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河痛到无法流出眼泪:黄河水去哪儿了?   

2017-02-08 10:5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逶迤黄河把最精华的部分留给了河南,曾经,她所滋养的那片广袤土地,在华夏腹地萌芽出了璀璨的文明,这片松软肥沃的土地,成为中华农耕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所以黄河被视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河南人对这条巨河感情复杂,在带给整个民族无尽恩泽的同时,黄河水患几乎充斥了整个中国的历史,她的随性摆动和巨量泥沙,曾经引发了无数场生离死别的灾难。兼有“母亲河”和“害河”之称的黄河,在今天的河南,却面临着难以言说的痛楚和尴尬。

 

造成尴尬和痛楚的最大原因,就是严重缺水,母亲河到了伤痛时却很难流出眼泪的地步。无论你在疾驰的高铁或高速上瞥见她时,都会被心目中和现实中黄河水量的落差感到震惊。作家杨龙江满腹心事的文字,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感伤。

杨龙江 | 文

心中的河和眼前的河


春节即将到来的最后几天,也许是生命中的偶然,或许是冥冥中注定,我驱车奔向母亲河的怀抱。

 

我的家乡在伊河南岸的偃师,虽然距离黄河只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但是,24岁之前我从未见过黄河的模样。

 

心中的黄河波浪滚滚,一眼望不到对岸,和我家乡伊河不可相提并论。

 

伊河在我心中已然神圣,伊河水清澈见底,两岸绿荫蔽日,河床水草清幽,河沙纯洁素净,是静谧安详的西子姑娘。

母亲河痛到无法流出眼泪:黄河水去哪儿了? - 豫记 - 豫记

 

未曾谋面的黄河,却是从老师那里听到的概况,是祖国母亲河,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是种奔流到海不复回的豪迈,给人的感觉是雄浑刚强、桀骜不训的西北汉子的印象。

 

那“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气魄,那“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的雄浑,那“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的豁达,那“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的森然,那“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肃穆,那“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的险要,构建起了我对黄河的最初印象。

 

当我在工作中遇到挫折时,想到了求助于母亲之河,向母亲讨要个解困之策。

 

就在花园口,走上神圣的黄河大堤,抬头放眼远望,是宽阔的河床之上横跨南北的花园口黄河公路大桥,如巨龙横跨南北,又似彩虹悬在天际,桥上车水马龙,反倒成了汽车的洪流。

母亲河痛到无法流出眼泪:黄河水去哪儿了? - 豫记 - 豫记

我来到黄河母亲的身边,满怀希望地扑向母亲的怀抱,但在这个曾经饱含历史沧桑和沉痛记忆的地方,母亲并没有表示她的热情和宽容,她像一个毫无生机的老人,以一种凄凉的方式表达着她的病入膏肓!

 

站在雄伟壮观的黄河大坝之上,昔日宽阔的河面、滚滚的河水、怒号的浊浪哪里还有一丁点的踪影?

 

黄河水哪里去了?

我要去寻找我心中的那方净土,黄河之水哪里去了,黄河真的没水了吗?黄河可能断流吗?


走下神圣的黄河大堤,朝着心中的圣地出发,满怀着一丝丝的希望,好像要去寻找一个失落多年的梦想。

 

我不断地怀疑自己的眼睛,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黄河河岸?我也不断地得出结论,难道这就是让我魂牵梦萦的圣地?

 

我走进了一片绵延不绝的草原。冬季的草原是一派荒芜破败的景象,一眼望不到边,荒草凄凉,本应是这个季节黄河河滩真实的写照,但在我寻找河水奔腾的背景衬托之下略显格调冲突。

母亲河痛到无法流出眼泪:黄河水去哪儿了? - 豫记 - 豫记

丰沛的水草,在丰水的季节应该是绿油油的,如绿色的绒毯满铺在河床之上,只是在绒毯的正中间剪开一个豁口,河水如黄色的长龙奔腾漫延而下。而如今,疯长了一夏的野草拖着破败不堪的身躯,匍匐在地,好像在守护着已沉睡了千年的母亲,也好像在诉说着什么巨大的冤屈。

 

破败的景象不断地折磨着我脆弱的神经,我不断加快着脚步,向黄河河床的更深处冲去。

 

终于走出了荒芜的草原,又好像走进了茫茫无边的沙滩。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沙地,我知道,距离我心中的河流近了,也可能很快就会看到黄河奔流的真容了。

 

