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2016-02-17 13:5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假期看了几篇哀叹农村的文章,作为一名在外谋生的农村人,我个人不太同意这些文章的看法,如果从更大的时间维度来看近百年的农村发展,借用我已去世的,曾经是右派的祖父的一句话,“现在的年代真是好年代!”


李新征 | 文


我是八十年代生人,亲戚朋友几乎都是本县范围之内的人,相对较为熟悉本县本乡本土。


从小到大这三十年的农村,稳步发展实在是有目共睹。以我的家乡为例子来讲近三十年的变迁,尽管不具备很大的代表性,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我的家乡位于河南省西北边缘焦作修武,民风较为朴实,百姓思想相对保守,相比较临近几个县,是个典型的农业小县,因此经济发展一直不够迅猛,外来人口很少。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近些年随着本县云台山景区的成功开发,县里乡里的面貌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本县人普遍恋家,不喜欢天南海北的跑,偶有去长三角、珠三角打工,但长期定居的不多,总体来讲本县近三十年人口变化很小。所以,本县目前仍然是一个乡风较为淳朴的农村社会。


我小时候读书之余也偶尔帮助家里干农活,直到现在有时间我还去地里帮忙。还算亲身经历并目睹了近三十年的农村农业方面发展。


农业机械化方面。八十年代,普遍是牲口、牛、驴耕地、耙地、耩地,偶有手扶拖拉机、小四轮拖拉机耕田,小麦收割时,镰刀割麦,再拉到麦场,用牲口或拖拉机拖着石磙子压麦,堆麦秸秆,扬麦。


玉米收割时,徒手剥玉米穗,砍玉米杆,焚烧或抛弃玉米秸秆,玉米穗到家后再徒手掰玉米,掰成一粒一粒的,再扛到平房上晾晒。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这种生产方式是相当低效和累人的,因此小时候我也多了个假期,放麦假、秋假。


到了九十年代,小型拖拉机几乎普及,偶有大型拖拉机,耕种效率自然提高,辅助的农业机械也逐步出现,收割麦子的小型收割机、代替手工掰玉米的打玉米机,方便扬麦的风扇。


2000年后,小型拖拉机已处于农业生产的边缘,耕地普遍是大型拖拉机,先进的农业技术配合着农业机械出现,小麦、玉米秸秆还田,种子包衣播种等等新技术普及推广,农业肥料也从以往单调的泰铵、尿素、磷肥发展出品种多样的复合肥。


农药方面,也从八十年代的容易毒杀鸟类的呋喃丹等农药升级为更为环保的新型农药,农药喷洒方面也出现了无人机。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因此从农业生产来讲,近三十年,无论是农业机械现代化方面,还是农业技术现代化方面,都是非常可喜的巨大的变化,从延续几千的农业生产方式在三十年内快速转变为基本现代化的农业。


也许有的读者会认为农业生产现在挣不了几个钱,农民很多在外打工,但是难道不是这三十年农业生产效率的极大提高,充分释放了农村的劳动人口红利,有空闲和精力来参与城镇化基础建设吗?


法治方面。多年前,农村的法律意识非常淡薄,甚至愚昧,出现纠纷往往靠个人私力救济,东西丢了,不喜欢报警,自认倒霉,报警了甚至会觉得警车开到自己家门口丢人。


购买种子有问题收成不好,如果去起诉种子经销商,会被别人认为心术不正,应该自认倒霉。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而对于土地、宅基地的纠纷,往往靠家庭、家族之间武力械斗来解决,规模大的话,甚至会出现两个村子之间集体械斗,械斗的工具都是些农具什么的。


小时候,宅基地纠纷会出现两个家族械斗,最极端的案例,一天之内,打死打伤几人。农民发生交通事故纠纷了,往往寻求熟人的帮助,根本想不到找律师、诉讼什么方式。


八九十年代的乡村农民,面对执法部门普遍有一种怯懦、忍让的心态,不希望与公权力合作,也不希望求助于公权力来解决私人之间的问题,当遇到纠纷时是一种孤立封闭的状态,常常是一种迷茫无助的状态。


