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年,俺村的淘井事儿丨豫记   

2016-12-07 09:53: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年,俺村的淘井事儿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小时侯,老家临街的十字路口有一眼老井。这井每隔两三年就淘一次,多在秋季水枯时,淘井是大事儿,井口支上铁架,上拴几条粗井绳,两三个壮汉轮流下去,把井底淤泥挖出来,清出泉眼,水才蹿得快,供得上全村人吃,而每次淘井村里都像过节。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啥是淘井了,那就来听我讲讲这口老井,这位老人,这段往事。

范孟广丨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淘井时村里就像过节

村里每次淘井,都是一个被小孩唤做“四爷”的鳏寡老人出面张罗,我记得他是个高大强悍长满络腮胡的庄稼汉。

每到淘井时刻,四爷就拿俩瓦盆放在十字街上。人们看见盆子已经放在十字街上了,就纷纷回家拿鸡蛋、白面放到四爷面前的瓦盆里,四爷也不数只是默默地看。有的人边往筐里放鸡蛋边解释:“鸡子不争气,下得不多,就拿七个吧。”

“伯,俺没喂鸡,一瓢面别嫌少。”三五个鸡蛋,或者一瓢半升面,多了不嫌多,少了也不嫌少,实在没有,说一声不拿也中,人们都把淘井看成自己的事儿,谁也不会昧良心。

淘井开始了,四爷先把面在瓦盆里揉好,盖上湿布饧着,然后,就在路口的墙下支一口铁锅,倒上油,放里葱花,不大一会儿,满街就溢满了诱人口水的浓浓香味,一盆香喷喷、黄澄澄的炒鸡蛋出锅了。

那些年,俺村的淘井事儿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接着开始烙葱油饼,四爷劲大,有力气,揉出来的面也劲道,面团擀开,撒上葱花、细盐,抹上油,叠到一起再擀,擀好还是一层葱花一层油,这样叠四五层,擀四五回,才剁成葱油面团,一个个擀成锅盖大小的饼子放到油铁锅里烙。

烙好的葱油饼,焦黄酥软,不能用手拿,一拿就会散成破棉卷儿,只能用锅铲子托着放到桌子上的竹筐里,四爷烙油饼那是三乡五里有名气。

等淘井的人上来,带着满身的泥巴围着小方桌美美地吃炒鸡蛋、葱油饼,喝“两毛烧”。四爷却掂着酒罐子,看谁喝完了就给谁添。淘井的汉子都劝四爷:“四爷,你也喝点吧。”

四爷就举举手里的烟袋:“喝吧喝吧,占喽嘴咧。”有人就把旱烟袋从四爷嘴里薅出来,端着酒碗强灌四爷酒,四爷喝一口,接着就有人用筷子叨一大块鸡蛋塞四爷嘴里,四爷才张嘴吃一口。边嚼边咧嘴:不中,不中,这酒特辣。

那些年,俺村的淘井事儿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站在周围看热闹的娘们儿都怂恿自己的娃儿:“去、去给您四爷要,就说吃鸡蛋、吃油饼嘞。”有胆大的小孩怯怯地凑过去,四爷伸手从盆里捏块枣大的鸡蛋、撕块油饼塞到小孩嘴里:“滚您爷哩兔孙,再来扔井里。”淘井人都哈哈大笑,小孩们就吃着鸡蛋欢天喜地地跑了……

淘过的水井,重又变得碧水莹莹,一架辘轳支在井口上,每到黎明时分,我躺在被卧里就能听见辘轳被摇得吱呀作响。自此,一天里,辘轳的响声就不绝于耳。全村七八百口人都吃这口井的水,这井水甜,熬的米饭黏糊糊黄澄澄,香味随风飘满街。

老去的淘井人

有一年天大旱,从过年到夏初我都不记得下雨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地里的庄稼都快干成了柴禾,树叶灰不邋遢打起了卷儿,老人脸上都渴出了几道皱纹,小孩儿的嘴也起干皮了。

那些年,俺村的淘井事儿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因为天旱井水少,老井里的水就不够吃。四爷又开始招呼淘井了,可人都没饭吃,谁还有力气淘井啊?四爷就拉着光棍“饿驴”的手说:“侄儿,你下吧,没饭吃,咱得有水喝。”

“饿驴”有气无力地点点头,说:“是,四爷,有水就死不了。”就抓住四爷绑到辘轳上的井绳拴腰里,出溜到井底。他在井底挖,四爷摇辘轳用木桶往上吊,一直挖到傍黑,水才开始慢慢往上窜。“饿驴”对趴在井口上的四爷说:“妥了,四爷,泉眼清出来了,水老急。”

“出来吧,侄儿,把井绳拴腰里。”四爷朝井下喊。

“饿驴”把井绳拴腰里,又恹恹地说:“妥了,四爷,井绳拴腰里了,拉吧。”四爷就使劲摇辘轳。“饿驴”个儿大,身子沉,把辘轳拽得一歪一歪吱吱乱响。“饿驴”的头刚露出井口,“喀嚓”一声,辘轳轴断了,连绳带人一齐“咕咚”砸到井里。

那些年,俺村的淘井事儿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人们都涌到井口冲井里大呼小叫,忽然,井水哗啦一响,“饿驴”扶着井壁站了起来,井水刚好漫到他腰里。他仰着头对井口上的四爷说:“木事四爷,别慌,我就喝了几口水”。井口上的人一看都笑,四爷说:“侄儿,站着别动。”又冲人们大喊一声:“快,拿绳去!”

当最快一个人拿来绳子,四爷哗地一下扔到井里,跪在井沿上大喊:“侄儿,绳子下去了,拴腰里。”井绳却一动不动像条死蛇软不拉嗒地耷拉在井沿上。四爷的头又往井口里伸了伸,惶惶地喊:“侄儿,把井绳拴腰里。”然而,井绳还是一动不动搭在井沿上。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有人哭出了声,都挤到井口往里看,但井里黑洞洞却啥也看不见。几个年青人赶紧拽着拴到树上的井绳下到井里,从井底淤泥里把“饿驴”拉了上来。

原来,“饿驴”又饥又累,就瘫坐到水里睡着了。后来,分了地,“饿驴”不怕吃苦,粮食打得多,又能吃饱,日子好过了,就娶了一房媳妇,生了儿女,生活像香油拌了蜜。

那些年,俺村的淘井事儿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而四爷却越来越老,老得像个虾米,但他念念不忘自己指挥淘井的时光,像个将军指挥一场战斗,让全村人都有水喝,使苦涩的岁月得到了水的灵润,获得了村里老少爷们的尊敬。

后来,家家户户都打上了压水井,自然不再需要土井了,老井渐渐变成了一口枯井,后来就填平了。而年老的四爷却经常搬着竹椅躺在十字街口晒太阳,偶尔会给我们讲讲当初他指挥淘井时的故事,那种自豪和骄傲从浑浊的眼里流露出来,熠熠闪光。

冬日的一天,到中午吃饭他还在十字路口竹椅上晒太阳,儿媳妇叫他回家吃饭,站在门口叫不应。走近一推,身都凉了,四爷悄悄地走了,一个淘井人的历史也就结束了......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简介

范孟广,笔名植梅先生,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中原油田作家协会副主席。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5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