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人从小到大都离不了的一碗面条,有多么非同寻常? | 豫记   

2017-04-01 11:27:21|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逢人聊起来,你平常最爱吃些啥,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面,特别是咱老家的面,那是真吃不够呐!”

 

对于大部分豫东人来说,平原与小麦是我们绕不开的一道情结。同龄的青年朋友大都不能理解:“从小都是吃面长大嘞,你咋没吃烦呢?”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不过听我聊完记忆中的这三碗印象深刻的面,这个问题也许就有了答案。


河南人从小到大都离不了的一碗面条,有多么非同寻常?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文丨贾永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奶奶牌儿的手工面


小时候,父母在县城里上班,由于忙,就把我寄养到爷爷奶奶家里。那时候年纪小,基本不记事儿,但唯独记得奶奶做的饭。

 

刚会跑的时候,天一亮儿我就活泛起来,在小院里围着爷爷转悠。爷爷要打水,我会去跳起来压在压水井把儿上,帮爷爷抽水;爷爷要出门,我也一定跟着出去,追追这家的羊,撵撵那家的鸡。

 

不过一快到晌午,我便转移战地,开始围绕着奶奶转。这时奶奶多半已经开始忙活着给我做好吃的了。在老家,我学会的第一件事便是给地锅烧火。可别小看这件事,什么时候添柴,什么时候扇风,那可都是有讲究嘞,一边要注意火旺不旺,一边还要注意锅里的饭,不然该大火时你烧了小火,该小火时你又烧的锅底砰砰响,那这饭是保准做不好吃喽。


河南人从小到大都离不了的一碗面条,有多么非同寻常?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往往我们还没走进院子,便能听见厨屋里梆梆作响,不用猜,一定是奶奶在切面条。那时候还没有压面条机,做一碗手工面还真不是件轻松的事儿。奶奶一般都会提前把面和在盆里,然后到晌午头儿,把面一块块儿结结实实地摔在案板上,摔均匀了,面才会筋道。

 

摔完面就要撒上淀粉开始擀面皮了。用好擀面杖也不是件简单的事,要用上劲儿,这劲儿还得用均匀,不然面皮薄厚不一,吃起来会有夹生面。擀好一大张面皮,然后折叠起来,用刀均匀地切开,这面条才算成了。


河南人从小到大都离不了的一碗面条,有多么非同寻常?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接下来是炒菜花。一般奶奶面条备得差不多时,我跟爷爷就开始烧火了。先把锅底烧热,然后入油烧的滋滋响,一捧葱花姜丝往锅里一扔,闻着香气便胃口大开。有时候奶奶还会顺便往锅里加些碎肉沫,闻着香味,我烧火烧的更卖力了。不多大会儿锅里的汤便煮沸了,然后下面,只需要两根柴的功夫,一碗地道地农家手工面就出炉啦。

 

说来也是奇怪,那时候物质条件并不富裕,做一碗面条所用的原料都很简单,但吃起来却格外的香。现在奶奶已经九十多岁高寿,但记忆中那碗香喷喷的手工面,却引发了我对童年时光的无限追忆。


在台湾吃一碗来自大陆手艺的面


咱河南人可以说是吃面长大嘞,汤面、捞面,烩面、卤面……吃的久了,便常常会不懂得珍惜,读高中时我甚至一度开始厌恶面食,宁愿天天吃米。直到前年,我因参加暑期学习项目,到台湾中原大学生活了两个月,才发现,原来一碗面,竟会让我如此魂牵梦绕。

 

初到台湾,我对一切都很喜欢,热情的朋友,适宜的气候,美丽的风光,甚至楼下便利店二十四小时提供三明治都成了可以让我开心的事儿。白天我们在学校里上课,晚上就可以自由地去逛夜市,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是再幸福不过的事儿了。


