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人爱遛鸟,河南人喜欢把鹌鹑,把鹌鹑的人待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 豫记  

2017-11-16 11:5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你只知道老北京人喜欢逗鸟,老爷子大清早提着鸟笼大街上晃悠,那是名贵的鸟,鹦鹉、芙蓉、沉香、碧玉、玉鸟,可你知道吗,咱们河南也有玩鸟的习俗,而且,还是不甚名贵的鹌鹑。但今人只知鹌鹑蛋,不知鹌鹑是神马。


北京人爱遛鸟,河南人喜欢把鹌鹑,把鹌鹑的人待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葛国桢 | 文

豫记微信号:hnyuji


世事洞明的二爷

待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我至今依稀记得,懵懵懂懂的幼年时,二爷长着花白的长胡须,一脸的深皱纹,古铜色的脸膛,腰带上常常系着一只鹌鹑袋。


那东西似笼非笼,似袋又连着笼,它做工精致,听别人说,这东西可有些年头了,都说是清代乾隆爷玩过的,早些年花了大价钱才买来的,不知道是真是假。


北京人爱遛鸟,河南人喜欢把鹌鹑,把鹌鹑的人待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袋笼里装的是一只非常漂亮的鹌鹑,二爷待这只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没事的时候,他就坐在我家门前那棵大槐树下的太师椅上,悠闲地从腰上解下那只鹌鹑袋,伸手把鹌鹑掏出来,握在手中。

 

这时候,鹌鹑会从他的手掌中探出机灵的小脑袋来,两只眼骨碌碌的转动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二爷从另一只布袋里掏出一些谷粒或小米来,让鹌鹑轻轻地啄着吃,听着鹌鹑嘴里叫出的声音,二爷眯起眼睛,头颅慢慢朝后仰去,脸上露出非常难得的笑容,显得特别地满足和陶醉。

 

在我的记忆里,二爷不喝酒,不抽烟,似乎没有别的嗜好,唯一爱玩的就是这只鹌鹑。

 

然而幼年顽皮的我失手放走了二爷的鹌鹑,从此以后,二爷的生命力似乎也随着鹌鹑一起消失了。时隔多年,我在一幅麦草鹌鹑画前驻足,仿佛看到了曾经的二爷。

 

北京人爱遛鸟,河南人喜欢把鹌鹑,把鹌鹑的人待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听别人说,二爷一生经历坎坷,年轻时曾离开家乡在外闯荡几十年,跑遍了差不多大半个中国,边疆也去过,大城市也去过,从过军,经过商,接触过世间各个阶层的人,见过无数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

 

回老家务农后,他仿佛看破了红尘烟云,洞穿了世事沉浮,那些别人经常津津乐道的富富贵贵、吃亏占便宜的事儿,他从不往心上放,鹌鹑似乎就是他的一切。

 


“把鹌鹑”早就有了,是门学问

 

由于经常跟着二爷,看他“把鹌鹑”,听他讲一些和鹌鹑有关的逸闻趣事,不觉间我对这小生灵也添了许多爱意。

 

成年后,我查了一些资料,知道由唐及宋的古籍上,都能找到斗鹌鹑的零星文字。


元杂剧的曲牌中,有个“斗鹌鹑”流传很广。到了清中期,官宦富民之间“斗鹑”是很流行的。

 

《聊斋志异》里有一篇名为“王成”的故事。讲述一个名叫王成的人生意亏赔,贩得几筐鹌鹑,死得只剩一只。

 

这只其貌不扬的小鸟,屡斗屡胜,简直成了神鸟。被痴迷斗鹌鹑的大亲王看上,以“中人之产”的价格收卖。

 

以今天的生活水准来衡量,应有近百万元之数。


北京人爱遛鸟,河南人喜欢把鹌鹑,把鹌鹑的人待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跟着二爷,我还到野地里捉过鹌鹑。

 

人们在地头张上网,从另一头吹着口哨往网里赶,往往多有捕获。捕获的鸟经过挑拣,那些符合“斗”象的鸟,就被人们喂养起来。

 

它主要吃玉米面中生出的虫子,大概就是今天被称为“面包虫”的。

 

二爷说过,喂饲鹌鹑不叫养,也不叫玩,而叫“把”,“把”是前人调教宠物鸟的一种手法:用一只手的食指和三指握住鹌鹑的两只腿,另一只手从头到背捋着羽毛观赏。后来泛化成喂养、训练鸟的专用语。

