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你家堂屋里都放过一个老座钟,但你未必知道它背后的来历 | 豫记   

2017-04-18 11:41:34|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我记事起,每看到或想起家里放着的那台老座钟,就不由得想起贾平凹的《丑石》来。同样笨重傻大的体型,斑驳肮脏的外壳,不同的是,透过木壳上的裂缝,我就可以看到里面层层叠叠、奇形怪状的大小黄铜齿轮;布满灰尘的表盘及外层玻璃上,还印着一些看不懂的外国字母。

 

直到二十年后的我,才认出那是俄文。遗憾的是,这只钟在我出生之前就休眠了。因此儿时的我,几次想把这块“丑石”偷偷卖给收破烂的老头儿,但总慑于爸爸的“传家宝”之说未敢轻举妄动。


你家堂屋里都放过一个老座钟,但你未必知道它背后的来历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蔡运磊 | 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只因一座老座钟,爷爷被批成了“走资派”


爷爷去世时,我还没出生。听大伯、爸爸他们说,爷爷是个好人,不是“走资派”。他虽然是个文盲,但心灵手巧,用他那精湛的铜活儿手艺养活了老老小小一大家子。

 

后来村里一个大户要嫁闺女,把爷爷请去连做了几天铜活儿,结算工钱时,爷爷啥都不要,就看上了他家的那个老座钟。一个破钟表能值几个钱?大户非常爽快地让爷爷抱回了家。

 

据说他把钟抱回家时,街坊邻居都像看戏一样赶来我家看“大户人家”的宝贝。可是不久,钟就“稍息”了,爷爷试着把它摆弄好,然而没等他完全摸清钟表原理,“割资本主义尾巴”运动就开始了。


你家堂屋里都放过一个老座钟,但你未必知道它背后的来历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走资派”遭批斗模拟图

 

由于爷爷是个铜匠,攒了几个钱,于是我家被定为“富农”。上面派人三天两头来“割尾巴”,三割两不割,原先略微盈余的家境就急转直下、一蹶不振了;加上“富农后代”的原因,学习成绩拔尖的大伯也没被推荐上大学。爷爷找人理论,对方冷嘲热讽:你家要不是富农,咋能用上外国表?爷爷百口莫辩,又气又急,就此一病不起。没过多久,他就与那台他当宝贝搬来的老座钟一起,永远地睡着了。

 

爷爷去世后,家里除了老座钟和他遗留的一些铜瓢铜罐,简直一贫如洗!大伯、爸爸他们甚至连给爷爷照张遗像的钱都拿不出来……事后,有人认为老座钟是不祥之兆,还说什么“钟”“终”同音,想把它砸了,然而大伯、爸爸他们强烈反对——老座钟已成为他们心中的一个情结,成为与逝者相连的一条纽带了。


蓝色闹钟,家族代代相传的希望


当我考上中学时,大伯把他们家里的一台长方形蓝色闹钟给了我。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大伯当时说的话:“磊,从你大姐上中学起,我就买了这个闹钟……现在你大姐、二姐、你哥都是看着这闹钟的时间考上学、出人头地了。现在我把它给你,希望你不要辜负我们对你的期望!”

 

当时我脑子里嗡嗡直响,觉得简直跟电影中的战场授旗场景差不多!


你家堂屋里都放过一个老座钟,但你未必知道它背后的来历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这虽然是一个无铃闹钟,但每次响铃,急促的铃声都能嘀铃铃地穿过那天蓝色的幕布状表盘,把我从睡梦中牵引到学校的课堂上……等我考上大学后,爸爸又把闹钟转给了弟弟。

 

现在这台闹钟因操劳过度而停止工作了,但我每每想起它,就很感激:家里应该开辟一个家史馆,把老座钟、小闹钟等这些记载家族历史、见证我们成长的信物珍藏起来。不然万一遭遇毁弃,可是想找都找不着了哟!

 

被时代淘汰的钟表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等上了大学后,我才发现之前的自己真如那只坐井观天的青蛙。别的不说,就说BP机吧。那玩意儿我之前见都没见过,可大一时有好几个室友都买了,不过是那种很便宜的、只能显示来电号码而不能留言的数字型。

 

我当时心里就痒痒的,很想也买一个:就是没有人呼我,但至少可以当作一块电子表吧!可是到了商场后,卖场人员都说数字型的快淘汰了,建议我买个比较先进的、可以留言的。回去跟室友们一说,他们却劝我就此打住:什么先进能留言的!也都快淘汰了,“你再攒攒钱,买个手机得啦!这下你电话、电子表、计算器、游戏机啥的,一下子都有啦!”


你家堂屋里都放过一个老座钟,但你未必知道它背后的来历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各种数码产品弱化了钟表功能,比如最初的BP机

  

手机?那是随便玩得起的吗?就算买得起也打不起啊!

 

这么一犹豫,就快毕业了。当我找到工作后,咬牙切齿用自己一个月的薪水买了部“手机中的战斗机”——波导手机。不过每接到“非重要来电”时,能用单位固定电话回过去的,我还用固话回过去——那时还是“双向收费”啊!

  

再后来,手机功能越来越多,什么拍照手机、音乐手机等等,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价格也越来越便宜……

 

夜,静悄悄的,已经很深了。我躺在老屋的床上,脑海却像手机屏上的电子秒针,不停地转动着。这么多年的变化,新生活的步伐真的是越来越快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蔡运磊,生于中国食品名城漯河,居于八大古都之一郑州,现供职于楚汉名城长沙。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1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