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这道名叫“情人泪”的菜,你可曾吃过? | 豫记   

2016-09-14 10:28:06|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道名叫“情人泪”的菜,你可曾吃过?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八月初八,从中原路朝西南望去,一轮清冷的下弦月安静的走到路的尽头,甘做明灯。再有几日,便是团圆佳节,每年的这个时候,日子总会走得异常缓慢……


五点 | 文


桌上绿色储物箱里放的是可以长时间存放的食物,银耳、木耳、莲子、粉皮和方便面。尽管夏天扬长而去,可一看见这些东西,还是忍不住想念夏夜的味道。粉皮所剩不多,干脆一股脑全泡水里,想起父亲的喜好,调一盘“情人泪”……


这道名叫“情人泪”的菜,你可曾吃过?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工作在外的父亲“发明”的一道菜 


那年夏天,父亲从云南回来。听母亲说,父亲是在云南修公路,如今想来,也是很辛苦的工作。晚上,头顶的三叶吊扇嗡嗡的转,我们一家人欢天喜地的谈天吃饭。那时还不兴“撸串”,大家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一份花生米,一盘猪头肉,再来个凉拌粉皮,这就是相当丰盛了,再来两瓶,噢不,再来几瓶啤酒,这日子在那个年代,也算相当小康。


母亲烧的一手好菜,为了庆祝父亲探亲回家,还特地炒了几个热菜。大家吃吃喝喝,就着电视里的新闻联播和胡同里不时传来的二八自行车的车铃声,好不痛快。不多大会儿,啤酒见底,闷热的天气微黄的灯光映的每个人都红光满面。父亲突然想起了什么,来了兴致,指着那盘凉拌粉皮,问我们:“知道这是什么菜吗?”


“粉皮呗,这有什么好猜的。”母亲不可置否地说道。


“哎,这就错了,这叫‘情人泪’。”父亲笑道。


母亲白了父亲一眼,笑说到:“没个正行,啥‘情人泪’,这就一凉拌粉皮。”


这道名叫“情人泪”的菜,你可曾吃过?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父亲总是这样,虽说书读得不多,但骨子里却有着文人的敏感与浪漫。我听着“情人泪”这名字,却是比“凉拌粉皮”好上太多了,但却不明白“情人”从何而来,“泪”又是从何而落,于是赶紧追问:“为什么叫情人泪呀?”


原来,父亲去云南的时候,曾带了几张粉皮过去。粉皮原是南方流行的食物,随着交通的便利,粉皮也早早的不分南北了。家乡人爱喝粉浆,一般有粉浆的作坊便有粉皮,所以,家乡的绿豆粉皮还是很普遍的。


这道名叫“情人泪”的菜,你可曾吃过?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粉皮好放,又不会坏,想吃的时候简单易做,很方便出门带着。吃的时候只需冷水泡发,用开水断生,再冷水降温,凉拌时配上点黄瓜丝,除去一般凉菜调料,再滴上几滴从家乡带去的芥末油,那香气,透过盘子就找你来了,吃起来,串鼻通透,五官清明。


有一次,父亲云南的工友见父亲做这道菜,十分得好奇,因为在云南从没见过。于是问道:“你这做的啥呀?”父亲想了想,哈哈一笑:“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菜做好了,父亲将盛菜的小铝盆往工友中间一放,将筷子递给其中一人“来,尝尝”。


果然,只见对方涕泗横流。云南不流行吃过芥末,所以对方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这看似小清新的菜肴,怎会有如此劲爆的味道,芥末的辛辣瞬间从口腔窜到鼻腔,又从眼睛涌出,眼泪止都止不住。

 

这道名叫“情人泪”的菜,你可曾吃过?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听父亲讲故事特别下饭,我和母亲听着听着,晚餐便已接近尾声。母亲刚要收拾,父亲说道:“对了,明天去拍张全家福吧,我回云南的时候可以带走。”

 

母亲问:“拍那照片做什么?”那时不比现在,写真、私照等等,各种形式的拍照让人眼花缭乱,那时只有“我想拍几张照片”这么一说。


“我云南的工友天天听我提起你们,想看看你们。”


第二天下午两三点,天儿正热,太阳毒辣辣的,我们一家四口来到街道口的一个小照相馆,照相馆里有两人,一人为我们做拍照前的准备工作,一人为我们的面部稍作打扮。调试完毕,我们来到幕布前面,父亲母亲在前面坐着,我坐在父母中间,姐姐站在后面,高高低低,看起来也高低有序,我笑的一口白牙,母亲温柔,姐姐青春。


后来照片洗了两张,一张父亲带去云南,一张留在家里。


这道名叫“情人泪”的菜,你可曾吃过?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离家在外的我也做一道父亲做过的菜

粉皮渐渐的在水中软去,我开火炖上锅,等水煮沸,突然想起家里没有芥末油,赶紧下楼去买。天色已晚,商家正准备关门,买过调料直接去厨房,水已滚沸,粉皮在水中煮上三两分钟, 没有篦子,于是用锅盖将水逼出,又用凉水冲了两边,此时的粉皮晶莹剔透,很好看。


随手从菜筐中捡了根黄瓜,切丝,铺在粉皮上,盐、香油、醋,依次淋上,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辣椒油,看到还有半瓶没吃完的老干妈,从中挖出几滴辣椒油来,最后,滴上几滴芥末油,一拌,装盘,就着熬好的米粥,半个馒头,也是饱餐。


这道名叫“情人泪”的菜,你可曾吃过?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许是从小吃惯了的缘故,我吃的还算从容,虽鼻尖微有冒汗,但也不至于眼泪鼻涕齐下。想起父亲过去在云南,也应会和今日的情况相差不大吧。只是那张全家福,我想下次回家将它带到郑州来。


唉,想家时月亮总是圆的。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9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