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带着悲伤 | 豫记   

2016-11-28 11:43:30|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带着悲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有无数次远行,去过很多国家。每一次,总能为之写点文字。但有一次远行,时隔多年,我从未写过只言片语,那怕和最要好的朋友也只字未提。那是多年前一个寒冷的深秋,深爱着我的外公突然离世,我怀揣23块钱走过三个城市寻找在外打工的父亲,让他回家奔丧。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远行,却浸透着悲伤,以至于它成了我永久的痛。

 

董柏麟 | 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1


那年,我在农村老家读初二。

 

学校距离我家大概1.5公里左右,早自习放学,我骑着父亲的二八自行车蹬的飞快。回到我家院里,像往常一样冲着厨房喊:“妈,我回来了”,厨房里没人应允,伯母从里面走了出来招呼我吃饭。

 

我追问伯母:“大娘(伯母),我妈呢?”伯母看着我说:“你妈去你姥姥(外婆)家了,好像听你妈说你姥爷(外公)不行了”。听伯母说完,我一句话都没讲,调转自行车头冲了出去。

 

风吹在脸上,比刚才放学的时候更疼。眼泪模糊了视线,我一遍一遍的说着“不可能,不可能,这么健康这么好的人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


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带着悲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外公是他那个年代的天之骄子,毕业于“国立河南大学”,在国民政府从过政,解放后干过“大队会计”,后来推过架子车“摇不郎鼓”走街串巷的卖点小玩意儿。

 

外公写一手好毛笔字,算盘打的也好。他闲赋在家的时候赶上农忙,他总能走几公里土路到我家帮忙。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忙累了,坐在地头笑眯眯的看着我给他唱歌。

 

他说我就是他眼里庄稼地里的青苗。

 

到了外婆家,家里已经乱作一团。此时的外公已经入殓,我冲着摆放在院子里的棺木深深的跪了下去,伏在地上任由眼泪肆淌,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外公已走。


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带着悲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把我从地上拎了起来,眼睛红肿的母亲站在我的面前,她用手抹去我脸上的泪水对我说:“你去周口找你大(父亲)回来吧”,说完她把我五舅的大衣给我披上又塞给我一把零钱(后来我数了数23块)。

 

我至今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县城都没正儿八经去过的我开始了艰难的寻父之路。


2


从我老家到县城15公里,从县城到周口市大概80多公里,那个年代于我而言是很遥远的。

 

记不清怎样坐车到周口的,一路上浑浑噩噩。下了汽车,我就一路打听一路走,硬是靠步行找到母亲告诉我父亲打工的地方。

 

在一栋刚盖起的大楼旁,一个正在收拾建筑垃圾的工人告诉我从我之前来的工人半个月前就去了项城。


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带着悲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瘫坐在地上,失望在完全陌生的周口,又来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项城。

 

我当时不知道周口距离项城有多远,看着已经西斜的太阳,这个寒冷的深秋里我走的满头大汗。

 

为了节省时间,我伸手拦停一位蹬三轮车的老人,那时候周口蹬的三轮是车厢在前蹬车人在后。之所以找个蹬三轮的老人,我当时想的是一来老人不会骗人,二来我另有打算。


“大爷,我要去项城,带我去汽车站。”

 

跳上车,没有问老人价格,我装着像原住民一样的把另外一条腿蹬在他的车厢上抖索着。

 

大约十几分钟,在看到迎面开过来一辆用红牌标注“项城”的汽车,我便站在三轮车厢上朝汽车挥手,汽车在和我乘坐的三轮车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来,待汽车车门打开,我一个箭步直接从三轮车厢里跳到汽车的上客门里,在跳起的瞬间,我把一路都攥在右手的一块钱硬币扔到三轮车厢里。


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带着悲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大爷,对不起了!我身上快没钱了,请您原谅”。

 

我对着蹬三轮的大爷说完这话,就催促着司机快走。我跑到汽车后视窗前,看到那位骑行的老者冲远去的汽车不停挥手。

 

后来,再想起周口的那位蹬三轮的大爷,我一直有深深的愧疚感。原谅我那时候还小,原谅我这个没有出过门的农村穷孩子不懂事儿。如果,您还健在,如果恰好看到这篇稿子,请接受我深深的歉意。


3


周口市距离项城市(周口下辖县市)大概40公里左右,那个年代的客车为了路上多拉人,一般都是走走停停的,到达项城的时候夕阳几乎落到了地平线。

 

残阳把小桥一端的麦杆垛照射成血黄色,小河的流水因深秋的寒冷慢悠悠的流淌,我裹了裹宽出我身体一倍以上的大衣哆嗦着奔向血黄的麦杆垛,它像极了儿时我在老家和伙伴常捉迷藏时的杆跺。

 

如果天黑以前我仍未找到父亲,我就睡在麦杆垛里,边想我边伸手在麦杆垛旁边刨了一个“小窝”。


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带着悲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小桥旁边就是城市,我一边走一边把“小窝”的方向用手里的麦秸秆丢在路上做记号。在肚子咕咕的叫声中,我告诫自己:要找到父亲,要和父亲一起回老家给外公奔丧。

 

太阳收尽最后一丝余晖,路开始变得模糊,一个建筑工地我都没找到。筋疲力尽,就在我准备折返的时候,在一个胡同口我似乎听到熟悉的乡音。沿胡同走了进去,一个中年男人拖着打成捆的纸箱和一把钢筋头在和骑三轮收废品的讨价还价。

 

我像遇到了救星,奔上去冲卖废品的男人。

 

“大叔,您知道我大在哪里吗?”

“你大?你大是谁?”


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带着悲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我要告诉他我父亲叫什么名字,我来自那里。冥冥中,也许是在天堂的外公帮了我,那个男人竟然认识我父亲,他们好像前几天还在一个工地上干过活。

 

城市的路灯灯杆好高,城市的夜愈发寒冷。路灯下,我坐在自行车后排的身影慢慢扭曲起来,想到马上就能见到的父亲,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我幻想着,见到父亲扑到他怀里:“大,我好冷好饿!”

 

我坐在连面目都没看清的男人自行车上,跨越半个项城来到一处工地旁。我和中年男人并排走了进去。


4


黑夜里,一个明亮的灯泡挂在一根半截木桩上,一堆人蹲在凸起的土堆上端着碗吃饭,我一眼就看到蹲在角落吃饭的父亲。

 

跑过去喊了声“大”后,我就怔怔的站在那里。

 

父亲端着的碗瞬间掉在泥土里。

 

那一刻,我没有流泪,把来时幻想和父亲见面的场景忘得干干净净,心里却暗暗的恨起了父亲。为什么外公去世您不在家?为什么您又来到这里?为什么让我找的这么艰难?

 

我执拗的要求父亲带我连夜赶回老家,执拗的推开父亲递过来的烧饼,甚至执拗的拒绝回答父亲问我怎么找过来的话题。


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带着悲伤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至今也不知道,不识字,不善言语的父亲说了多少好听话,花了他多少天的血汗钱找到本已经歇班的客车愿意载我们到我老家县城,只知道,我和父亲在只有两个人的客车里坐的很远,很远。

 

下了客车,步行到外婆家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

 

母亲一身白服,沙哑嗓子问我饿不饿?我摇了摇头,跪倒双膝,把外公离世之殇,找寻父亲一路的艰难冷饿化作哭不出声的抽泣。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董柏麟,十余年媒体从业经历,深度旅行爱好者。这些年去了很多地方,经历了很多事儿和遇到很多的人,其中不乏有故事有意思的河南人,我决定记录下自己的旅行体验和路途见闻,每个周五,请在豫记等我。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37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