河南人从小到大都离不了的一碗面条,有多么非同寻常?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可是慢慢地,不到一个月,天天吃米、汉堡或者云吞和臭臭锅(猪大肠火锅),我的胃就开始向我提出了意见。走遍大学附近的街头巷尾,逛完远近闻名的夜市,我硬生生找不到一碗像样的面。越往后,这种瘾劲儿越疯狂,本来挺适应这里的生活,却因为一碗面,变得归心似箭。

 

同住的山东大哥似乎也面临着同样的困扰,有天他突然对我说:“兄弟,不知道咋回事,我想家了。”我叹口气接道:“唉,我也是,真想吃家里的饭了。”听到这话,他脸上忽然泛起了光泽,拉着我手激动地说:“敢情咱俩一样呀,走!咱俩再好好找找,我就不信了,在这边能找不到一家咱们想吃的?”

 

还真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天下午,我们在一家偏僻的街巷里,向一家餐馆店主问路,无意中发现,开店的两位老人竟然是来自河北的大陆同胞。


河南人从小到大都离不了的一碗面条,有多么非同寻常?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俩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试探性地问他们能否给我们做点别的?那位阿公就笑:“在这里读书的大陆生经常会有这种请求,我懂啊,你看我们在这这么多年了,虽然口音有了变化,但饮食习惯还是改不掉呀,那是刻在骨子里的,不好改也不愿改咯!”阿婆也笑着接话道:“说吧,你俩想吃什么,我们虽然不一定做的原汁原味,但至少可以给你们解解馋呦。”

 

那个下午,山东大哥要了一碗炖菜,吃地很开心。我却对着桌上的面,一边吃,一边不争气地抹起了眼泪。


一碗母亲吃哭了的面


去年寒假,我早早地回到了家中,一是打算趁假期的空当儿,认真翻阅几本书,二则是打算借这个机会,修炼修炼厨艺。我一直认为,厨房是家里最温馨的地方,即便是男人,不常下厨房,也应懂得些基本厨艺,在厨房里打打下手也是极好的。

 

“年”跟前,家里开始准备年货,让我学到了不少本领。剁饺馅儿,包饺子,炸豆腐,蒸包子,我虽不能独立操作,但边看边学也记下了不少要领。年初六家里来客人,我更是完完全全泡在厨房里,帮母亲打下手,从调凉菜,到起热菜,再到最后打个鸡蛋汤,我还真帮上了不少忙,这着实让我感到高兴。


河南人从小到大都离不了的一碗面条,有多么非同寻常?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约莫是过完年三个周,母亲突然生病了,感冒,病得不轻。恰好那几天父亲出差了,照顾母亲的重任落在了我的肩上。早上吃过药,母亲状态仍不见好转,我便对她说:“今太阳这么好,又是周末,也没啥事儿,你就在床上好好休息吧,中午不用起来了,我做饭。”

 

母亲应允了,我心里竟然有了一丝窃喜,这可以说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给母亲做饭啊,母亲现在不太舒服,胃口肯定不好,我得好好琢磨琢磨。

 

到厨房里翻了一圈,也没什么好主意,突然想起昨晚煮的羊肉汤,有了!就做一碗羊肉糊汤面吧!先取了羊肉汤在锅底,又挑选了部分筋道的羊肉,再加一把枸杞,等汤沸了,开始下面。大火煮面,文火入味,起锅的时候放点疏菜叶,为了怕母亲没胃口,我又特意加了不少胡椒粉。热腾腾的面条盛进碗里,再来一勺老陈醋,闻起来是真诱人呀。


河南人从小到大都离不了的一碗面条,有多么非同寻常?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给母亲端过去的时候,她早已醒了,安详地靠在床上,看到我进来便微笑着问:“这么香,给我做的什么饭呀?”我也笑:“尝尝就知道啦,保管你想吃。”一会儿地功夫,我收拾完再来这屋,在门口悄悄地看着母亲吃饭,想知道面是否合她胃口。

 

这次我没有再因为一碗面哭,但阳光下,母亲好像哭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贾永标,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在校生,写作爱好者。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86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