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没事时,为啥人们喜欢到乡村诊所来聊天?|豫记   

2016-11-11 10:3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事时,为啥人们喜欢到乡村诊所来聊天?|豫记 - 豫记 - 豫记

在老家,村子的“诊所”就是中心,一旦感觉身体头疼发烧,人们总是首先来到这。都是邻里关系的熟人,闲下来的人们也会到来,参与到这里的聊天中。对于老家,这是一个重要的聚会点和窗口;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它又是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失的部分。老家村里的诊所,你还记得些什么?在这里,你都观察过什么样的人?

宇萍 | 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沈海亮是乡村诊所的主人,村子里的人喊他“先生”,当是尊称,年长一点的老人,会直接喊他的名字“海亮”。四邻里,谁家有个头痛发热,都会说去海亮家看看,一时间,“海亮家”成了诊所的代名词。

沈先生的医术实在令人敬佩,他懂药又懂医,八一年的时候,从外面习得医术回来,开办了这间诊所。沈先生家的助手并不穿白大褂,混在病人之间,难以辨认。农民的衣服几乎都差不多,不鲜艳喜庆,一律泥土或树皮一样灰蒙蒙的颜色,很长一段时间,青青靠辨认医士和病人等待奶奶。

没事时,为啥人们喜欢到乡村诊所来聊天?|豫记 - 豫记 - 豫记

几日之后,青青能从人群里一眼认出医士来,她在回家的路上,得意地跟奶奶说,那些医士的衣服比生病人的衣服整齐干净。奶奶却说,诊所里就五个医士,一天是能厮混熟的,不用辨得。

青青记事起,每次生病,都会被带到这里来,她是极不情愿的,和别的小孩一样,极力反抗,大哭大闹,然而,挨过痛针、吃过苦药之后,病便好了。

小孩子并不记仇,病好之后,也常伙同小伙伴猫在诊所外面,偷看不愿扎针哭闹的小朋友,捂着嘴乐,眼睛笑眯成一条线,互相逞强说,“我打针才不哭哩。”、“我吃药才不怕苦哩。”然后又相互揭短,说“我都看到你哭的比他还凶。”“那你喝完药不也吃糖块了吗?”。

没事时,为啥人们喜欢到乡村诊所来聊天?|豫记 - 豫记 - 豫记

各自被说中短处,开始不讲情面地争斗起来,吵累了,互不理睬,远远地相跟着各自回家。在乡间,小孩子们不论如何争吵,如何大声对话,都是平常。他们过着乡下孩子简朴的生活,吃饭时手里端个碗跑小半个村子。

陈老先生的“风花雪月”

有一天,奶奶看诊输液,青青坐在门边的凳子上,观察各样患病的人。在问诊室里、内间的病房里、院子的树下坐着一堆一堆乱糟糟的人。

次日,青青在人群中发现了北村的陈老生,他每年秋天都会到村子里炸爆米花,站在村口吆喝“爆米花喽”,声音洪亮,能穿过整个村庄。

听到动静,大人们都知道是陈老生来了,青青也因此记住了他的名字。他挤坐在人堆里,是病人里衣服穿的最为破旧的一个,深土色的褂子,抹布一样緾在腰腹处,裤子也从裤角卷皱到腿弯,露出土地一般色彩的腿。

生病中的人,一般不惹人注目,除了肤色的深浅和眉眼间依稀可辨的表情之外,很难分辨谁是吃公粮的公职人员,谁是耕种土地的劳作者。病人有许多相似的特征,眼神空泛、表情痛苦、脸色异常、动作缓慢,一副苦难的模样。

没事时,为啥人们喜欢到乡村诊所来聊天?|豫记 - 豫记 - 豫记

男人多数在抽烟,闷闷吸上一口,很久才吐出烟雾,以此来掩饰难以言表的苦衷。这间诊所把许多未曾离开过穷乡僻壤的人召唤了出来,聚在一起,陈老生是其中之一,流露着无奈的神情,双眼像落满枯叶的湖水一般全无生气。

他总像是喝醉了酒的猫,东移几步西走几步,晕头转向的,不知所措。青青很难想像出那个熟练地坐在机器前面,拉着风箱,镇定地转着装有玉米的容器的汉子,和眼前的他是同一个人。

