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当过村干部的父亲,是我的一座高山 | 豫记   

2017-01-11 11:0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离开快两年了。他把一生的辛劳,都给了我们这个家;当我有能力保护他的时候,他却走了。年少的我无法理解父爱,年岁渐长,我亦身为人父,此时方知父爱是无言的,如高山般厚重。

张元军丨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当了村干部的父亲为啥这么穷?

父亲同那个年代的大多数父亲一样,对儿女很严厉,少有交流,我很怕他。但哥和姐却嫉妒地说,我小时候嘴巧、活泼,是爸妈的“小奶干儿”。 我想可能是父亲有时对哥姐的严厉责骂,对我这个旁观者,起到了“杀鸡骇猴”的作用,所以我对他的畏惧,甚过哥哥姐姐对他的畏惧。

   

有一件事是意料之外的。那是十来岁的一天,我和一个小伙伴在大路边玩耍,玩得兴起,不知不觉走了好远。天快黑了,偏偏下起了大雨,我只得就近去了舅舅家避雨。碰巧那天晚上的雨直直下了一夜,我一夜未回。


当过村干部的父亲,是我的一座高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第二天回到家门口,哥哥气呼呼地说:“你出去也不给家里人说一声,咱爸昨天晚上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到处找你,他沿着河道走了七八里路,以为你被大水冲跑了,一晚上都没睡觉,看你今天挨揍不挨揍!”

 

我怕极了,哆哆嗦嗦地走到院子里,正好迎面碰到父亲出来,他眼睛里布满血丝。我小声地喊了一声“爸”。他呆呆地看了我几秒钟,却什么也没说,而是缓缓地转过身,往回走去。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他眼角有一些亮晶晶的东西。

 

即使这样,父亲在我们家,许多时候仍是“不得人心”的。母亲就经常给我们诉苦:你爸是毛主席教育的好干部,说好听点是大公无私,其实就是死脑筋。一心都为了公家,凡事都要带头,他当生产队长,队里安排活,苦活累活总要先安排我;没占过生产队一点便宜,还要从家里拿东西补贴别人。


当过村干部的父亲,是我的一座高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他当村里机械厂的厂长,哥哥去厂里上班,刚开始是没工资,后来有工资了,也是最低的。姐姐想承包村里的商店,合同都签了,他却说,他是村干部,要避嫌,硬逼着让给了别人,姐姐气的大哭一场。

 

我上初中,家里每次给的生活费,和同学相比都是比较少的,我当时不但委屈,而且想不通,为什么又当厂长、又是村干部的父亲这么穷?


55岁的父亲还在创业

我们的家乡,虽称不上穷山恶水,但耕地多在半山腰上,大的地块两三亩,小的甚至一两分,乡亲们无论怎么辛勤耕作,还是吃不饱饭。父亲当生产队长时,二三十岁,正是意气风发的年龄。

 

他带领乡亲们兴修水利、整改土地;大力推行农业机械化,在全乡率先购买了柴油机、手扶拖拉机、磨面机等;学习推广科学的种植方法,最终带领大家获得乡里粮食产量第一名,我们一个生产队交得公粮比好几个村的都多,是当时乡里最富的生产队。


后来到村委主抓工业,又是“救火队长”。村里企业,哪个干不下去了,就调他过去,等有起色了,又被调到别处。


当过村干部的父亲,是我的一座高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但父亲古板、不会变通、眼里揉不进沙子的性格,注定在后来的工作环境中是行不通的。他这也看不惯,那也得罪人,索性辞职不干了。

 

赋闲在家,其实也没闲着,养过猪、鸡、蜜蜂、兔子、蚂蚁;办过加油站、卖过木材、面粉……但阴差阳错,几乎都未成功。可他从未放弃,一直在寻找机会。

 

1998年,他又选择了一个项目。此时他已经55岁,手里也没多少本钱,只能靠吃苦。为了省钱,他和妈拉着架子车,牵着牛,去捡人家大企业不要的废料。

 

那些废料都在河沟里,他们俩就一铁锨一铁锨翻上来,再装到架子车上,赶着牛拉回来,每次都弄得灰头土脸的。我一直很好奇,他在村里当了半辈子干部,被人看到如此的窘境,会不会觉得丢面子、难为情?


当过村干部的父亲,是我的一座高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有次,他带我出去销售产品,人家看着他的白发,开玩笑说:“老哥,年龄这么大了,该在家享福了。”话音落耳朵里,我很难过。

 

生意终于有了起色,我接手了送货的任务,让父亲在家休息。送货没准点儿,经常凌晨才到家。进门时,总能看见父亲慌忙地为我热菜、端饭。我既感动,又有点不适应,几次想给他说,又不知如何开口。吃完饭回到自己屋里,屋里的蜂窝煤炉子烧得正旺——都是父亲做的。


子欲养而亲不待

生活步入正轨,我们一大家人每天都在一起工作、吃饭,十几口人一起吃午饭,总是热热闹闹。我们兄弟几个都喜欢喝点酒,为此没少挨他教训。可是,但谁有了点小病,他就慌忙去找药。

 

我们也都是成家的人了,父亲却还是像对待“小奶干儿”一样,一手拿药,一手拿水,非看着我们把药吃了才行。

 

不知不觉间,父亲的身体不如从前了,尤其近一两年,脚步慢了,背也佝偻了许多,胃病、肝病、高血压老困扰着他,总是不停地到处买药,好多医院都看了,不除根。见他痛苦的样子,我着急,又没办法。


当过村干部的父亲,是我的一座高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父亲一辈子都很要强,是不是现在没什么事情干,缺少了精神支柱?于是趁着晚上吃饭的时候,跟他说:“爸,您这半辈子,经历那么多事情,有空的时候,每天想起来什么就写一点,集的多了,我给您整理整理,出一本传记,行不行?”

 

妈在一旁抢话说:“我看孩子说这主意不错,你这一生,能写一厚本书!”又对着我说:“你爸年轻时,就好写东西,还想当记者,专门学过速记哩!”看得出,爸也很高兴,他说:“中!我有空了,回忆回忆,写多少,算多少。”

 

说这话仅仅过了二十来天,2015年1月13日,我早上起床,洗漱过后,照常到饭厅吃饭。都快吃完了,妈在卧室喊我:“元军!你快来看你爸咋了,我喊他怎么不答应!”

 

我慌忙跑过去,爸像往常睡着的样子一样,摸他的脸,还有体温,我大声地喊他,掐他的人中,没反应,我怕了,手哆哆嗦嗦地打了120,又不停地给他做人工呼吸,胸腔按压。120终于来了,做了一番检查,结果他们竟然说不必去医院了,我哭着求他们,他们不理我。 


当过村干部的父亲,是我的一座高山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躺在我的面前,我握着他的手,温度在一点点变冷,我救不了他。我恨自己,我竟不知道每天早上应该一起床就先去看看他。我半生都在他的保护之下,在他需要保护的时候,我没有保护好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会大哭,只会长跪不起! 

 

办过后事,整理爸的遗物,找到了一个笔记本,扉页上面写着两行字“不忘过去艰苦的生活,没买过肉菜,元军上不起学。”父亲为集体、为儿女操劳奋斗一生,付出了他的全部。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张元军,巩义人,七零后,一个喜欢写农民的农民。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23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