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2016-03-02 10:4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军领 | 文

提起1942年到1943年间的“河南大饥荒”,几乎已经很少有人不知道了,而时间往前推移,距此大灾不过60多年前,光绪二年至五年(1876-1879年),一场面积大、持续长、亘古未有的特大旱灾席卷华北地区。

因灾荒以光绪三年(农历丁丑年,公元1877年)、光绪四年(农历戊寅年,公元1878年)最烈,故史称“丁戊奇荒”,又因山西、河南旱情最重,又称“晋豫奇荒’、“晋豫大饥”。

而我对这一段历史的了解以及真切的感受是偶然间才知晓的。

1.一份写于光绪年间的地契

年前家人尝试厘清家族谱系,至故里查询,见到宗族所存五世祖传家的几份光绪文约,包括买地地契、过继文书、分家分单等,传来一览,殊觉可贵。
内中地契,使人联系到光绪初年一段鲜为人知的时代背景与社会现实,令人感喟。

故里在河南舞阳县高寺村,村西有元至正二年敕建彼岸寺,村以寺名。今下村中姓氏以高、马为主,间以个别宋、丁姓等。地契存于远族家,一页简纸,纸质发黄,字迹清晰(见附图1)。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附图1 地契
2.地契写了什么

经反复研读,试将地契释文如下:
立卖地文约人郭新,因不给,今将自己庄北大桑树地一段五亩有余,央中人说合,情愿出卖于马秉礼茗下为业,每壹亩卖价小壹千二百文,遂得行粮五分。弓口五尺三寸,南至马秉仁,北至郭宽,西至大路,东至小路。四至分明,各无异说,空口南凭,立卖约存证。
                                                  
                                                    郭魁
                           同人
                                                        郭长泰

                                                                                                             大清光绪四年十二月廿一日 立约
附注:
①不给:不足,匮乏。
②茗:“名”之误。
③行粮:行(hang2)价粮食。
④五分:一半。
⑤弓口:步弓口宽。步弓,丈量土地的工具,又称“步规”或“五尺杆子”。步弓两脚间距固定为五尺,也就是一“步”。使用的时候两脚轮流着地,转动起来很快。民谚云:“长16(步),宽15(步),不多不少正一亩”,因一亩等于二百四十平方步。
自周至汉,1步=6尺,1里=180丈=1800尺=300步,当时1尺= 23.1 cm。
唐至民国,1步=5尺,1尺=32cm。1929年民国《度量衡法》规定,长度单位:1 里=150丈,1丈= 10尺,1步= 5尺;面积单位:1顷= 100亩,1亩= 10分= 60平方丈。
⑥南:“难”之误。
地契译文:
立约人郭新,因家境不足,现将自己村北大桑树地一段五亩有余土地,请中间人说合,自愿卖给马秉礼名下。每一亩卖价大约1200文,随即一半按行价给粮食。量地步弓口宽5尺3寸,地界南到马秉仁地,北到郭宽地,西到大路,东到小路。四边分明,各无异议,空口无凭,立约为证。

同人:郭魁 郭长泰

立约日:大清光绪四年十二月廿一日

3.地契背后的灾荒
卖地发生在光绪四年农历戊寅年腊月二十一,公元1879年1月13日,年关将至。卖地原因为“不给”。为何“不给”,为何此时发生?家人推测,是否因遇到灾荒而过不去年?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网上查询,竟大有收获。
光绪二年至五年(1876-1879年),一场面积大、持续长、亘古未有的特大旱灾席卷华北地区,山西、河南、直隶(今京津冀)、陕西、山东、安徽、甘肃等多省被灾,受灾人口上亿人,饿死1000万人以上,另有2000余万灾民逃荒到外地,时任山西巡抚曾国荃称之为“二百余年未有之灾”。

因灾荒以光绪三年(农历丁丑年,公元1877年)、光绪四年(农历戊寅年,公元1878年)最烈,故史称“丁戊奇荒”,又因山西、河南旱情最重,又称“晋豫奇荒’、“晋豫大饥”。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这场大旱灾从光绪元年(1875年)开始。光绪二年(1876年),旱情加重,受灾范围进一步扩大。以直隶、山东、河南为主要灾区,北至辽宁、西至陕甘、南达苏皖,形成了一片前所未有的广袤旱区。

这一年,直隶省遭受水、旱、风、雹的地区达63个州县。河南省的灾情与直隶相近,尤其是黄河以北的彰德、怀庆、卫辉三府,旱情更为严峻。全省农业歉收,减产一半左右。仅开封一地,靠赈灾粥厂就食的灾民即达7万余人。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光绪三年(1877年),山西旱灾空前,人相食。《申报》说河南全省“歉收者50余州县,全荒者28州县”。而赈灾的刑部左侍郎袁保恒则称:全省报灾者87个州县,饥民五六百万。

