文章,再次引发热烈讨论。文末发起的投票,目前已有1500多人参与,其中1100多票支持丁楼。这与其他媒体的投票结果截然相反。此前,丁楼村民和河南工业大学都已向地名办提交了意见,那这场地铁站名之争,谁会是最终的胜利者呢?

展昭 | 文


一、地铁站是怎么命名的


地铁站该取什么名?众说纷纷,民众热情高涨,一位专业人士向豫记道出了其中的过程。


在公众眼中,地铁站命名是轻松有趣的事情,但是,对于主管地铁命名的行政机构——市民政局地名办来说,则是一件非常严肃规范的工作。


对于每一个地铁站,该机构会派员进行沿线勘察,结合当地的命名资源,给每一个站做出一个命名方案。之后,便组织专家进行评审。这个评审会较为重要,市规划局会派员参加,而地铁沿线所有的区政府也会派员出席,共同协商。


郑州地铁站名争夺战,谁是胜利者?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丁楼村民在“神树”下签名许愿


评审会一般会有5到7位专家参加,他们有的来自市地名协会,有的则是历史、文化类的学者,地名办的人员会说明命名方案的依据,针对每一个站名进行讨论,并将意见写进评审表中。


“评审会并不是最终确定名称的环节,但地名办确实比较尊重专家的意见”,这位人士介绍。专家们选定的站名,与最终确定站名基本一致。有时,专家们会给出两个站名供地名办选择。


该人士介绍,地铁站的命名遵循三个原则,首先是指位功能,其次是稳定性,第三是历史文化保护功能。指位功能自然侧重于名称的服务性,稳定性,顾名思义就是名称的稳定性,“所以地铁站一般不以地面建筑和单位来命名,因为站名要考虑到持久性,都要上百年,地面建筑一般适合于公交车站牌。”


历史文化保护功能,除了专家重视外,更是政府决策的一个方向。在今年6月举行的全国地名文化建设研讨会上,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提出“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要求,要求进一步做好“乡愁”这篇地名文化建设文章,提升新生地名的文化含量和文化品位。


除了政府和专家,公众的参与也是命名活动的重要环节。


2013年10月颁发的《河南省地名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重要地名的命名、更名应当征求社会公众和有关部门的意见,必要时可以举行听证会”,这就明确了社会公众参与地名命名、更名的法律地位。


也就是说,这不是政府给你的一个机会,而是政府的义务,你的法定权利!


还有,你可能会问,地铁站名,究竟算不算“地名”?这一点是明确的,算!该办法第三条第七款规定,本法说称的地名包括:“台、站、港……等专业设施名称”。


二、人人都有参与权


尽管普通市民基本没有地铁站选址与建设的话语权,但地铁站名是市民日常生活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常常成为市民的热议话题,而这些议论甚至在特定情况下影响了地铁站的命名与更名。昨日豫记刊发丁楼和河南工业大学命名之争的文章引起广泛的热议,就是明证。


网友“乌鸦相处流传”评论道:“突然想起梁鸿的《中国在梁庄》那本书,正如梁鸿所言,村庄的溃散使乡村人成为没有故乡的人,没有根,没有回忆,没有精神的指引和归宿。它意味着,孩童失去了最初的文化启蒙,失去了被言传身教的机会和体会温暖健康人生的机会;它也意味着,那些已经成为民族性格的独特品质正在消失,因为它们失去了最基本的存在地。”


郑州地铁站名争夺战,谁是胜利者?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河南工业大学学生拉横幅,“坐地铁,我想去工大,不想去丁楼”


网友“Thomas”则针锋相对:“河南像丁楼这样的普通村有上万个,河南有像河南工业大学的高校有几个?河南不缺村,村最终都会被城市化!河南最缺的是教育!河南当年为什么不让中国科技大学,中国矿业大学落户河南!就是因为那些小农思想,怕大学师生争口粮!醒醒吧,丁楼村的村民!不要让你们再次成为影响河南教育事业发展的历史罪人!”


网友“白马啸东风”附和说:“一个城市的地铁站命名,用高校名字本在情理之中,用村庄命名才显得太较真了。试问丁楼是多少人的记忆?对于多少人有实际的价值?如果历史的都代表珍藏,那么中国回到原始社会不更好?”


一位专业人士则发表了独到的见解:“在地名规范中,地铁站命名以百年为单位,用地标建筑或单位命名需非常慎重,建国以来,工大三易其名,三迁其址,不符合稳定性原则,还是做公交站名更合适。许多人对丁楼历史的茫然和对有关文化记忆的无感,恰恰说明我们多么需要用一定的方式保存它,别让郑州变成一个没有过去的城市。同感者请转发”


观丁楼村与河南工业大学之争,与广州地铁站的一次更名之争颇为相似:


建于华南农业大学正门口的地铁站最初命名为“华农站”,后改为“五山站”,这引起华南农业大学全校师生反对。当初建设地铁时,华南农业大学大门被毁,地铁建设过程给其师生带来诸多不便,但是学校品牌这一象征性资本不能得以宣传则是此事件更大的导火索。最终此事以“五山站”的挂牌告终。


