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国立郑州西郊公园”该不该闭门谢客? | 豫记   

2016-03-22 10:1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占地4845亩的郑州大学新校区,一度成为郑州西郊最为火爆的开放式游园,被网友戏称为“郑州国立西郊公园”,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群涌入校园,高峰时一天进入的私家车就有多辆机动车入园,加之一些不文明行为的存在,郑州大学确实面临了诸多管理困扰。

该校于3月9日发出《关于加强主校区春季校园秩序管理的通告》,作出了工作日期间禁止游览的规定,随之,郑州大学成为舆论漩涡的中心,支持和反对的双方进行了长达10多天的口水战。

豫记约了三位作者,跳出论战,换个角度,他们如何看待这场风波?

啸歌:郑大新校区闭门谢客何错之有?

3月20日,我这个“社会人士”,去郑州大学新校区来了一趟“一日游”,此时,郑大的“闭门风波”已经持续了十多天时间。

不得不说,和我2011年冬季到郑大所感受到的荒凉相比,郑大新校区的上百种花木经过这几年的生长,变得蔚然而深秀。步入校园之内,眉湖曲水流觞,桃花繁盛秀美,难怪“国立郑州西郊公园”游人如织,熙熙攘攘。


“国立郑州西郊公园”该不该闭门谢客?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为了早睹春光,我九点钟就到了郑大新校区,看到直奔鼎鼎大名的“郑大桃王”而去,路上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还和同伴感叹人的确挺多的。

同时我也能看到,郑州大学在分流和引导方面所做的努力,刚进学校就能看到学校划分的“社会车辆”和“学校车辆”的指路牌,学校门口也有人员拿着小喇叭“看花的请这边走”在引导民众,在广场、瀑布、郑大桃王等热门地点,都可以看到带着袖章的学生在值班。

说实话,之前媒体所说或者郑大学生所说的那种不文明的行为,还真不多,大部分游客还是比较文明观景的,但这并不等于没有,我也看到一些游客将衣服挂在正在发芽的树上,以及带宠物的现象。

这种实地考(游)察(玩),使我看到游客并非《我替郑大委屈》里面所写的那么不文明,郑大也不像《郑州晚报》所写的那样,对游客采取抗拒的姿态。

3月9日,郑州大学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加强主校区春季校园秩序管理的通告》,通知一出,各种意见叠出。#郑大禁止外人入校#的微博就上了本地热搜,引发网友转载、评论。

3月14日,《郑州晚报》和大河报分别以《郑大不欢迎市民来赏花了?》以及《郑大新校区对游客实行门禁惹争议》为题进行报道。

“国立郑州西郊公园”该不该闭门谢客?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郑州晚报》

这两个省内媒体的关注,使郑大的这种规定引起了更广泛的关注,很多媒体也将郑大的这种做法和武大樱花节的“限流”、厦大、北大、清华等高校的“限游令”放在一起讨论大学的开放性问题。

有人指责说,郑州大学的建设得益于政府在经济、政策等多方面的支持,而政府的运作是无数个纳税人在后面支持的,其本身就是建立在公共资源的基础之上的,公众自然有理由要求其保持一种开放的姿态。

另外,也有网友从兼容并蓄的大学精神出发,认为所谓“兼容并蓄”不仅仅是学术上的,更体现在对社会的接纳和融入,只有开放,大学才能以胸怀成就其“大”。

这些说法或许令郑大学子很不满,发文《《我替郑大委屈》 指责《郑州晚报》的标题“不欢迎市民来赏花”引起了舆论的误导,实际上学校周末对游客是开放的。

“国立郑州西郊公园”该不该闭门谢客?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第二,此文抨击了有的游客游玩时在学校内舀水洗车、携带宠物、捞鱼、随手丢垃圾、折花木、小孩随地大小便等不文明行为,认为游客破坏校园在先,禁客理所应当,不该受到指责。

双方这种互呛和言论上炮火的进攻,又放大了这件事舆论影响力,引发更大的关注。

我认为,目前郑州大学所实行的这种周一到周五工作日禁入,周六日开放的方式很好。

“国立郑州西郊公园”该不该闭门谢客?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郑州大学

的确,大学是由政府出资建设的,这些资金是由纳税人所缴纳的,大学也的确承担了一些公共职能,但我们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大学的首要职能应该是高等教育,保证大学生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受教育环境。

