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我有两个父亲,他们像一对兄弟丨豫记   

2016-10-25 10:0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两个父亲,他们相似得像一对兄弟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每个人只能有一个亲生父亲,而我说的另一个父亲便是我的岳父,有趣的是,两个老头还真像亲家。他们多年前已经进入天堂,但他们生前的那些事却仍时不时蹦进我的脑海。每年父亲节期间,当网络、微信、报纸等各类媒体陡然间多了关于父亲的话题时,我的心里却总是酸溜溜的,总是会陷入对他们的回忆里。

潘运明丨文

我们村与岳父家的村子相距十多里,跨越两个县,鸡犬之声无从相闻,老死岂会往来?两个家庭就像两条并行的铁轨,如果没有相交的条件,根本就不会有以后的事情发生。

可是,一根红线栓住了一桩婚姻,连结起两个家庭,父亲、岳父成了前行中的家人、亲人。

我有两个父亲,他们相似得像一对兄弟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两位老人出生的年代正值中原遭受水旱黄汤之时,糠菜团子雁屎树皮都曾穿肠过,留下一条命已是上苍的眷顾了,因而他们的人生道路颇为相似,既充斥凶险,又总会逢凶化吉,以致于在唯成份是瞻的年代,成为最后的贫雇农成份。

一场大火让父亲成了孤儿,以至于连自己的年龄都不知道,只是说与邻居谁谁一巴掌大,在给人家扛长工时被国民党抓了壮丁,跑回来后又成了长工,迎娶母亲时连锅碗瓢都是借来的。

解放后,父亲成了生产队的饲养员,曾有一阵在贫雇农里选拔党员干部,乡村干部多次动员,都被他拒绝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田地分包到户,为了耕地方便,父亲养起了牛。

我有两个父亲,他们相似得像一对兄弟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岳父在生产队时,倒是干过几年队长,但却对养牛情有独钟,后来也养了几头牛,只是岳父乐意充当月下老,闲暇之余,会为村里庄外的年轻后生牵线搭桥。

父亲大字不识一个,岳父一个大字不识,两人却对子女的教育特别重视,虽然条件困难,而让子女读书却是倾尽全力。记得我与妻子见面前,媒人给母亲说,人家姑娘要寻的男孩只要有知识,人长得高矮胖瘦、家庭好赖在其次,母亲把这些话说给我时,我的心砰然动了一下。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三转一响早已过时,经济条件已是择偶的主要标准,农村竟有这样注重知识的家庭、这样的姑娘?老实说,我心里倒是打了个问号。

我有两个父亲,他们相似得像一对兄弟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在鲁山梁洼街的岳父家见面那天,天气很热,当我进屋时,一个精精明明、腿有些罗圈的老头站起来打了招呼,他手里抓着草帽扇着风,白上衣叠过的纹理相当清晰。

他以一位老农的视角问我一些诸如农村房屋结构、农事耕种、人情事路等等一些话题,我拘谨回答竟然让他颇为满意,总算是过了第一道问槛。

几个月后,我和妻子结婚了,而在这桩婚姻上,岳父起着主导作用。由于相处时间短,加之工作不稳定,婚后夫妻间难免磕磕碰碰,而每次妻子斗气回娘家,岳父总说是她的错。我的父亲则恰恰相反,指出我的种种不足。不知道两位老人是否有共同的愿望,那就是夫妻之间要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和谐,才是维系一个家庭的根本。

婚后,我从学校到乡政府工作,月工资只有72元。父亲每次到物资交流会上卖牛总会叫上我,说是怕遇到小偷,实是将卖牛的钱一分不剩地让我存入银行,贴补家用,还总是愧疚地说,这次卖得不多。

我有两个父亲,他们相似得像一对兄弟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岳父家六个儿子六处宅院六个媳妇,这些使他难有积蓄,直到后来做小生意可能挣下几千块钱,到我家闲住时,他神秘地掏出一个手绢,一层层揭开,放到我手里说,他老了让我来保管这三千元钱,我心里惦量一番,还是婉言拒绝地说,弟兄们多,你的钱放我这里不合适……这是岳父对我的信任,这种信任正是父子间那种的默契。

打我记事起,就知道父亲吃饭从不挑剔,他常说,吃过大苦受过大罪的人是不会对饭菜挑三捡四的,在他生命最后的历程里,仍然是一碗面片、一碟秦椒就打发了,穿戴更不待说。在他患上癌症骨瘦如柴时,我在饭店做碗羊肉汤送回去,还遭到一顿责备。

巧合的是,岳父也好喝面片,有次在鲁山滚子营参加婚礼,回到鲁山城时天已很晚,只好在亲戚家的闲房里住下。岳父晕车,呕吐得厉害,我问他想吃些什么,他说捎碗面片就行。我好容易找到一个能做面片的小饭馆,炒个豆芽菜提回去,岳父竟吃得津津有味。

我有两个父亲,他们相似得像一对兄弟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父亲故去时,岳父到我家吊唁,当我看到他的那一刻,眼泪怎么也抑制不住,失去父亲的我乍然间感到岳父成了一座山,一座心中的靠山。后来,岳父撒手人寰,因忙于工作没在身边,这成为终生的遗憾。

随着两位老人的辞世,我觉得自己长大了,坚强了,而每每想起他们,总有种“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感慨,人生有多少缺憾,多有少是无法弥补的啊。

我确信,如果有天堂,两位善良的老人是到那里享福去了,他们的眼睛是温暖的,他们的心是清静的,他们的灵魂是纯洁的,他们勤俭持家的理念将会传承下去。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简介

潘运明,男,1969年生,河南省宝丰县人,河南省作协会员、许昌学院中原农耕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平顶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民间文学类代表性传承人。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

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89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