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老家闹鬼的那些事儿 | 豫记   

2016-12-16 10:27:44|  分类: 乡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闹鬼的那些事儿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北地,在我老家西四楼村,那儿“紧”,大人孩子都知道。紧,就是说那儿经常闹鬼。我小时候,亲身经历过一些与闹鬼有关的事情。这些年,我一直在外边漂泊,偶尔回去也不再听谁说北地有多紧了。就像儿时对这些现象有着不解一样,我今天还是不能完全理解为啥那时会发生这样的事儿。

 

吴振海 | 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恶鬼捂人:要用鞋子往屁股上狠抽


东头王三家的二娃子在城里读中学。

 

那个时候,全村读书的孩子本来就不多,能读到中学并且还是在城里读,可见王三家的这个二娃子着实也不一般。

 

二娃子每两个星期回家一趟,城里学校离俺村十五里路,冬天,下午放学后步行走到家,天也就黑透了。知道北地紧,每当二娃子放学回家,王三就踏过北地,跑到北地北边的小王庄去接他。


老家闹鬼的那些事儿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有一次,学校里调整作息时间,二娃子第一个星期就回家来了。

 

冬天乡村的夜,来得特别的早。刚刚吃罢剩馍,王三冥冥之中总觉得有点什么,他不由自主的起身向北地走去。

 

那是一个不见一点星月的夜晚。乡村偌大的田野,像是被一大块黑幕罩住了一样,四面密密实实,甚是恐怖。特别是一阵子北风吹来,将那块黑幕抖起又放下,把王三的头发梢子整个的都带了起来。王三只觉得脊梁骨一紧,他的步子迈得更大更快了。

 

北地的正腹部,离小土路有二十几步的距离,才刚刚埋了一个死鬼,她是去娘家走亲戚过惠济河时溺水死的,死时才刚满三十岁。

 

离新坟的位置越来越近,王三分明听到有呜拉呜拉的声音,那声音越发的清晰,越发的熟悉。是二娃子!他在干什么?王三跑到了新坟的南面,眼前的一切把他惊呆了:只见二娃子蹲在新坟的跟前,两只手抓着黄土,正一把一把的往嘴里捂。一遍捂着,一边嘴里还呜拉呜拉的嚎着什么。


老家闹鬼的那些事儿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是恶鬼捂人!王三听说过这样的事。多年以前,孙庄的孙小五就是让恶鬼给捂死的。他马上脱下一只鞋子,把二娃子按倒在地上,一口气在二娃子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有百十下子。

 

一边抽着,一边喊着死鬼的名字大声的骂着。直到二娃子慢慢地清醒了过来,直到村子里的人都跑了过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那时我还小,当时没敢去看,并且把头蒙在被窝里,吓得一夜都没有入睡。


被挪动的柳幡吓坏的壮汉


俺庄的杨子明,半夜里一个人都敢下北地,外号杨憨子。但有一次他也吓破了胆。

 

夏天的打麦场,凉风习习。许多老男人和小男孩,在家里受不了蚊子的叮咬,就都跑到了打麦场上睡。天上,星星点点,丝露微凉。一帮人躺在麦秸上,嗅着新麦诱人的气息,扯着东唠着西,渐渐入眠。

 

杨憨子是个宰猪匠,那时他四十多岁,因为相貌丑陋,一直都没有娶上女人。但杨憨子胆大,在俺庄是出了名的。


老家闹鬼的那些事儿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庄子北头杜家的儿子杜国,出去挖煤摔死在了济源。一辆破卡车跑几百里地才把他的尸体给送了回来。送回来没停住,就埋在了北地河沿下。

 

夜深,大家睡意皆无。打麦场上,几个男人和杨憨子打赌:你敢去北地把杜国坟前的柳幡子挪到张寡妇的坟前,回来给你买一合陇海烟。

 

杨憨子一个人真的去了。也许他是为了一合陇海烟,也许是想让大家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胆。他踩过一条小土路,又钻过一片秫秫棵,还绕过几个大坟场,反正他最后切切实实是把那个柳幡子插到了张寡妇的坟前。


老家闹鬼的那些事儿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是夜, 当好几个大男人打着手电筒,和他一起去验证这件事情时,一帮家伙傻住了:没有动,杜国坟前的柳幡子还稳稳的插在他自己的坟头前,一动也没有动!

 

自那以后,夜里,杨憨子一个人再也没有从北地走过。

 

这件事情我们西四楼村五十岁以上的人都知道。一直到今天,还传得绘声绘色的。有的说杨憨子走了以后,是杜国自己又把幡子拿了过来;有的说是老相爷跟在杨憨子的脚后头,随机就把幡子又挪了过去。


北地为什么恁紧?


那些年,我们西四楼村的年轻妇女,经常是有人得祟惑的。特别是正晌午头一个人从北地路过后,还没有走进家门,就蹲在某一个角落里大哭大数:

 

我的娘呀,谁叫我走恁早嘞!我走了俺的小四孩该咋办嘞,昨天我看见他奶奶又打他了。还有小五,您爷咋把你的耳朵给拧烂了!没娘的孩子谁还疼啊!孩她爹,我走了一班子孩子你咋操嘞,孩子多再找你也不好找啊。

 

赶紧把这个新鬼的家人喊过来,一问,小五的耳朵还真的让他爷给弄破皮流血了!说得准确的很。于是,她家人这样子劝那样子哄,说你放心吧,家里的事你别操心了。缺钱花了是不是?明天就给你烧纸送钱去。


老家闹鬼的那些事儿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一会儿,这个年轻的妇女也就静下来不再哭数了。若还是止不住的话,就拿一把柳树条子,在她的身上或是身边胡乱地摔摔打打,也是能够止住的。

 

老家人管这种现象叫得祟惑。小时候俺庄谁一得祟惑我都跑着跟大人一块去看,虽说她数落得挺吓人的,但热闹的很呢。

 

北地,南起西四楼俺庄,北至小王庄,东依大李楼,西连挡马河。南北四里半,东西三里,中间再没有一户人烟。在村村寨寨如棋子般稠密的豫东大平原,这样的情景是不多见的。

 

在豫东大平原,至今延用着这样一种丧俗:年轻人死了之后,若年龄不到三十岁,是不能埋入自家老坟地的。过去,挡马河的下坡是一长溜荒地,于是,周边好几个庄子,谁家殇了年轻人,就都埋在了河堤的下沿。

 

年复一年,邻河而居的壮鬼就数不胜数。每到夜深人静时,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能听见河沿下有壮鬼哭闹的声音。


老家闹鬼的那些事儿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北地的正当中,还有一个乱死冈子。所谓的乱死冈子,就是谁家的孩子死了,就在冈子上挖一个坑,草草地埋了。若是土坑挖得太浅,常常是白天才把死孩子埋下,晚上就让野狗给扒吃了。

 

能有多少死孩子?多的很呢!那时候没有计划生育,一个妇女生十个八个的都很正常。问题是养活不起啊。

 

我的一个老三奶奶,生下八孩时,就故意把他放在窗户底下,大冬天活活地给冻死了。到再怀上九孩时,都几个月了,她用一个擀面杖,生生的把小九给擀了出来。一直到老死,老三奶奶还在絮叨着这两个孩子。

 

北地真紧,而且越传越紧。以至于后来大白天一个人都不敢在北地走。我小时候下地薅草,从来都不到北地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吴振海,笔名醉鱼,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商丘市作协副秘书长,商丘市诗歌学会秘书长。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87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