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看葫芦娃长大的人们,大多不知道葫芦会有这么多的学问 | 豫记  

2017-11-14 10:3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70后的记忆里还留存着种葫芦的回忆,80后的记忆里是动画片里的七彩葫芦娃,90后的世界里仅有文玩葫芦的残存一面。岁月带走了什么,时代是呼啸而过的火车,改变了生活,葫芦虽然渐行渐远,但其中的象征意义,就像我们一代代的繁衍,生存,不断推进。

当年的葫芦娃娃,也长成了今天的爸爸妈妈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丽娃 | 文、图

豫记微信号:hnyuji


葫芦娃娃下

是我寂寞又快乐的童年


秋日周末,大哥在微信里发给我几张照片,是他在收获自家院里种的葫芦,他说春天时种了一棵玩,没想到藤架上,硕果累累结了几十个。


葫芦娃!我脱口而出,那些个胖乎乎的葫芦们,瞬间把思绪扯回童年记忆。


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两个哥哥比我大十几岁,姐姐也比我大将近十岁,等我长大些,需要玩伴时,他们却都参军的参军、工作的工作、上大学的上大学,家里只剩下我,像个独生子女一样孤单寂寞。


但上世纪70年代那会,国家还没有出台“独生子女”政策,当时的生育口号是“一个太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然而,很多家庭,都还在成群结队的生养孩子。


父母在县城工作,我和年近八旬的外婆,住在豫西乡下老院子里。


当年的葫芦娃娃,也长成了今天的爸爸妈妈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院子很大,栽种了很多果树蔬菜,压水井边是密麻麻一架葫芦。


葫芦白色单薄的花,只在夜里开放,次日早晨就凋谢,所以日语中,它们有一个美丽贴切的名字,叫夕颜。


花朵凋谢之后,半空中架子上,那些一个个坐好了胎、慢慢鼓肚子长大的小葫芦,沉静地悬吊着,像打坐修行的隐者,法力无边、神秘莫测。


夜风吹过,它们又悠悠荡荡轻轻摇摆,像一群相互嬉笑打闹的娃娃。


七夕节时,南方人在葡萄架下听牛女窃窃私语,粗旷的北方人,一定是坐在吊垂着葫芦的蓬架下,摇着大蒲扇话家长里短,身边依偎嬉耍的,也是如葫芦们一般圆滚瓷实的娃娃。



用途多多的葫芦

历史也很久远


压水井出水口处,砌着个方型水泥洗衣池。那也是我的专属游泳池,我喜欢泡在水里,头枕在池台上,仰看天上小猫小狗一样的白云,来来去去跑着玩,闭上眼,再做着形形色色的白日梦。


当年的葫芦娃娃,也长成了今天的爸爸妈妈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最爱幻想的,就是藤架上吊着的小葫芦里,都关着一个个《西游记》里,被太上老君收了进去的金角大王银角大王。


然而葫芦里并没有妖怪。当外婆摘下白里泛着青色的嫩葫芦,在案板上切开炒菜,我看见葫芦里一片混沌,瓤丝和种子还没有长出来。


秋天,外婆要留几个大葫芦在藤上,等它们慢慢长老熟透,秋风萧瑟时摘下,用锯子锯开,掏出葫芦籽,来年做种子,然后在葫芦一分为二中空处,填上炉渣,放在阴凉通风的地方晾干,就成了舀水或挖粮食的瓢。


水瓢漂在水缸里,渐渐会变成深酱色,面缸里的瓢,则会被岁月染成金黄。

她们看起来都浑然不似当初葫芦的模样,而越来越接近木质。


当年的葫芦娃娃,也长成了今天的爸爸妈妈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放学后回到家,我总是先拿起水瓢,舀半瓢甘甜的井水解渴,抹抹嘴,再将她反扣在水缸的木盖上,那水瓢也安静满足得,像一个凸肚丰腴的孕妇。


葫芦谐音“福禄”,它的枝茎称蔓带,谐音“万代”,又因它易生长、攀爬蔓延、多籽高产,恰与人类原始的母性崇拜,和多子多福、世代繁衍的美好愿望相契合,因此,在民俗中,是吉祥如意的象征。


加上葫芦用途广泛,古时的道家,用葫芦来盛丹药,《西游记》里太上老君,随身佩戴的就是一枚装着起死还魂丹的葫芦,所以,成语“悬壶(葫)济世”也成了从前医生的象征。


在民间传说中,活佛济公、八仙铁拐李身上都有一个用来装酒的葫芦。


葫芦的收纳功能,不但用来装酒、盛丹药,民俗文化里,她还被用来收服邪气、降妖除魔,成为百姓心目中除邪添福、佑护子孙的吉祥物。


当年的葫芦娃娃,也长成了今天的爸爸妈妈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葫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作物之一,考古学家在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发现了7000年前的葫芦及种子,是目前世界上关于葫芦的最早发现。古书里,葫芦也被称为“瓠”、“匏”。《诗经·豳风·七月》中有“七月食瓜,八月断壶”的诗句。


漫长的人类历史中,葫芦还被当作儿童玩具、风水摆件,秋天捉到的蟋蟀、蝈蝈等鸣虫,用葫芦装起来,可以过冬。



每个时代生育的政策

就是一波人的童年


但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葫芦的这些神奇用途,也都逐渐在消散。


现在的孩子们,能记住葫芦的,是上世纪80年代,热播的国产优秀动画片《葫芦兄弟》和《金刚葫芦娃》,七个葫芦娃和蛇精蝎子精斗法的故事,把一代80后孩子,迷定在电视机前。


1980年,国家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后,我的侄儿和外甥陆续出生,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他们后来拥有了“八零后”这个极具时代特色的称呼。


1986年《葫芦兄弟》开播时,他们都是各自家中最最娇惯最最幸福的“小皇帝”,也是最最可怜最最孤单的“独一代”。


当年的葫芦娃娃,也长成了今天的爸爸妈妈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虽是他们的长辈,年龄却相差不多。


因我幼时体会过孤独寂寞的滋味,所以寒暑假就尽可能陪伴他们玩耍,包括一起追剧看《葫芦兄弟》《金刚葫芦娃》。


记得外甥小时候,最爱唱的就是葫芦娃的主题曲:葫芦娃,葫芦娃, 一根藤上七朵花。 风吹雨打,都不怕。


如今,当年唱着“叮当咚咚当当葫芦娃”的“八零后”们,也到了做爸爸妈妈的年纪,实行了3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终于宣告结束。


去年冬天,路过我家附近的天桥,看见有人在地上铺一块布,摆满成堆小丫腰葫芦,大的不过几寸高,小的还没有拇指大,问起摊主,知道这是时下流行的手捻文玩葫芦。

当年的葫芦娃娃,也长成了今天的爸爸妈妈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蹲下挑选了7个,凑成全套葫芦娃,挂在客厅房顶上的绿萝藤中。我的独生儿子也离家去读大学了,我也成了空巢父母,让这些可爱的葫芦娃娃们,守候我每天下班回家。


时间都去了哪儿?只不过是孩子们一天天长大,父母一天天老去。


再过若干年,孩子的孩子们,还会记得并喜爱葫芦所蕴含的民俗文化吗?


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不也正像那已蔓延千秋的葫芦藤,我们一代代先辈后生,其实都是这藤蔓上,结出或正在长大的葫芦娃娃。

(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