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夏夜露天睡觉有“三怕”,你中过招没有?|豫记   

2017-07-20 10:5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下又是三伏天,正是空调旺季,夜间更是没空调不成眠,近些年大学宿舍因为没空调都屡遭诟病。可是你知道吗?以前没有空调的日子大家都是露天席地而睡的。

 

2017年07月20日 - 豫记 - 豫记

 


梁永刚 | 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过去对付酷暑的法子是露天睡觉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出生在豫中平原的乡村。农家住房条件极其简陋,狭窄低矮的三间堂屋,春、秋、冬三季还勉强能凑合着住,一到夏天,屋内圈气不通风,热得像蒸笼;蚊虫叮咬,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记忆中,一到盛夏酷暑,我几乎都是在外面露天睡觉。

 

那时候,不仅不谙世事的孩童们喜欢夏天睡外面,就连成年人也是如此。不过,大人是睡在用麻绳纵横编织而成的“软床儿”上。

 

2017年07月20日 - 豫记 - 豫记

 


软床儿轻巧舒适,不占地方,易于挪动,即使睡到半夜突然下雨也不用慌张,一个人轻轻松松就将其搬进屋里了。

 

夜深了,绵软的小夜风徐徐吹来,浑身的燥热顿时消散,附近的草丛中虫鸣啾啾,此起彼伏,偶尔从远处的树林里传来几声猫头鹰的怪叫,衬托出乡村夏夜的静谧和安详,不知不觉中我就遁入了梦境。

 

如今想来,夏天在户外露天睡觉的确很美,但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那就是农人们总结归纳出来的“三怕”。

 

 

一怕半夜下雨折腾人

 

第一怕非“半夜里下雨”莫属,耽误瞌睡不说,弄得人昏头转向,最折腾人。祖母常说,一个星星管半夜,两个星星管到明。意思是说,能看见星星的晚上,云层都比较薄,下雨的可能性不大。

 

2017年07月20日 - 豫记 - 豫记

 


可有时候乡谚也不灵验,睡前明明是皓月当空或者繁星点点,压根就没有一丁点要下雨的征兆,后半夜睡意正浓,突然间风云突变,电闪雷鸣,先是风挟裹着沙土扑面而来,紧跟着毛毛细雨接踵而至。

 

上了岁数的庄稼人睡眠比较浅,雨滴刚落在脸上便被惊醒,慌乱中不忘推醒周围的人,扯着嗓子大声喊叫:“雨下大了,赶紧走!”迷迷糊糊中,众人一个个翻身起来,找鞋的找鞋,卷席的卷席,揉着惺忪的睡眼着急慌忙往家跑。

 

一群人还没跑到家门口,雨点戛然而止,天又晴了。有时候如此能折腾好几次,像耍猴一样。


年轻人瞌睡大,正呼呼大睡时天空突然下起牛毛细雨,他们往往会把单子往头上一蒙,翻翻身接着睡。随着雨点越来越大,薄薄的单子终难遮挡雨水的侵袭,无奈之下只好卷起铺盖回家去,心里却是一百个不情愿。

 


二怕癞蛤蟆小动物来偷袭

 

乡村夏夜湿气大,各种虫子异常活跃,加之野草棵子遍地丛生,露天睡觉的第二怕就是,时常会有癞蛤蟆啊、长虫(方言,即蛇)啊、蝎子啊等小动物贸然闯入“卧榻”,让人惊出一身冷汗。

2017年07月20日 - 豫记 - 豫记

 

祖父曾经给我讲过一件三叔年轻时露天睡觉压死长虫的事儿,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有次晚上疲惫不堪的三叔从家里顺手掂张草席,走到门外的树底下,展开草席往地上一铺,一倒下就呼呼噜噜睡着了。一觉睡到大天亮,等三叔卷起草席后猛然一惊,草席下面居然躺着一条三尺来长的死长虫。

 

据三叔后来回忆说,那天给邻居家帮忙盖房子,活儿赶得急,一直忙到半夜才收工。晚上实在是太瞌睡了,他把草席随手一扔刚好压住了那条长虫,加之大块头的他躺席上睡一夜连个身都没翻,硬是把那条倒霉的长虫活活压死了。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在外睡觉时曾经经历过一件和癞蛤蟆亲密接触的事情。

 

2017年07月20日 - 豫记 - 豫记

 


一个夏夜,在外面睡觉的我起来小解,由于天黑,我在地上摸索着找鞋,没摸到鞋,手却碰到了一团涩拉拉、软乎乎的东西。我打了一个激灵,惊叫一声,像触电一般缩回了手。

 

虽然黑灯瞎火,但是凭直觉我意识到自己摸到了一只体型硕大的癞蛤蟆,惊吓之下睡意全无。睡在一边的哥哥被我的叫声惊醒后,一个劲地安慰我,可是心惊胆战的我却怎么也睡不下去了,夹起单子跑回了屋。  

   

 

三怕小虫子光顾耳朵眼儿

 

露天睡觉的第三怕,便是各类小虫子爱往耳朵眼里钻。在我上初二那年的暑假,曾经遭遇过一次蚰蜒入侵耳朵的经历,至今想起来仍是惊魂未定。

 

2017年07月20日 - 豫记 - 豫记

 


由于头天晚上在外面睡了一夜,第二天起床后我感到一只耳朵里嗡嗡作响,用手拍一拍耳朵响声骤然停止,可过不了多大一会儿又接着响。

 

母亲摸着我的耳朵看了又看后,去灶房拿了一根筷子,将筷子的一头伸进小磨油瓶子蘸了蘸,小心翼翼地把几滴小磨油滴到了我的耳朵眼里。

 

刚滴进去我只觉得耳朵里有些痒,好像什么东西在里面慢慢蠕动,突然间“嗡”的一声炸响,耳朵里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变得格外清净。随着母亲的一声惊叫,手中的筷子应声落地。

 

许久,母亲才缓过神来,指着被成黑糊糊一团的虫子故作轻松道,“孩子没事了,耳朵里进了一个小虫子。”

 

2017年07月20日 - 豫记 - 豫记

 


本以为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后来母亲再一次闲聊中无意中说漏了嘴,提起了那件事,让我不禁陷入了无尽的感动之中。

 

母亲心有余悸地说,“刚啊,当时我一看估摸着耳朵里肯定有东西,但说啥也没想到是长一身腿的蚰蜒啊,太吓人了,到现在我想起来心里还是扑通通乱跳。”

 

母亲一番话说得我瞠目结舌,原来母亲凭着经验一开始就知道我耳朵里面有虫子,只是为了不让我担惊受怕,同时也是为了让我配合母亲的行动,母亲才故作镇定瞒着我,直到那只面目可憎的蚰蜒从我耳朵里哧溜钻出来,母亲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事过境迁,今非昔比。近些年,农村小楼平地而起,家家户户也都用上了电风扇,空调,再也不用靠把蒲扇露天睡觉了。

 

2017年07月20日 - 豫记 - 豫记

 


不经意间,我进城已经十几年了,曾经坚持了多年的夏季露天睡觉的习惯,如今已掩藏在岁月深处,留在美好记忆中,成为一段难忘的人生经历,饱含着挥之不去的思乡情结。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梁永刚,男,1977年生,河南平顶山人,散文作品《风吹过村庄》2016年4月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现供职于河南省平顶山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53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