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在河南,有没有一座桥,和你的生命相依相偎? | 豫记  

2016-03-15 11:0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亨 | 文



“黄庙古桥”横跨在项城市地界南端的泥河上,泥河西来东注,河南岸属沈丘县所辖,河北岸属项城市所辖,两县以河桥为界。


泥河南岸有一座古庙,距今已二百多年,至今还保存着捐赠碑,该碑系用“清石”刻成,碑高1.7米,宽0.5米,厚0.8米。楷书碑文,简述修建黄庙桥情况和捐资姓名数目,光绪二年立。


泥河是源头在驻马店上蔡县的黑河之流,河水一路往西流去,过沈丘县,在安徽省境内和汾河汇合流入泉河。这一片区域在河南政区图上,位于东南部位,和安徽省的阜阳市临界。河北岸是项城市最偏远的付集镇,河南岸是沈丘县李老庄乡,过了李老庄乡,就到了安徽省。


在河南,有没有一座桥,和你的生命相依相偎?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黄庙古桥”的两端连接起来的道路,是“黄庙集”仅有的一条主干街道,街道不宽,南北向的街道东边又有一条小河,只是河边如今也盖满临街商铺,河隐身在建筑物下面了。


“黄庙集”其实是一个不准确的称呼,称之为“黄庄集”似乎更合理。因为这座古桥北边的村子就是“黄庄”,这个“集市”的主干道也绝大部分在黄庄村境内。


也许桥南头的“庙”时间太久而且太有名气,加上这座庙又称之为“黄庙”,人们干脆地将这个集市也称之为了“黄庙集”。


古桥始建于同治末年,为黄庙居士李金路为泥河北岸群众来黄庙进香火,亲自到各地化缘捐资,携所得银钱到山区制作建桥石料。历时三年,将石料构件运回而建。


光绪二年(1876年),石桥落成。该桥全系红石垒砌而成。桥现存五孔,南北长27.5米,宽4米。其实,在桥刚落成的时候,是六孔设计的,也建了六孔,抗战时期,最南侧的一孔拆掉了。


在河南,有没有一座桥,和你的生命相依相偎?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现存的五孔桥洞,每孔跨经4.6米,栏杆至水面4.5米。桥两侧分别为16个栏杆,两侧栏杆上分别雕有6座石猴塑像,做工精细,栩栩如生,属于清代石雕精品。桥栏板上亦刻有各种花纹图案。


中间两孔顶各为一石雕长龙。左侧桥栏下方有两个龙头面朝西,微张大嘴,龙眼圆睁,龙须迎风飘飘,煞是慎人!右侧桥栏下方分别是两个龙尾。


在桥身上,设计这么两条石龙,其实用意是很深的,因为,只要泥河里的水,水面涨到龙头,一般情况下是要发洪水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水标。


当地有一个说法是“龙喝水发大水”,每年的夏季,汛期来临前,当地农民每天都去查看龙王是否喝水了,如果没有就放心做事去了,一旦喝水,立即做好防汛准备。


而这个说法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在1975年8月,“龙王”喝水了,当地果真发了洪水,泥河河道里注满了水,水迅猛地向村庄和田地奔去,淹了方圆几百里。



这里是豫东南平原的边界区域,放眼望去,一马平川,道路和河沟分割着它;村庄和田野秩序井然,是这篇大地上永恒的居住者,而本地无数的人,一代又一代,在村庄里出生、 成长,最终又是这片种植庄稼的田野接纳了他们。


在河南,有没有一座桥,和你的生命相依相偎?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于是,凸起的土坟,在田野之上,像极了一个个惊叹号;一个人走出村子,就能清晰地看到它们,折身回来,满眼鲜活的生活场景,生与死,看起来如此和谐。


