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2017-09-01 10:5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种烟叶的地方对烟炕都不陌生,烟叶摘下来总要到烟炕里走上一遭。对于孩子们来讲,烟炕不仅是大人们的工作场所,也是玩耍的乐园。时常忆起村头的那座烟炕来,栉风沐雨破败不堪。在一个雨夜,它终究没能抵过雨水的冲刷,轰然倒地。于是,烟炕就成了一个地名。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曹延召 | 文

豫记微信号:hnyuji

 

每逢回家不见娘的身影,问爹,爹总是说去炕上看看。炕在我家的自留地头,一说在“炕上”,娘准会在自留地里拾掇她那些金贵的蔬菜。再后来,离开故乡,很多往事如烟炕一样化作尘埃,但总有一些往事如烟炕的名字一样深深镌在我的心里,因为,那些个故事都与烟炕有关。

 


大人们忙地焦头烂额

孩子们玩地欢天喜地

 

烟炕一般都是由左邻右舍几家一起出资合建的,一是因为建设成本太高,二来烟炕利用率太低,一家种植的烟叶就那几亩,每次炕烟烟炕都塞不满。再者说,炕烟是个体力活,一炕烟下来要好几天,白天夜里都需要人守着,一家独自撑下来也确实吃不消。

 

其实,从烟叶苗子植下的那一刻开始,烟农们注定要走过辛酸劳苦的烤烟季。烤烟季的头道门槛就是盖烟炕。盖烟炕是个实打实的体力活,辛苦而繁琐。盖烟炕不能用砖,除了最上面的檩椽缮瓦其它几乎都是用土坯垒砌起来的。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土坯分两种,一种是垒砌墙壁用的厚土坯,一种是修券火龙用的薄龙坯。做土坯时,先将光溜瓷实的打麦场提前整理干净,再把自家地头不掺一颗沙粒的肥沃田野土用水给浆好,为了土坯干后更加结实牢固,再在土坯泥里掺入一定的麦秸,然后大伙儿就站在泥巴堆里踩啊踩,直到泥土和麦秸混合均匀。

 

踩泥巴看似简单,却得使出百分百的耐性来。有的人性子急跳进去随便踩几脚,结果脱出来的土坯八成儿是“一提酥”——只要边上露出几根麦秸,随便用手一提整块土坯就会酥成一堆土坷垃。

 

踩泥巴脱土坯这样的活儿,大人们急的焦头烂额,我们小孩气却是高兴的不行。大家兴致勃勃地跳进去,光着脚使劲地和扭,并趁小伙伴不注意,悄悄绕到他们身后,歪着脚使劲踩下去,于是脚底下的稀泥从足弓窝里一飚而出,溅别人一身。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被溅了泥巴的小伙伴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总是要偷准时机发起反攻,于是一场泥巴飚战就此拉开帷幕。你一脚、我一脚,几乎每个人的身上脸上都挂着一团团的黄泥巴,就连踩泥巴的大人也不能幸免于难。原本就忙得焦头烂额的大人们怎么能纵容孩子们胡闹,于是统统被赶了出去。

 

被赶出去的孩子又怎么会轻易离开场地?于是,几个小脑袋一合计,一人挖了一团泥巴,又到旁边的场地玩起了“炸响炮”。一人手里攥着一团泥巴在干净的场地上反复揉搓,然后将泥团捏成一个窝窝形,喊声一二三,就将手里的“泥窝窝”口朝下甩在地上。

 

“砰”地一声响,泥窝窝上炸出一个大窟窿。旁边的小伙伴就要从自己的泥巴上抠下一块,补缺在那个窟窿上。接下来就是你来我往的比赛,看谁炸出的窟窿大,看谁先把对方手里的泥巴赢完。那声声的砰砰响不仅给我们枯燥的童年生活制造出了很多乐趣,至今想来还是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爷爷能在烟地里找到鹌鹑蛋

而我就能找着一盘红花蛇

 

摘烟叶我们俗称叫打烟叶,同样是个累死人的活儿。

 

烟叶成熟的季节适逢盛夏暑天,为了赶时间,天还黑冷冷时就趁天凉快拉着架车下地了。路两旁的野草和烟叶上都挂满了露水,人一进入烟地里,便会被露水浸湿。湿衣服贴背虽然难受,但也总比在太阳底下摘烟叶舒服多了。如果早晨没有把烟叶摘完,吃了清早饭还得继续去烟田里干活,那滋味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

 

盛夏时节,刚吃过清早饭,毒辣辣的太阳就像下了层火,炙烤着那片烟田。地里的烟叶有一人多高,阔大的烟叶长得像蒲扇一样,叶搭叶地相互生长。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千万不要幻想着在烟叶丛中能够躲避骄阳,钻在密不透风的烟叶垄子里就跟钻进炕烟的烟炕里一个滋味!眼发花、头发蒙、嗓子眼发干、脸上的汗辣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常喜欢跟着大人去下地摘烟叶去,因为,我有一个慈爱的爷爷,他总能在烟叶地里给我很多惊喜。

