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火车票再难抢,也挡不住咱回家 | 豫记   

2017-01-18 11:2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一度的返乡潮随着春运如期到来,每个回家的人都像踏上迁徙之路的鸟儿,归心似箭。我从艳阳高照的广州出发,要回到千里之外,正过着“寒冬腊月”的河南老家,这一路从南至北,随着火车“呜呜呜”的小跑,跨越大半个中国的归途包含着我对家乡的眷恋,对爸妈的惦念。

 

火车票再难抢,也挡不住咱回家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陈大娟 | 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离开广州前,我特地看了黄历


“此日宜出行、嫁娶、订盟、入宅、迁徙”。如今的我,恰似一只要南北迁徙的“鸟”:每逢过年,不是“飞”往湖南婆家,就是“飞”向河南娘家去了。

 

这不,今年,我这只“鸟”,该到北方过冬了。

 

当然,我指的“飞”,自然不是“飞机”……回家,是一件多么严肃、庄重的大事,你招呼也不打,就“飞”回家,不得吓你爹妈一大跳?

 

咋办呢?像我这样,除去生活的吃喝拉撒睡,用余下的经济实力买张火车票就万事OK啦。

 

当我抢到火车票,就急电那个为接送小孙子顶顶上下幼儿园,“被困”常州四、五年之久的老妈:“妈,我抢到票啦!还是下铺,睡一夜,一早就到家了……到家后,我那被你“抛弃”在家的老爸,就有伴儿啦!”兴奋的我,全然忘了早与郑州老友相约聚餐那档子事儿,我们那个破落的村庄离那个“从鼻孔抠出来的东西,可以当煤烧”的繁华大都市尚有几百里之遥……


火车票再难抢,也挡不住咱回家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老妈问:“你买的几号的票?买得早吧?我让你哥帮我买1月15号的票,他还是托关系买的呢,今天,你哥又打电话说,改成17号的了……”

 

“哈哈,老妈,我买的7号的……我比你提前十天到家,放心哈。不等你下车,我和老爸就在出站口等你!”我兴奋得嘎嘎叫了。

 

“怪不得能买到卧铺呢!那么早就走……哦,小颜呢?他买的几号呀?他肯定不能和你一起回家吧?”听话音,老妈似乎瞬间愁眉不展,十分担忧……

 

“哎呀,甭管他!让他逞能,坚持不买‘黄牛’的票,我上周就帮他找好卖主了,他偏说绝不能纵容‘黄牛’搞坏售票市场,唉,都这会儿了,他还操心‘市场规律’,你说他傻叉不傻叉?”我十分火气地说落起他来……



来自老爸的警告:多穿点,穿厚点


这厢正为人民服务的颜先生——即我那一言不合就犯倔的老公,一边死死抵制“黄牛”小妹手上有票的诱惑,一边用抢票软件猛刷一周,之后,仍是一票难求的他对一出手就是卧铺(且下铺)的我啧啧称叹、羡煞不已。

 

悲催的是,我家那爱管闲事的颜先生,必令我临行前如此装备:秋衣秋裤、保暖衣厚毛衣厚毛裤,脚蹬笨拙重达二斤八两的雪地靴,最后再罩上一层厚厚的羽绒服,我如只笨拙的大粽子,被层层扎紧、团团包裹。这还不算,还需手戴手套、头顶帽子、脖系围巾……


即便热得大汗淋漓,苦逼的我,也只能吐吐“舌头”、倒吸一口冷汗……他才不管夜里睡觉只一层薄被,就会不停冒汗的我,俨然忘了我是从日日艳阳高照、平均气温不下20℃的广州出发。

 

虽然我抱怨这可恶的温差,但“脱衣服”这种傻事,我是万万不敢,更不能做的,毕竟,现在正值“寒冬”、“腊月”,在此时脱衣服,不是打“寒冬”的脸、给“腊月”脸上抹黑吗?