本地人的生活中,惯有的思维习惯,是倾向当下和未来,而历史和过往是多少有点不太愿意触及的部分,也许苦难太多,回忆就显得像是对自己和听者的一种伤害。


这样一来,年轻一代几乎没有意识到梳理自己的家族史和身处其中的村庄史其实是了解自己的重要途径,从这进行剖析进而找到入口才能完成一个人所需要的蜕变,一个家族中集体呈现出来的某些“痼疾”才不会像传染病一样地代代相替。可是,这是一个普遍的缺失。绝大部分人,对自己的父辈可能还稍微知道点,再往上一代,就是大片的盲点了。


在“过往”、 “现在”、 “将来”三种状态下,与本地人生命状态缺失“过往”相对比的,是“黄庙古桥”以它的存在状态完整地拥有了这三者,它处在一个时间的链条当中,让人感觉不到断裂。


从现在生活的村子骑着摩托车(之前是骑自行车,更早是步行),不到二十分钟,就到“黄庙集”了。


“集”对乡下人来说,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存在,它是一个重要的市场,人们的衣食住行所需要的东西,基本上都要从这个市场上购买回来。而很多农人多余的东西,也是通过这个市场售卖出去。


在河南,有没有一座桥,和你的生命相依相偎?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付集镇境内,有两个主要的“集”,一个在刘庄,称之为“刘庄集”;另一个在黄庙,称为“黄庙集”,因为镇政府驻地在刘庄,从规模和对附近人群的吸引力上来讲,“刘庄集”远胜于“黄庙集”。但是从历史和影响力上来讲,“黄庙集”则更胜一筹,“黄庙古桥”就是最好的证据。


两个“集”,一个逢“单日”,一个逢“双日”,交替进行,这样的安排不知始于何时,从我记事起,村子里的人们就过着一天“赶刘庄集”以及第二天“赶黄庙集”的日子了。


但两者,最主要的呈现不过是一条主干街道而已,相对于临街的商铺来说,“逢集”的最大特色,就是多了些在路边的临时摊位。


这些摊位上摆放的东西各种各样,最主要的还是以食物为主,有当下季节时令的蔬菜,有卖猪、鸡以及牛羊肉的,常见的还有摆摊卖衣服、瓜子和水果的。



我小时候曾跟着母亲或祖母去赶“黄庙集”,多次地经过那座古桥。


古桥下的泥河,向西流去,会经过母亲的娘家:崔小庄。而古桥所在的村子“黄庄”,则是祖母的娘家。黄庄绝大部分人“崔姓”居多;而崔小庄几乎没有外姓人,碰到的人,无一例外地姓崔。


碰巧的是,祖母姓崔,母亲也姓崔,祖母和母亲,我生命中这伟大的两位女性,她们的生命,首先被同一个姓氏联系起来;其次被一条泥河联系起来,祖母在上游,母亲在下游;后来她们有了婆媳的关系,被亲情联系起来。


在河南,有没有一座桥,和你的生命相依相偎?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黄庙古桥,在祖母的生命里,是一个重要的意象。在祖母不愿意讲述她过往经历的时候,“黄庙古桥”就成了一个线索,把祖母八十多年的生命细节串联了起来。


我对黄庄知道的不多,有限的几次前往,也多是跟着父亲或叔叔走亲戚,去看祖母的娘家人。祖母兄妹五个,上面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自己老小。三位兄长过世多年,祖母还有两位嫂子仍健在,姐姐大她两岁,都是八十岁的人了,很少见面。


祖母出生于1932年,这座古桥,必定是祖母未出嫁前经常走过的一处地方,按照祖母后来的讲述,她从小母亲就去世,父亲在“黄庙集”上摆摊卖肉,一家人就靠着父亲这简单的、辛苦的买卖挣来的微薄收入过活。


我很难想象我的这位外曾祖父当年做生意的场景,在三四十年代的中国,面对着各种灾难,也许可以确定的是,他用整日的忙碌,换取着粮食。


而我的祖母,在她还是一个孩子时,也许在白天的某个时候,她感到了自己再也没有力气来抵抗饿的侵袭了,她需要找到一点吃的,她就从家里跑了出来。


在河南,有没有一座桥,和你的生命相依相偎?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她因饥饿的身体而显得无力的双脚一前一后地走过古桥上的石板路,来到她父亲身边,虽然她知道,一旦打扰父亲正在忙碌着的生意,会挨一顿训斥。


