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泥屐和雨淋子,过去乡下人过雨天的利器 | 豫记   

2016-12-13 11:02:12|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泥屐和雨淋子,过去乡下人过雨天的利器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儿时村里老人在下雨天多是这两样装备:穿泥屐戴雨淋子。乡亲们最怕下雨天,一双布鞋湿了水基本上就报废了,年轻人赶时髦穿一穿胶鞋,而老一辈人则执着地穿着这种泥屐。雨淋子戴在头上,省却了打伞的不便,刚好可以腾出双手来肩挑手提两不误;至于说泥屐子,绝对是挑战泥巴滩的利器,能在烂泥滩里健步如飞,让我们颇感神奇。

 

曹延召 | 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印象中的太爷爷,下雨天从不打伞,每逢大雨,他就摘下挂在门后的一顶大帽子戴上,脚上也从不穿胶鞋,而是摘下墙上的两只小板凳拴在脚上。

 

后来我才知道,大帽子叫雨淋子,小板凳叫泥屐子。

 

太爷爷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老人,儿时的我们总缠着他讲故事,从他口中讲述的种种奇闻异事都给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后来,我才知晓他讲的很多故事都是他亲身经历的,土匪的、打仗的,包括他很多奇特的生活习惯,很多至今还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泥屐和雨淋子,过去乡下人过雨天的利器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泥屐不仅外形丑陋,而且走起路还还极为不便,稍不留神就会一个狗啃屎摔趴在泥巴窝里。儿时的我曾对太爷爷脚上的那双小板凳充满了好奇,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摘下来,绑在自己的脚上学着他那样走路,结果刚刚抬起脚,一个趔趄就栽倒在地上,脚脖子瞬间就肿起了一个大包。

 

然后的然后就是我一个星期都没上学,每天都是看着太爷爷从他那个酒坛子倒出半碗酒来,用火点燃,然后用手指头飞快地蘸着还在燃烧的酒焰涂抹在我受伤的地方,接着就是在我撕心裂肺般的嚎啕声中他固执的一番揉捏,那刻骨铭心的感受让我时至今日还是记忆犹新。


泥屐和雨淋子,过去乡下人过雨天的利器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那双泥屐,那个花白胡子的老人,还有他那坛包治百病的老酒——身上被蚊虫叮咬了涂抹一点酒,跌打扭伤了用烧半碗酒来按摩,肚子疼了喝一口泡了金桔的药酒……

 

那时候,老人们大多都穿泥屐,唯独太爷爷的泥屐最为精细。这归功于我家传统的木匠世家之外,还有太爷爷精湛的编织手艺。别人的泥屐只有一个板凳样的屐底,穿时需套上自己的鞋子,而太爷爷做的泥屐不仅有木质屐底,上面还有一双麦秸编的草鞋,草鞋柔软舒适,大冬天的踩上去也是暖洋洋的。

 

屐底是爷爷给打制的,绝对的量身定做,微黄的榆木材质扎扎实实,榆木疙瘩绝不像其他的树种一样有条纹机理,水浸几次就会开裂;精细的做工全部都是用斧凿打眼、榫卯连接、皮胶加固、桐油防朽的,全然不像别人做的简易泥屐,三块板子拼成一个π字形,钉子一钉就完事了。


泥屐和雨淋子,过去乡下人过雨天的利器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太爷爷年纪大了,家人唯恐他穿泥屐会出事,百般劝阻无果,只能对他的泥屐进行超强加固了。迷你版的小板凳不长不短刚刚合脚,四条的屐腿微微向外张开,几根撑子横竖相抵,踩上去平平稳稳扎扎实实。

 

一双泥屐做到这个程度已经算是非常精细了,但太爷爷还不满足,他舍不得脚上的鞋子直接绑在泥屐上,因为雨雪天无论如何爱惜,脚上的鞋子总还是有污水泥巴沾上去,但他有自己解决问题的绝技——泥屐之上穿草鞋。


泥屐和雨淋子,过去乡下人过雨天的利器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每逢麦收时节,耄耋之年的太爷爷也绝不闲着,他习惯了那片土地、习惯了那个忙碌的季节,即便是实现了机械化收割,他还是习惯性地抢在机收前,先割一捆完整的麦秆回来。因为,机收过后,满地的碎麦秸除了做肥料,就再无他用。收回家的麦秆晒干打捆,挂在太爷爷房间的墙上,一到金风吹起,太爷爷就开始张罗着打草鞋了。

 

几捆麦秆,两盘麻绳,再加一把锥子,金黄的麦秆就在太爷爷的盘捏揉握之下变成了一双双草鞋,草鞋虎头虎脑颇像戏台上武将出场时的战靴,很是霸气。草鞋之内铺垫着一层芦苇茸毛,柔柔软软的,脚踩在里面就像包裹在一团棉花里,很是舒服。


泥屐和雨淋子,过去乡下人过雨天的利器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草鞋编的多,但只有太爷爷才穿,那虎头虎脑的样子让我们都没有穿出去的勇气。雨雪飘起时候,太爷爷就把草鞋的木底和泥屐的面牢牢固定在一起,蹬着这双威风凛凛的“战靴”就出门了,当然,还不忘摘下墙上那顶巨大的帽子——雨淋子。

 

雨淋子和泥屐是绝配,那也是太爷爷一手打制出来的。雨淋子是用竹篾编出来的大帽子,有上中下三层,最里层是几根发散状的骨架,骨架间用竹篾相连;中间一层塞满硕大的桐树叶子,桐叶之铺一张油纸;油纸之上的最外层绷着细密的一层竹篾圈。


泥屐和雨淋子,过去乡下人过雨天的利器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雨淋子面积大重量轻,顶在头上又可以腾出双手来做些其他的事情,于是在我的记忆中时常浮现出这样一个身影:头顶硕大的雨淋子,脚踏一双战靴般的泥屐子,左手提着一根拐杖,右手里红铜玉嘴的烟袋锅子还在冒着青烟……

 

后来,家里的老屋几次翻修,但太爷爷的泥屐子和雨淋子始终都舍不得丢弃,九十岁高龄的太爷爷也成为村子里最后一个穿泥屐戴雨淋子的老人。如今,老屋不在,太爷爷西去,若不是孩子的一个疑问,或许泥屐子和雨淋子也只能尘封在记忆深处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曹延召,1985年生,河南舞钢人,总装备部某基地党委干事,享誉江城武汉的“较真哥”。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2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