他迟钝的模样和天真的表情奇特地组合在一起,成为了众人的笑料。

听到有趣的事,或某人大声说话,陈老生会马上被吸引过去,并咧开嘴,嘿嘿笑着,露出真诚的笑脸。他也会漫无边际的插上几句话,并不期望得到别人的回答,好像能说上话,他就心满意足了,脸上出现更加热烈的笑容,久久不会散去。

总有小孩对着他的笑脸,天真地叫“傻子傻子”,他听到后,笑容僵在脸上,很是悲楚,青青见到他那样的笑,心生怜悯,不忍再看。

陈老生是老单身,老生是乡亲们送于他的名字,奶奶说他的名字应该是叫陈大山,然而,这样好的名字,只留在表示他身份的证件上,旁人再未“大山”这样的称呼过他。

他家境悲苦超过常人,住所异常简陋,又有着农人安于本分的秉性,不求上进。久而久之生出了孤独的相貌特征,孤独的人能忍得住寂寞,却最怕孤单,所以他喜欢往热闹的地方凑,听到别人说话,也觉得自己是人群中的一个。

没事时,为啥人们喜欢到乡村诊所来聊天?|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有时也常讲起年轻时去外省见过的世面,北大荒能干又和他相好女人的故事,他一遍一遍啰啰嗦嗦重复,那个叫罗素英女人,和小伙子时期的他有着相同的志趣,共同经历了北大荒的风花雪月,每次情节虽略有变化,最后却都回到他光荣的爱恋上。

然而,他只活在“年轻时候”的美好里,现世他并没有更多可以讲与人听的事,他愿意将他从前的美好分享出去,人们却并不爱听,对他的故事将信将疑,说他是“祥林嫂”,常调侃他说“去北大荒把罗素英接过来吧。”

他嘿嘿笑着,走向一边。另一边也有人打趣“你看,那不是罗素英来了吗?”打趣的人,手指和视线都投到公路的方向,他以为真有此事,转过身,望了许久,终于还是失望的回过脸,对说话的人说“你骗人”。

许多人哈哈大笑,这算是诊所最不像诊所的时候了,更像是戏园子。

桂花的男人和他的哑巴老婆

青青在躺着的病人里观察到一个中年汉子。病人们来来去去,只有这个被称作桂花男人的汉子,每天都在,他天黑时过来,二个小时后离开。

他躺在蓝布面的病床上做针炙,患有严重的腰疼病,黯淡的日光灯下,银针泛着冷光,青青看着沈先生在汉子的腰周布满密密的针,感觉到难过,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过一会,桂花男人已完成了针炙,正托着弯曲的腰椎,艰难地从青青眼前走过,又从墙角边缓慢消失。

次日,病房里来了一个威严的老人,满头白发,闭目枯坐着,输液瓶里气泡缓慢地跳动,医士说他输液过敏,各种液体都要放的慢一些。内间的病房里出现了难得的安静,人们不愿与这样不苟言谈的人作伴,桂花男人迈着沉重的步伐来的时候,老人的液体刚输下去一半。

没事时,为啥人们喜欢到乡村诊所来聊天?|豫记 - 豫记 - 豫记

桂花男人在旁边的病床上躺下,木板床发出咯咯吱吱响动,他睁开眼,狠狠地望过去,但他的眼神是无力的。

病已经磨去他与生活周旋的锐气,他走遍了大江南北,去过许多赫赫有名的医院,花了成千上万的钱,荡尽厚实家财也未见疗效,他回到家里,认命了。桂花男人并不理会他的态度,针炙到痛处,仍旧唉哟唉哟地呻吟着村庄的方言。

针炙数日,桂花男人的腰痛并不见好,常直不起腰走路。他和爸爸相仿的年岁,却遭受着这样的痛疼,青青问奶奶:“他的病是累的吗?”奶奶说:“喝酒总归对病情没有好处。”

疾病虽未将他拖垮,却给他的生活带了巨大的障碍,家事、农活、孩子的前途都需要他挺直腰杆去操持,然而,他又贪杯,见酒便不能快行一步。先生也曾嘱咐不能喝酒,否则疗效全无,他竟不听,常喝到大醉。

他把能喝酒当成莫大的荣幸,尤其是在场面上拼杀,他又是不服输的性子。他的媳妇是个哑女人,叫桂花,来接他的时候,尽力气搀扶,青青看到他的一半体重倚在她身上,使得她的步子格外沉重,他却并不知女人的难处,吵吵着要走的快一些。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简介

宇萍,80后,出版有散文集《我们说好的》,现从事金融行业。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

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2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