在面对同为乡村农民时,人们却往往容易冲动,采用更激烈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但现阶段的农民心态已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村与村之间的械斗几乎不再听说,村里农民之间械斗数量也大为减少,即使出现械斗,大家也往往打110寻求派出所的解决问题,并且械斗使用的工具以及烈度已不可与当年相比了。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当农民遇到交通事故什么的,会很快想到找律师帮助,去法院起诉这些维权途径。


这些变化的原因是农民面对争议时,会选择诉讼、举报等方式寻求公权力介入,而现在基层法院、公安人员的司法水平也远较多年前提高很多。


别的不说,派出的法庭一线法官基本都是通过司法考试的人员,还有不少都是法律科班出身,早已不是十年前某些大家所述说的军转干部情形了,公安都是警校毕业通过招警考试的人员。司法队伍的人员素质近三十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县城律师的数量也增长很多,为农民也提供了很多法律帮助。农民法律意识的变化,维权意识的增强,虽然表面上看不到什么,但从法庭的诉讼案件量增长上、从派出所治安案件数量上,甚至从基层群众的上访数量上,你应该看到了很大的变化。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教育观念方面。三十年的前期,农民的心态普遍是羡慕大学生,但同时又有很强的读书无用论思想。


很多人觉得我供小孩上学不划算,觉得孩子早早初中毕业,下地干活或者打工挣钱都很不错,上那么多年学没什么用,浪费那么长时间花那么多钱。


那时如果一个人中专或者大学毕业找不到好工作,会被人当作读书无用的典型嘲讽。农民的孩子通常百分之百的要在本村的小学,本乡的初中就读,根本不会考虑去县城读书,大多在初中尚未毕业或毕业后就业。


但三十年的后期,年年吆喝大学生的工作不好找,却每年有很多农民主动将子女送到县城读小学、读初中,不惜在县城购房或租房陪读,初中读不完就辍学的很少,读到初中毕业考不上高中的,会选择去技校、中专学一些职业技术。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随着大学的扩招,村里的本科、硕士甚至博士也出现了不少。农民教育观念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农民懂得了知识的重要性,渴望自己的子女通过教育融入现代社会生活。


基层治理问题。三十年的前期,往往是村长、支书一干好多年,牢牢控制着村里的大权,从宅基地的分配、人口地承包地的分配、乡统筹村提留的收取、公粮的缴纳,摊派的收取。


里面有没有腐败,你自己呆在屋子里也可以想象,但当年的腐败金额肯定比现在要小的多得多,原因无他,大家都很穷啊。


当年的村长选举,你也可以尽情想象。三十年的中期,基层治理面临着深刻的挑战,农民与村长、支书的冲突逐步增多,正面冲突和私下报复频繁出现,造成不少村子很多人不愿意干村长、支书,村里的正常工作无法顺利开展。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三十年的后期,中央将乡统筹、村提留、公粮等税费取消,农民的负担明显减轻,同时农民政治意识增强,积极参与基层治理,出现了一波踊跃竞选的局面,而且农村现在的村长选举很公正合法,拉票、拜票弄得有模有样。


竞选人上台后积极为村集体做贡献攒政绩。基层治理方面,在中华大地实行了上千年的保甲制度,而今三十年内真正实现了村民自治,你能不说这是基层治理的重大变化吗?难道仅仅是青苗法、摊丁入亩什么的才算是重大历史变化吗?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当我看到网络上多篇文章,那种用充满哀伤的眼神审视当下农民的心态,那不是我所了解的真正农民。


真正的农民乡村,不应当是春节期间度假式的猎奇所看到的,而应当是走进乡村深处,走到农民身边感知的。


不要再用哀伤的眼神审视故乡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现在的农民是勤奋的、进取的、拼搏的,他们一边积极接受农业现代化在家乡勤奋耕种,一边又学习新技术融入城市打工挣钱,这三十年间,他们的学习水平、法律意识、教育观念、政治思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丝毫不比市民阶层差。


我从周围的农民看到了乐观、积极,向上,也许我的视野狭窄、思想落后,但我还是要固执的认为,这三十年注定是千年中国农民史上最波澜壮阔的一笔。


我们常常在抱怨当下这个时代,一厢情愿地偏执地认为儿时的农村是美好的,也许记忆永远是最美的,但你不觉得当下的农民比以往更开心吗?


作者简介:李新征,河南修武人,执业律师,喜欢读书、思考。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841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