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姥爷走后,谁还会给我摘毛亚呢?丨豫记   

2017-03-03 11:32:1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周南·卷耳》写得好,一个姑娘采着苍耳,想起了远方的人。我也大致如此,每当春风一吹,毛亚露头,我的眼前总会浮现出姥爷在地里摘毛亚的情景。


姥爷走后,谁还会给我摘毛亚呢?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影觉丨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姥爷像个魔术师,总从地里变出零食


“三月三,毛亚尖”,春风吹在脸上,我总能想起这句话。“毛亚”是茅草根春天的嫩芽。春天三四月份的时候,茅草根会长出嫩芽,里边白白的如柳絮一样的絮状物,就是社旗人说的“毛亚”。

 

眼下虽是农历二月初,但春风太过醉人,不免让人自失起来,不免想起我的姥爷。我是姥姥姥爷带大的孩子,年幼时,姥爷总是给我摘很多毛亚当零食。

 

90年代的农村孩子,并不像城里孩子生活得那般滋润,更别提什么糖果巧克力了。但小孩子对零食总是有渴求的。姥爷为了安抚我这个“馋嘴猴”,总能从地里找来不同季节的“零食”。


姥爷走后,谁还会给我摘毛亚呢?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春天是一把嫩嫩的毛亚,吃起来甜甜软软的。若是过了时节,毛亚变老,吃起来则有点噎。夏天是一捧鹌鹑蛋大小的马泡。


马泡是一种藤状植物,一颗上边能结好多马泡,有点类似西瓜,但是一个直径也就几厘米。我总是把黄的成熟的给吃掉,青的拿着玩。


每次我看见姥爷从地里回来,都会屁颠屁颠地迎接他,看他给我带回来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没有。


姥爷走后,谁还会给我摘毛亚呢?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一到季节的时候姥爷就会给我摘很多,他衣服的两个口袋都被他装满了。我别提有多开心了,得瑟地向小伙伴炫耀。姥爷总会笑着摸摸我的头。

 

老弟表妹们偶尔会酸我:“咱们家,姥爷就对你最好”。听到这话,我便得了便宜卖乖地冲他们做鬼脸。

 

就这样,天然的零食和姥爷的笑容,伴随着我走过了整个童年。


要强的南阳汉子,到老也不愿当负担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每家都巴望着生男孩,在一定程度来说,生男孩意味着可以多挣公分和口粮。而姥爷家,母亲是老大的,我的舅舅们都还小,不能下地劳动。一年到头,口粮比别人家少了许多。


姥爷是大队的会计,他不是没有机会补贴自己家,但是,他的正直和要强不许他做“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事情来。

 

姥爷和他的哥哥家关系不好,他嫂子不赡养父母。但是,如果他哥哥遇到了困难,姥爷还是会第一个伸出手,哪怕他自己家的光景也不好过。


母亲年轻时经常抱怨姥爷,姥爷就说了一句话:“再怎么说也是亲兄弟!”就这么简单,在姥爷的思想里亲情大于一切。


姥爷走后,谁还会给我摘毛亚呢?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作为一个在土地里摸爬滚打半辈子的南阳汉子,姥爷一生要强,即使后半生被病魔纠缠,他也不愿意成为儿女的负担。听母亲说,姥爷大概在50岁的时候开始生病,那时,作为老大的母亲才20多岁。

 

据说姥爷病得厉害,几乎已经起不来床,母亲找来近门的叔伯们帮忙把姥爷送到县医院。县医院条件差,姥爷的病又拖了许久;加之医生水平有限,诊断书下来,上面赫然写着“骨癌”。母亲一时六神无主,大哭起来。

 

姥爷却当即表示要回家:“这病花钱也治不好。”耐不住姥爷的坚持,他们回家去了。后来妈妈听说市里边的医院治疗腿疼治得好,在大家的劝说下,姥爷这才同意再去一次,结果检查说是脊髓灰质炎,并不是骨癌。


姥爷走后,谁还会给我摘毛亚呢?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母亲说那一年家里的收成很好,但是因为姥爷的病又一下子花完了。庆幸的是,病也算是好了大半。几年之后,后遗症出现了,姥爷的右脚跟底部出现一个溃烂,后来越来越严重,形成了一个几厘米的小洞。

 

我小时候总是好奇,姥爷的脚跟下为什么会有一个洞呢,经常天真地问他疼不疼。姥爷都是微笑着说“不疼”。每每想起此事,不由得脚跟发痛,那个大的一个溃烂,怎么可能不痛呢?只是姥爷要强,不想让他的儿孙担心罢了。


姥爷不再有病痛,可我的心好痛


去年十月底,我在上班的地铁上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姥爷走了,母亲在电话里泣不成声。我在地铁里呆呆地站着,想哭又不敢哭,行尸走肉般挪到了公司,请了假往家里赶去。

 

我和表弟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终于到家了。刚到村口,就听到了吹响器的声音,强忍一路的悲伤顿时决堤,我和表弟不禁放声大哭。我妈妈把我们拉进屋,姥爷躺在那里,就好像睡着了。像我国庆节回来看他时那般安详。


姥爷走后,谁还会给我摘毛亚呢?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那个十一长假,是近年来全家人聚得最全的一次,甚至外地打工的小姨和舅舅也回来了。那天,姥爷格外高兴,奇迹般地吃了一碗饭,并饶有兴致地讲了话,内容大致是儿女孝顺,孙子辈有了出息,他这一辈子知足。


假期结束,看到姥爷精神头还算不错,大家也就各自回去工作了。回想起来,或许姥爷那时候并不好,我们看在眼里的,只是他强撑起来的回光返照罢了。

 

按照姥爷的遗愿,后事一切从简,只找了一班唢呐队来吹了响器。姥爷刚走的前两天阴雨连绵,但是他出殡的那天天却放晴了。他们都说是姥爷为儿女们着想,不想儿女们水深泥大的不好办事。


姥爷走后,谁还会给我摘毛亚呢?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第一次认识到生老病死是在高一,姥爷病重转院,我误以为姥爷没治了。没法好好上课,动不动就哭了。老师了解了个中缘由,想着法子开解我。如今,我也多希望有人告诉我,姥爷只是病发了,送到大医院就好。

 

姥爷走了,他不会再有病痛,但是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思念。

 

如今,我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回到南阳,故乡的春天比北京来得早,漫山遍野地毛亚已经露头,我掐了一棵塞进嘴里。说来也怪,这早春绵绵软软的毛亚怎么噎得我直想掉泪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影觉,女汉子一枚,北漂两年多,现回到家乡南阳。成功从一枚“程序媛”转型为平面设计工作者。业余爱好广泛,绘画和写作是一直以来的最爱!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54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