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街头路牌老外看了就晕菜,大郑州从哪儿请来的神翻译 ?丨豫记  

2016-07-27 09:55:22|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头路牌老外看了就晕菜,大郑州从哪儿请来的神翻译 ?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李云楼丨文

郑州路名标示之错曾数度公诸报端并加以纠正,但直至目前,乱象仍多,未得彻底解决。这些乱象的存在,不但影响了作为中国中部大省省会的城市形象,而且有损郑州人、河南人、乃至中国人的缘面,实在不可小视。

笔者发现,乱象主要存在于路名的英语译文。英译文质量低,错误多,用语不正规,表述不一致。这些毛病既来自译者英语水平的局限,也源自对汉语拼音体系性质的糊涂认识。

一些非驴非马、模棱两可的形体令人莫名奇妙,不知所云。

诸如以下数例:Erqi Guangchang(二七广场),Bishagang Gongyuan(碧沙岗公园),Suoling Lu(索凌路),Xiliu Hu(西流湖)。

街头路牌老外看了就晕菜,大郑州从哪儿请来的神翻译 ?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所谓的英译文显然不是英语,因为guangchang, gongyuan, lu, hu 不是英语词。

那么,它们是汉语拼音文字吗?非也。作为上世纪五十年代进行的语言文字改革三大任务之一的汉语拼音方案,不是替代汉语言文字的拼音文字,只是注音符号,其功能是为字词注音,其所组成的形体只能表音,不能表意。

上述各名称的正确英译文应是:Erqi Square, Bishagang Park, Suoling Road,the Xiliu Lake. 译文中的Erqi, Bishagang, Suoling, Xiliu 来自汉语拼音体系,是地名的准确拼音。

街头路牌老外看了就晕菜,大郑州从哪儿请来的神翻译 ?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汉语拼音符号转借自西文,与英语字母相同。在译文中,他们转身为英语字母,由它们组成的形体自然是英语词。也就是说,汉语地名的英译,借重于汉语拼音体系的地名注音,利用汉语拼音符号与英语字母相同的有利条件。

既为英语,就必须符合英语语言的规范,不可将其与汉语拼音方案符号所组成的形体混为一谈。现在英译汉语地名的方式与过去的不同就在于以借用汉语拼音符号形体的方式保留其准确的音,既高效,又省功。

那么,路,湖,公园,广场等为何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借用呢?这与汉语地名的特点有关。汉语地名一般由两部分组成:一为专名部分,为某地名所专有,一为通名部分,为同类地名所共有。

街头路牌老外看了就晕菜,大郑州从哪儿请来的神翻译 ?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两部分各有其责,各司其职,不能等同视之。专名重在其音,以其音区别此和彼,如二七,碧沙岗,西流,索凌;通名重在其意,一起以区分这和那,如路,公园,湖,广场。自汉语译为英语时,专名部分采用音译以保留其音,以音译表明其路名是索凌而非东风;通名部分采用意译以保持其意,说明其处所是广场而非公园。

既然路名标示之乱象主要存在于路名的英译文,针对性的解决办法有二。其一,免除外语标示。路名双语或多语制既无行文规定,又非举世通例。查当世诸国,凡国内之标示,皆以本国语言文字述之。

到访过英、美、德、意、法、俄各国的人,谁见过以汉语表述的标示?又有谁曾抱怨过那些缺失它种文字的标示?路标仅以汉语表述,与法相依,与情相符,与理相合。

街头路牌老外看了就晕菜,大郑州从哪儿请来的神翻译 ?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当然,路标上除汉语之外,辅以它种语言,不仅无害,而且会有某种好处。但是,世界上有三千多种语言,重要语言也有多种,哪种语言该入选呢?

虽然在当今世界英语的使用率最高,但他毕竟不是明文规定的世界通用语,选用英语,俄罗斯人,法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人等会有什么想法?英语比其他语言高明吗?以英语为母语的英、美、澳、新、加诸国人比其他各国人高贵吗?

回想几年前,笔者应邀到美国讲学,曾在华盛顿州西雅图机场转机,该机场甚大,在乘机场专线车从一处到它处时,车上服务人员用英日两种语言报站。

我当时就有想法。于是,问车上工作人员报站为何仅用英日两种语言。该工作人员不假思索地回答:“报站所用时间仅够说两种语言。”语毕,他即刻意识到所答非所问。因为,时间不允许,不是选用日语而不选用其它语种的理由。

街头路牌老外看了就晕菜,大郑州从哪儿请来的神翻译 ?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于是他补充说:“这里日本人多。”路牌上外语的选择使用所可能引起的心理反应不宜小视。权衡利弊,似乎不使用任何外来文字省去不少麻烦,利多弊少。

其二,若决意采用外语标示,则可邀请三五位资历深,专业能力精、知识面广博、工作责任心强的人,组成班子,群策群力,认真讨论,写出初稿,征求社会人士意见,最后定稿,严格遵稿制作,不随意改动。

大至词语恰当规范,表述符合礼仪习惯,小至单词拼写、大小写字母选择、标点符号使用,点点滴滴,严肃对待,绝不马虎从事。

链接:

据大河网先前的报道,2015年年末,郑州市火车站周边新立了一百多块交通指示牌,指示牌上的英文翻译错误百出,仅“二七广场”就出现了三种翻译,分别是:“Erqi square”、“Two seven square”、“Eepi spuare”。

其中,“Eepi spuare”一共10个字母,3个字母写错;而将“二七广场”竟然翻译成“Two seven square”,实在是个笑话。

街头路牌老外看了就晕菜,大郑州从哪儿请来的神翻译 ?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大同路被翻译为“Datong Road”,二马路则被翻译为“Erma road”,这些指示牌翻译错误最多的就是“路”的英文“road”一词。根据英语翻译的一般原则,道路名的首字母要大写,如小写就是错误的;其次便是路名翻译有分有合的情况,路名是一种专有名词,必须连在一起且首字母要大写,分开翻译就是错误的。

“操场街”被翻译为“Playgroundstreet”也是错误的,不仅不符合路名翻译的原则,也与其他指示牌上路名采用拼音翻译的一般方法格格不入。

“德化步行街”被翻译为“Dehua walking street”,实际上,“walkingstreet”,翻译过来是“会走路的街道”,德化步行街的英文翻译应为“Dehua Pedestrain Street”。

街头路牌老外看了就晕菜,大郑州从哪儿请来的神翻译 ?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钱塘路的英文翻译为“QianTangRoad”,同在一棵指示树上的一马路的英文翻译则为“Yimaroad”,而事实上,路名是一种专有名词,必须连在一起,才能作为一个词汇,且首字母要大写,分开是错误的。

作者简介:

李云楼,现任教于郑州大学外语学院。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

投稿请发邮件至 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1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