 

“把鹌鹑”的人就是成天将鸟拿在手上,像现在时髦青年拿着小宠物一样。二爷还有一本名为《鹌鹑谱》的小书,书上详细讲了 怎么相鹌鹑。

 

在一般人眼里,鹌鹑就是鹌鹑,没有什么区别。可在“玩家儿”手里,鹌鹑就有了玉眼、黑眼、五色鹭、五色顺、砂子眼、红眼等等名称了,据说足有90多种,可见这些玩友的水平还是相当不一般的。

 

北京人爱遛鸟,河南人喜欢把鹌鹑,把鹌鹑的人待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二爷在把玩他那只宝贵的鹌鹑时,只允许我们在一边看,绝对不允许我们用手触摸。看着鹌鹑那毛茸茸的身躯,机灵的眼睛,灵巧的小嘴,我是多么盼望伸手摸一下啊,但慑于二爷的威严,我一直不敢造次。

 

儿童时代谁都脱不了顽劣的天性,有一天,二爷躺在太师椅上睡着了,我便闯祸了。

 

 

顽皮失手放走鹌鹑

二爷在世上也不愿久留

 

看到二爷在睡觉,这机会简直是老天特意赐予给我的 ,我蹑手蹑脚地把那只鹌鹑袋从他的腰带上解了下来,急不可待地解开了袋口,可是没等我伸手去掏。


那只漂亮的鹌鹑就“嗖”一下从袋子里飞了出来,先是飞到离我有几十米远的一根树杈上,接着又飞上了远处的天空,眨眼间无影无踪了。  

 

这一下祸闯大了,我呆在那里彻底傻眼了。这只鹌鹑可是二爷的最爱之物啊,等到他从睡梦中醒来,我可怎么给他交代啊?他又该怎样暴怒、怎样生气呢?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趁着二爷还没睡醒,我赶忙脚底抹油溜之乎也。一口气跑到村外小树林里,我心头充满了无比的恐惧。


北京人爱遛鸟,河南人喜欢把鹌鹑,把鹌鹑的人待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天黑了,小树林里如同罩上了一道黑色的纱幔,四周仿佛一只只狰狞的眼睛在看着我,我吓得想哭,但不敢出声,我饿的厉害,但不敢回家,就那样坐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

 

睡梦里我听见父亲、母亲焦急的呼喊我,看见一只灯光向小树林走来……父亲告诉我,得知鹌鹑丢了,二爷确实非常暴怒,气得胡子都竖起来了。

 

但听说我没有回家又不知去向时,他的火气一下子消了许多,唉,一只鹌鹑再珍贵,毕竟没有孩子要紧啊,于是赶紧吩咐人们四下找我。

 

这以后,二爷因为丢了那只宝贵的鹌鹑,精气神大不如前,看上去一幅蔫巴巴的样子。后来因为害了一场病疾,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了。

 

送别二爷的时候,我哭得很痛很厉害,因为我隐隐约约地觉得,二爷的去世,与丢失的那只鹌鹑有很大关系,我心里很内疚,对不起二爷。

 

前不久,我们市里举办了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在琳琅满目的展台上,我看到一件麦草画,上面把九只鹌鹑与几朵菊花组合在一起,图案很是吉祥。

 

北京人爱遛鸟,河南人喜欢把鹌鹑,把鹌鹑的人待鹌鹑比亲儿子都亲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作画的艺人介绍说,菊花是多年生草本,花形,颜色多种,秋季开花,因其素雅高洁,常被人比之为“君子”。

 

因为“菊”与“居”谐音,九只鹌鹑喻九世也,与菊花组成图案曰“九世同居”。

 

《唐书·孝友传序》载:“张公艺,九世同居,高宗有事太山,临幸其居,问本末,书‘忍’字百余以对,天子为流涕,赐缣帛而去”。

 

看着画,我一下想起了二爷,想起了幼年时被我放飞的那只宝贝鹌鹑。二爷,你在天堂里还好吗?愿你的世界里永远和睦、安康。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葛国桢,河南鄢陵人。现为许昌人民广播电台编辑、记者,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冷暖人生》、《燕子飞来》等个人文集,主编出版5卷本的《天下庾氏文化之根》丛书。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