到1878年初,北方大部分地区仍然持续干旱,灾情开始减轻。而这一年春夏之交,一场大面积瘟疫向灾区袭来。河南省几乎十人九病,山西省因疫而死的达十之二三。

大旱持续了整整四年,农产绝收,田园荒芜,饿殍载途,白骨盈野。据李文梅《中国近代十大灾荒》统计,山西、河南、直隶、山东、陕西等北方五省遭受旱灾的州县,从1876年至1878年分别为222个、402个和331个,合计955个。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而整个灾区受到旱灾及饥荒严重影响的人数,估计在一亿六千万到二亿左右,约占当时全国人口的一半;直接死于饥荒和瘟疫的人数在1000万人左右;从重灾区逃亡在外的灾民不少于2000万人。

河南统计全省人口大灾前后下降748万人,由光绪二年的3370万人降至光绪六年的2621万人,其中统计死亡人数183万,其他含逃荒出走等,至光绪二十四年仍未恢复到光绪初年水平。

受灾影响,河南粮价飞涨,斗米均在千文以上,豫西渑池、洛宁最高竟达5000文以上,树皮、草根甚至人肉成为生存手段,12个州县出现人相食惨剧。物品价格低廉且无人问津,如豫北修武县粮价1620文,卖田每亩百文,卖房每间数十文。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据清实录光绪四年记载,朝廷蠲缓河南72州县租税,舞阳、临颍、郾城、襄城等州县。灾民渡过难关的途径,包括官赈、民赈、逃荒,甚至鬻妻卖儿等。

再看地契。郭新卖地的时间即在光绪四年腊月(公元1879年1月),大灾已持续四年接近尾声。

反观卖价,每亩1200文,按当时大饥荒的行情,每斗粮价早在千文以上,亦即,每亩卖价仅是斗米价格,但比上文修武县志记载的每亩仅百文已高出不少。(见附图2)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附图2 丁戊奇荒前后的银钱比价

清代实行的货币为银铜本位,银元与制钱平行流通,前者主要用于称量结算,后者流通。大灾期间,银钱比价大幅变化,银贱钱贵。

按上表统计,1877-1878年山西银钱比价为一两白银兑换制钱1210-1050文,灾后的1884年比价上升为1600多文,白银购买力下降明显。

每斗粮食约合今天12.5斤。一两银子在公元1884年的北京能买到70多斤普通大米,大约6斗。按现在普通大米每斤3元,估算当时一两纹银大约相当于现在200多元购买力。亦即,郭新一亩地换来的就是一斗米或200多元。

“遂得行粮五分”,“行粮”为何?“五分”何意?初时殊不可解。行(xíng)粮,指士兵所发口粮,语义不合。“五分”,作为粮价亦不可解。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联系到丁戊奇荒的社会背景,遂将“行粮五分”解读为:卖地所得,一半(五分)用行(háng)价粮食支付,因粮匮也。如此可通。按照行情支付一半粮食,说明确实到年关已揭不开锅,虽然只有区区几十斤粮食。

再谈秉字辈五世祖,家中存有地契,说明是买家,三年大灾之后还有余粮余款置地,家境算是相当富殷。然而事无完美,后续其它文书再谈。

地契中提到的弓,是指旧时丈量土地的专用工具步弓,其标准跨距为一步(五尺),清雍正河南人禹殿鳌发明。但地契却称“弓口五尺三寸”,较标准偏大,不知何故,或许当时村中步弓弓口如此。契约未言卖地总价,只说原则,土地五亩有余,按步弓实测为准;亩价1200文,一半折成粮食。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附图3 步弓
契约中有两处错别字,名误为“茗”,难误为“南”,显系笔误。当年乡下多数文盲,想象书写者文化程度应属中级。另两份光绪文书三份字迹相近,应属一人所为。

今日村中已无郭姓,迁移或其他?

此次查询宗族谱系,方知远族存有光绪文书,据说以往存有很多,因年久发黄霉变而弃之。几份契约,历经多次灾变而幸存,更显珍贵。

解读地契,若非推测年底卖地原因,何以知晓丁戊奇荒?如此大的灾难,百余年后多数人已不知,若不是此次解读地契,丁戊奇荒将仍然存在于我们视野之外,念此不禁汗颜。

舞阳地契背后的豫晋大饥荒:比1942还惨烈 - 豫记 - 豫记
 
而距此大灾不过60多年,河南在1942年竟然再次受到特大旱灾的影响,命运多舛的故里乡亲,有的一生会受到两次濒临饿死的体验。多难的先祖们,后辈有绵延至今的幸运,我们永远感恩。

主要参考文献
1、《丁戊奇荒对河南的影响及各方赈灾》,王鑫宏,《农业考古》2010年3期
2、《晚清灾荒中的银钱比价变动及其影响,以“丁戊奇荒”为例》,韩祥,《史学月刊》2014年5期
3、清实录光绪朝实录,光绪三年、四年卷

作者简介
马军领,男,汉族,1966年5月出生于河南省舞阳县。现任水电四局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家居甘肃兰州市,网名思想芦苇。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45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