沙地变成了沙漠,沙漠考验着我的耐心,我走呀走,走了很长一段路程,也许沙漠中行走本来就困难的多,我已经有点气喘嘘嘘,但还是一眼望不到边,看不到任何有河水流过的迹象,我近乎绝望了!又走了许久,突然,我的眼前一亮,水,有水了,我的前面出现了小小的水塘,我先是惊喜,继而失望,最后完全绝望。

母亲河痛到无法流出眼泪:黄河水去哪儿了? - 豫记 - 豫记

 看似水塘,却是黄河的主河道。我向上朔源,不错,弯弯曲曲向上延伸着;我向下寻觅,也对,顺着这条似河非河的渠道,水边还停留着一些近似冲锋舟的小型船只,这些应该是在旅游季节遗留下来的,只是因为船主知道黄河再也不会有大水了,而放心地存放在水边。

 

我再仔细地观察着这条小溪,这条已不足数米宽的小溪,水到底是静止的还是流动的,判断起来还真是不容易,我顺手拣起岸边的一些衰草,丢进水中,这样,才勉强看到溪水还真是在缓缓地流动。

 

这便是黄河主河道了,我终于寻找到了点河流的印记,只是她已沦落到如此可怜兮兮的地步,与其说是溪流,勿宁说是沟渠,让人真不忍观之。

 

失望之极,我顺溪而下,已不为寻梦,已经找到了黄河如今的真身,我要去寻找一点精神的慰籍。不远的地方,我看到了昔日曾经的繁华,几条偌大的游船,其实只是几艘停靠在河边供人娱乐餐饮的临时船房,特别孤单,特别失意,无一个游客。

 

其时,我的心在流血。


 母亲已痛到无法流出眼泪

被称为母亲河的黄河,把最精华的那段身躯留给了河南,河南境内黄河泛滥的地方,也正是中华文明的萌芽之地,黄河摆动的轨迹,也恰是中华文明史的烙印痕迹,黄河泥沙铸就的温床,滋养着河洛大地的璀璨文明。

 

有人会说,充斥整个中国历史的黄河水患,给中国人早就了无尽的苦难,所以,在所有的大江大河中,唯有黄河兼具了“母亲河”和“害河”之称。即便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也不得不承认,黄河泛滥的同时,也在造地,华北大平原就恰在黄河曾经泛滥的地方造就的。


进入现代以来,黄河已经由凶猛变得温顺,甚至出现了几次大的断流。水文资料显示,自1972年起,黄河中下游断流的情况如下:



1972年~1979年,断流6次,平均断流7天,平均断流河段长130公里;


1980年~1989年,断流7次,平均断流7.4天,平均断流河段长150公里;


1990年~1995年,断流8次,平均断流53天,平均断流河段长500公里;


1996年,断流达到136天,断流河段长579公里;


1997年,断流达到226天,断流河段长700公里。


特别是1990年以来,持续的枯水少沙,更让黄河告急。1995、1996、1997年河南段又连续3年出现断流现象。


枯水枯沙又让河南段河道淤积严重,且淤积主要发生在主河槽中,致使河槽萎缩,排洪能力下降,遇中、小洪水就有可能发生大的险情,黄河进入了洪涝与断流并存的怪圈。比如1996年8月的大洪水,所造损失重大。


此时的黄河,已经成为世界三条断流大河之一。黄河水利委员会1999年实施了水量统一调度。虽然已连续14年不断流,但黄河资源型缺水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母亲河痛到无法流出眼泪:黄河水去哪儿了? - 豫记 - 豫记

有报道称,在原阳的一些乡镇,水稻整村整村地消失,该县水稻面积由最高40多万亩,缩减至26万亩。类似情况,亦在周边的武陟县、封丘县、兰考县等地蔓延。守着黄河引不来黄河水,是难以回避的因素。


母亲之河,无论如何不应该沦落到如此境地,虽未断流又与断流何异?母亲河在流泪,溪流中浑浊的水,是否就是母亲河伤心的眼泪?

 

无语问苍天,任何一句话都显得多余。

 

此时,我想起了汉乐府诗《上邪》中的那句誓言:上邪!我欲与君长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难道真是一语成谶?

 

我只有陪着母亲河在低声地啜泣!每个人的人生之路上都可能有走投无路的时候,母亲河的处境又比我们好到哪里呢?倘有一天,黄河断流,对我们人类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不敢想,真的不敢想下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杨龙江,洛阳偃师人,先从教,后企管,工作之余,笔耕不辍,出版有散文集《心随花开》等。现供职于省属某国企,兼任登封市作协主席。本文已在其所著的散文集《花开无声》中出版,豫记发表时有所改动。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

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203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