祖母后来嫁到了张庄村,她的婆家不姓张而姓王,家境和她娘家相比,可能更差。从她最大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姑姑推算,她出嫁的时候年龄大概在二十三岁左右。


这个时间意味着,她婚后没几年,就遭到了1959年到1961年持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导致的“饥荒”。她有一次讲到,她的二嫂带着大儿子外出乞讨,而她依赖着娘家父亲的救助最终没有沦落为“一个乞丐”。


她努力啊努力啊,没日没夜,她憎恨那口煮饭的铁锅不能多“长”出几口饭!


“饿”这个词紧跟着她,从她娘家来到了婆家,依赖于在生产大队挣工分吃饭的婆家人,在“灾荒”之后,生活日渐窘迫。她就步行,一次次地,来到黄庙集,走过古桥,来到父亲卖肉的摊位前,寻求着一点帮助。


而我猜测,她在“饥荒”年间的几次向父亲求助中,成年后的祖母,一定也越过古桥,来到桥南头的“古庙”里,烧香、磕头,乞求着神灵能够降福。


这座古桥见证着她不定的往返,她从童年开始行走的双脚,一直到成年,其间的变化,也许只有这座古桥说得清。


她向父亲的求助,终于使得一家人度过了难关,可是从这开始,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一直到八十年代早期“土地”分产到户之前,她遭遇着困境和苦难,她吃南瓜和菜叶,实在没办法了就跟着别人一块去刮树皮吃,她有两个孩子年幼便夭折,多半也是因为吃的问题。


在河南,有没有一座桥,和你的生命相依相偎?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到了1975年夏天,一场大水,淹了她娘家和婆家,把她推向一个“崩溃”的临界点。她先前生活的痕迹,被洪水混搅在一起,让在她独坐的时候,泪流满面,找不到站起来的力气。


1986年左右,祖父去世,这个时候她已经五十多岁了,大女儿出嫁了,四个儿子还有两个未结婚。她隐忍的性格,使得她的脆弱看起来有了一个坚强的表面。


这时候的祖母,又多次地一路步行,来到黄庙集,可是古桥边,已没有她的父亲,可是她依旧越过古桥,来到古庙里,她努力地磕头,烧更多的纸钱,她乞求神灵给她降一点点福气。


她后来不经意的一句话,似乎在总结她半生的遭遇,她说到:“一辈子没人疼,小时候娘去世早,结婚后丈夫去世也早,长时间里吃不好、穿不好。”


有一次,她带着我,一块来到古庙里。我畏惧殿堂之内神仙夸张的表情,而迅速地逃离出来。


在等待她的时间内,我第一次那么详细地抚摸了古桥上的石猴雕像,并穿过人群,在泥河岸边的河堤上,初次看到了这座古桥整体的轮廓。


在河南,有没有一座桥,和你的生命相依相偎?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后来,随着她年龄越来越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不再往古庙去了。有几年,她跟随村里另一位老人,每到周末,去离家不太远的王老庄基督教堂守礼拜,她好像改变了信仰,也许她想找一个更可靠的“神”,来满足自己内心的需要。


她就很少再去“黄庙集”了,她年老之后的身体带着缓慢的步伐也很少再走过那座古桥了。除了她唯一的一位女儿,嫁到泥河南岸一个村子里的我的姑姑,坚持着要让她去住一段时间,偶尔她又同意的时候,她就坐在姑姑的电动三轮车后座上,又一次路过黄庙集的主干街道,经过那座古桥。


只是她已不再下车,她的双脚和街道和桥面没有了紧密的接触,好像到了晚年,她终于获得了人生轻盈的一面。


而黄庙古桥,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利益驱使,不法分子曾偷盗桥上石猴,如今更是年久失修。虽被评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它颓败的样子,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9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