 

每次跟爷爷下地打烟叶,一到地头,爷爷便把架子车停下,把栅栏一样的“仰角”撑着架子车,然后自己站到架子车上,眺望一望无际的烟田。然后双掌微弓,使劲相击,清脆的掌声在空旷的烟田里传出好远,烟田中便会有受惊的鸟儿扑棱棱地冲天飞起。

 

爷爷跳下架子车带着我向鸟儿飞起的地方走去,仔细地搜寻。在某棵烟叶子旁边,一堆枯草中隐藏着一窝饱满的鹌鹑蛋。我兴高采烈地捧着鹌鹑蛋躲到烟田地头的大树下乘凉,然后等着家人收工回家享用美味的鹌鹑蛋。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当然,我也曾学着爷爷的样子在烟田找过鹌鹑蛋。有次在一窝枯草中,鹌鹑蛋没找着,却找着一盘吐着芯子的红花蛇,吓得我一声惊叫就往外跑,从此,再也不肯踏进烟田半步。

 


烟炕除了能炕烟

烤起玉米来也美味无比

 

打好的烟叶用架子车拖回家,堆在院子里的山墙头下,匆匆扒上两碗捞面条,就要抓紧时间干活了。一捆两米来长的烟杆、一捆孱细的麻绳,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各司其职忙碌开了。

 

分拣烟叶、解抖麻绳,这些简单的活计都是我最擅长的。按照烟叶的大小分开,把那些刮破的、有黑斑的分拣出去,再把团成一团的麻绳给理顺。大人们则把分拣好的烟叶用麻绳左右对称呈“人”字形给连在烟杆上。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烟杆的一头戳在山墙上的洞里,另一端则架在自己腿上,左手捏烟、右手绾绳、上下翻飞、烟进人退。转眼间光溜溜的烟杆附着上一杆的烟叶,等把一车的烟叶都连附在烟杆上,就可以拿到烟炕开始炕烟了。

 

烟炕前是一个简陋的“人”字形窝棚,窝棚旁边是早就备好的烟煤和泥土。炉火融融、热汗涔涔,爷爷从窝棚里起身,把搭在肩膀上的毛巾缠住嘴巴,顺手拿起旁边杵着的两米来长的大火钩,探进融融的炉火,在烟道里扒拉几下。

 

一股烟尘铺面袭来,簌簌的炉渣从箅子里纷纷掉落。

 

撤出火钩,爷爷又拿起了铁锨,从煤堆和土堆上扒拉下些掺和在一起,抄起一桶水弧泼其上。反复搅拌之后,一铲烟煤飞进烟道,覆在炉火上,升腾起阵阵黑烟。填几锨煤,升多少温,全都在老把式手中的这把铁锹上。填的煤多了,温度骤然升高,炕出来的烟叶多半都是赭石色;填的煤少了,温度达不到,炕出来的烟叶都是青筋。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填煤场景图


作为一个炕烟的“老把式”,爷爷不仅炕烟技术炉火纯青,还能利用烟炕给我整出很多美味。烟叶成熟的时候,春地玉米或者“菜籽茬”玉米已经颗粒饱满了,水嫩水嫩的玉米指甲一掐都会溅出醇厚的汁浆来。

 

“烟把式”们时常会拧两棒回来,用长长的火钩穿起来,放在烟炕里烤。但他们烤出来的玉米多半是黑黢黢的,咬开还能迸出一脸生腥的浆水来,而且还有一股浓浓的烟熏味道。

 

但爷爷烤制的玉米,却是别有一番滋味。爷爷烤制玉米从来不用火钩,也不像别人那样把玉米剥的光溜净,掰回来的玉米连外面的那层青皮,直接丢在灶膛下面的炉渣上。然后再用火钩在灶膛里捅一捅,泛着红光的炉渣簌簌飘落,覆在玉米之上,于是,一棒青青的玉米就在温润的炉渣中开始了蝉变之旅。

 

等填上两次煤,捅过两次炉渣后,覆在炕道炉渣中的玉米就可以刨出了。青绿色的玉米包烤干水分变成了土黄色,褪掉土黄色的外衣,一抹惊艳的金黄色就呈现在面前。咬一口柔韧劲道水分十足,比水煮的多一股清香和劲韧,比火烤的少些咯牙坚硬和烟熏气息。同样,我们还如法炮制过鸡蛋、红薯和山药蛋,那用烟炕的炉渣烤制出来的特殊美味,飘香了我的整个童年。

 

村头那些老烟炕,装满辛酸劳苦和欢乐童年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如今,种植烟叶的人少了,村头那些烟炕也多随着岁月风雨的洗礼不复存在,但是烟炕和烟炕下的往事却深深地镌刻在了我记忆里,成为我难以磨灭的故乡印记。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曹延召,80后,河南舞钢人,曾经的美食杂志记者。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48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