所以,在周一到周五正常工作日期间,禁止一切闲杂人员和校外机动车辆进入校园,是为了保证学生(这些学生可能就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或者儿女)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

而周六日,郑大的开放就满足了公共资源共享的职能,但我们必须明晰的是,公共资源,属于大家,我们一定要有一种爱惜家中家具或者花草那样的“我”的参与感,不能因为这不是你家就随地扔垃圾、逮湖里的鱼、不停地晃开花的树,这不仅是一种不文明,更透露出一种自私。

?毛亨:郑大成为“西郊公园”是城市之耻

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拥挤着去大学校园里呢?好像春天不在市区内,而完全缩身在校园。

郑州的城市发展,速度越来越快,按照大河报此前的报道,郑州近十年多出一个巴黎的人口数量,市区面积增大70%。城市规模的扩大,具体表现就是原先的郊区的消失,田地褪去,变成了住宅区,城市道路不断地延伸和拓宽。

可是春天来了,我们在市区内就是不能完全地感受到它。不说农业路和陇海路,就是花园路、文化路、经三路、金水路、航海路,在这些道路上行走,我们看到的行道树何其之少啊!但是春天的颜色变化,春天的绚烂多姿偏偏就是不会通过这高矗的楼群和一层比一层高的立交桥来呈现的,它不选择建筑物密集的社区,它选择植物作为自己的附体,它需要空旷的土地上肆意生长的植物。

“国立郑州西郊公园”该不该闭门谢客?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郑州街道

城市的发展是畸形的,是建筑物密集分布和与之相配套的公园不协调的发展,是城市人越来越生活在空间的往上而脱离了自然和土壤。

反过来,没有一个区域,像在城市里,春天来了,人们对春天的亲近这么迫切。

城市人怎么了解自然、怎么完成对植物的自我教育,他们发觉在自身生活的周边是很难完成的。

碰巧大学是一个空旷、充满人文气氛、偏植着各种植物的好地方,它干净,是很多人想象的城市公园的模样,可是这个公园不再它们生活区域内的周边,或者说,他们生活周边的公园数量和植物量太少,不能满足他们内在的需要。

“国立郑州西郊公园”该不该闭门谢客?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郑大桃王

郑州大学校园内拥挤着的市民,他们在意的是大学校园“公园”的一面,里面生长的植物构成的春天,满足了他们这个季节对春天想要亲近的愿望。

如果可能,也许每一个人都想搬回家这么一个环境;他们的到来和他们的反应,是对城市建设现有模式和现状的一个不满的提示:在经济发展的前提上,物质之外,我们怎么安顿我们对自然、休闲的需求。

?作女:先管好你和你的孩子,再谈大学开放

自从我告诉儿子,只有动物才会莫名其妙的可以随地大小便,我们人类是不会那样的,后来他深深意味,他自己坚决不会随便在公园或者随便有哪怕一个低矮灌木丛的地方大小便。我也庆幸自己培养了一个在卫生习惯上有点作的孩子,因为他是一个人,不是一只小狗。

关于公共场所的卫生习惯,我特别想吐槽以下三条。

别把孩子和自己当动物,保护自己和孩子的隐私。不要公开场所给孩子把尿或者“对着小树浇水”,那成何“X样子”了,你知道不知道:有卫生习惯的狗狗还只去厕所嘘嘘臭臭呢!别跟我扯叛逆有个性,这叫不讲公共卫生,你别把自己当行为艺术家!

别到哪儿都高谈阔论甚至大喊大叫。我见多很多带孩子的母亲,吼叫着指挥自己的孩子或者制止孩子的行为,你不知道走到他面前,看着他,慎重的说出来胜过你吼叫十句吗?

“国立郑州西郊公园”该不该闭门谢客?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干嘛把自己搞的这么急躁狼狈?安静的公园你我们都会更喜欢的,但需要每个人都先尊重自己的形象。

关于爱惜植物这个事。哎呀,推荐春天看看《护生画集》,公共场所的花草树木,不是你家的,再说了,就是你家的,你舍得下手采来玩玩吗?带孩子的家长,这个事,更不能干了,你家孩子有样学样啊。

做到这基本的三条,可以再谈大学校园的开放尺度问题了。

做个爱卫生的好宝宝,有什么不好呢,自己的身心灵都是受益的。有时候,我们不是占了公共环境的便宜,比如休闲时为所欲为,是败坏了一种风气。不要做闯红灯的那个人,因为你可能是羊群的那个愚蠢的头领。

(图片来源于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42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