城市内部存在着形形色色的利益群体或兴趣群体,他们基于各自身份认同,可能对地方命名实践持截然相反的态度。


在开放的广州,民众参与地铁站命名与更名的热度确实高涨。


广州地铁的北亭站、南亭站分别曾准备更名为大学城北站和大学城南站,途经南沙区的黄阁北站更名为广州丰田汽车城站”,两个以企业命名的站名引发市民广泛争议。若“长隆”取代“汉溪”,将抹掉历史悠久的汉溪村的村落记忆,并且可能由于企业兴衰导致地铁站名不稳定。


广泛的争议给地铁公司和地名办施加了无形压力,最终改名为“汉溪长隆站”。而4 号线“黄阁北站”更名为“广州丰田汽车城”,媒体和网友的话语给广州地铁公司、广州地名办等机构施加压力,最终该站三易其名为“黄阁汽车城站”,充分体现了市民对地铁站名商业化现象的剧烈抗争以及命名权力机构的妥协。


郑州地铁站名争夺战,谁是胜利者?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大洋网报道“地铁站改名,应遵从怎样的‘民意’?”反思地名究竟应该为文化还是为经济服务概言之,这一过程既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优先发展实践与现代化压倒一切思潮的缩影,又体现了市民对经济发展思路的忧虑。但无论如何,民众的参与起到了决定性的力量。


其实,广州的地铁站名,有相当多的妥协的结果,比如“嘉禾望岗站”、“京溪南方医院站”,事实上,前者是由地铁站东西两侧的嘉禾街和望岗村组合而成的,并不存在“嘉禾望岗”这个地方。后者的命名是站外的“南方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和“京溪村”的组合,南方医院是南方医院,京溪村是京溪村,二者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还有个地铁站名,叫三溪站。其实,站外并没有地名叫“三溪”,有的只有莲溪村、石溪村与宦溪村三个带“溪”字的村落。由于都这三条村离地铁站都比较近,建成之际三个村对地铁站命名问题互不相让。羊角为了少麻烦,干脆合成三“溪”站。


这何尝不是解决丁楼与河工大之争的一个方向?


三、地铁站名面面观


1863年,英国伦敦建成了世界第一条地铁,2012年,伦敦举办世界奥运会,伦敦361个地铁站名全都换成了著名运动员的姓名。其中,中国各项目优秀运动员邓亚萍、刘翔17人等人均榜上有名。这次更名,显示了伦敦人开放包容的心态。地铁站名,关系着公众意志,展示着城市形象,确实非同小可。


一位多次去过巴黎的朋友告诉我,巴黎的地铁站名,全部大量名人的名字,包括艺术家、将军、政治家,还有用历史事件命名的。没有一个建筑或者机构的名字。“全部是文化,全部!”这位朋友感慨道!


法国人以文化自豪,地铁站名自然展示了他们的特点。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法国的文化部长、著名作家马尔罗曾经下令:所有的具有历史价值的巴黎建筑都一律不许拆除和改建,需要翻新时也只能翻新内部,而不能改变建筑物的外貌。


巴黎的做法,正处在城镇化进程中一日千里的中国是很难借鉴的。如果按照巴黎的做法,郑州的地铁站将出现这样的名字:伏羲站、杜甫站、吉鸿昌站、常香玉站、杨靖宇站……这当然不太现实,上述专家谈到的地铁站名的指位功能将荡然无存,有点文化的人还好,有些没上过几年学的老百姓自然就是睁眼瞎了!


美国的城市地铁,有些归私营公司经营,所以地铁站的起名权当然就归公司,想起什么名就起什么名,但是如果引发大量民众反感,引发社会广泛舆论,公共权力机构就会宣布该名称无效。这是一个群己权界划分的典型例证。


在纽约市,政府也曾拍卖过公共地铁线路的地铁站冠名权。前不久,武汉曾效仿此法,将地铁站冠名权拍卖给某企业,不料引发公众的轩然大波。


郑州地铁站名争夺战,谁是胜利者?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地铁站名不仅是地理标记,更是根植于日常生活、为群体共享的文化实践,具有“世俗的”、“日常的”力量,在城市生活的细微之处激发群体的地方文化认同。正值社会转型期的中国,社会空间组织的广度和深度都在激烈变革,不同社会群体逐渐以多种形式广泛参与到各类社会空间的建构中。


地铁站命名与更名是拥有命名权的一方选择性记忆的过程。谁拥有命名与更名的权力与政治有关,亦与商业或文化资本密切相关。保留谁的记忆,抹掉谁的记忆,这既与地方过去的记忆及其衍生的象征性资本有关,也与群体对地方未来的想象有关。


拥有命名权或更名权的一方赋予地名以合法性,地名亦借助这一合法性进入地方群体的日常生活实践,但这并不意味着命名与更名本身会受到认同,网络等媒体的引导和市民的争论都可能挑战地名的民间合法性,甚至将其推翻重来。


地方命名与更名应允许多类行动者参与讨论,尊重普通百姓的合理意见,才能促进城市保持其独特的地方感并一定程度上增强群体的地方认同。


所以,地铁站名,到底应该是一个村庄,还是一个大学?在我看来,谁是胜利者已经无关紧要。你的参与就是法定命名参与权的实现!对于一个城市来说,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讨论,普通百姓的合理意见,将会越来越得到尊重。在这一点上,你是胜利者。


注:本文参考文献为《批判视角下广州地铁站命名与更名研究》,作者刘博、朱竑


编辑:云济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537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