火车票再难抢,也挡不住咱回家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另外,我虽是是一路北上,气温却一路直降,越来越冷,同车者想必大都是河南老乡,如果当着众父老乡亲的面乱脱衣服,一旦入河南,火车将会在大雪纷飞的“仙境”中穿梭,那时我又得鼓起十二分尴尬跳不甚优雅的“穿衣舞”,这不是让我在老乡面前丢人吗。

 

思来想去,还是得拼死穿,因老爸一再致电警告:今年是实实在在的“寒冬”,多穿点,穿厚点。

 

入睡前,我又想到这场可怕“寒冬”,为好好款待这个可怕的名词,我一定要提前备仗,起码,装备上、衣物上、气势上,绝不能输。于是,我又抽风似的趁颜先生呼噜打得正欢,蹑手蹑脚地下床、小心翼翼地开灯,打开柜门,从五颜六色的衣柜中,扒捡出一大堆旧衣物,一心寻思着:要穿厚点,给足“寒冬”面子;一心脑补着:你们这种旧衣破衫们,怎么才能在我身上化腐朽为神奇?

 

一时没了主意,正想把酣睡中的颜先生摇醒……又想,这大半夜,我翻箱倒柜的不睡觉,难道真是为给“寒冬”面子吗?难道,我不是为能回娘家过年,而兴奋地失眠了吗?

 

……

 

我好想爸妈啊,好想家啊!



“跟着你儿子好好去享福吧!”

我常给老妈打电话,闲聊几句家常,笑谈最近的热播剧《锦绣未央》或是《如果蜗牛有爱情》,或问几句小侄子近况,无非是他吃胖些没、想我没,是否分得清我是大姑还是小姑,记不记得我叫啥名、家在何地,小姑叫啥?在广州还是北京读书之类(小侄子总把我和妹妹的信息说错,到底是“傻傻分不清楚”,还是有意挑逗我这个大姑姑?),每每和老妈提及她那调皮捣蛋的孙子,她总是又好气又好笑……

 

总是最后才问哥嫂的情况。

 

给老爸打电话,大多是我问,他答。之后,我们再互报所在地的市场价,譬如苹果、梨、香蕉、西瓜等。当然,那些我爱吃的野菜,这边根本见不到,更别说买了。


火车票再难抢,也挡不住咱回家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春天,我会问:曲曲菜该吃了吧?等蒲公英出来了,多挖些,嗓子疼的话,泡水喝一两次就好;榆钱儿出来没?油菜花开了没?最近几天广州经常下雨,家里下了没?地里旱不?

 

夏天,我会问:槐树发芽没?又捋洋槐花没?院外的香椿叶该吃了不?广州也有卖的,15块一斤;石榴树开花了吧,家里西瓜多少钱一斤?咱家的桃树上,是否又结一嘟噜一蛋(一串串)的桃子?


秋天,我会问:那株你一直说好吃却永远长不大的苹果,又挂果没?石榴结了几个啊?玉高粱(玉米)、花生能煮煮吃不?

 

冬天,我会问:冷吧?穿厚点!年纪大了,不比年轻时候了……

 

老爸经常调侃老妈:“跟着你儿子好好去享福吧!”其实,大家都知道,老妈这一走,等于在言语不通的异乡漂泊,老爸呢,则被独自“留守”在穷乡僻壤的老家。

 

老妈总让我常给她打电话、看视频解闷,老爸则用一个又一个重重的包裹快递他的思念。他们都是孤独症患者,我们姊妹仨,都热热闹闹地过好了,舒坦了。他们俩人可真是遭罪了,对于两位从未出过远门的乡村教师而言,这一分开就好比一个在“天涯”,一个在“海角”,怕只在过年这个把月,他们才能相聚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陈大娟,女,生于1986年,封丘县人,现定居广州。在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共计5万余字,出版26万余字长篇小说:《亲爱的,路人》。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4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