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姥姥八十岁了还下地干活,帮衬我们每一个人 | 豫记   

2017-09-04 10:1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命苦的姥姥一辈子没直起过腰。生活窘困、命途多舛的她却像月亮一样,用微弱的光芒照亮我们每一个人。


姥姥八十岁了还下地干活,帮衬我们每一个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陈大娟 | 文

豫记微信号:hnyuji


能干的姥姥八十岁了还下地

 

前些日子,我们一家五口拎着大包小包齐刷刷地去了姥姥家。眼看着到了晚上11点,我们该回家了,老爸给老妈使个眼色,老妈笑着说:“妈,你抽空去俺家一趟呗,我想让你帮个忙……”

 

姥姥背着手、哈着腰、仰着头,望着我们:“我眼瞎耳聋的,能给你帮啥忙啊?”

 

老妈撒娇似地,指指我妹说:“这不是小妮儿有几个月了嘛,我得给她准备几条铺地、包孩子的包袱儿啥的,可不知道被褥里该咋填棉花……”

 

姥姥一听,爽快地说:“哦,那妥了,着了,恁都回家吧!等我薅(hāo)完落生地的草,就去恁家。”

 

姥姥八十岁了还下地干活,帮衬我们每一个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如今,姥姥已经80多岁高龄了,每次去探望她,总不见她的人影儿。我们知道,她肯定又去干农活了。其实,东、西樊庄本是挨着的,我家住大东头,姥姥家住大西头,从我家到姥姥家,不足一里地。

 

虽说去趟姥姥家,还没在村里串个门儿远,但多年来,由于心疼姥姥,我们都约定俗成:能不麻烦姥姥,绝不麻烦她老人家!老妈“下令”说:不到八月十五或过年,咱家,谁都不准在恁姥姥家吃饭。

 

姥姥村里人,但凡见了我们,就打招呼:“又来看恁姥姥了?哎呀,恁要是早来一会儿就好了,刚从这过去,八成儿又去翻她的红薯瓤了……”

 


姥爷因为记恨爷爷不同意爸妈婚事

还好有姥姥,我父母才结成婚

 

说起来,姥姥为我家大大小小的事,可操了不少心。

 

30多年前,爸妈结婚时,姥爷因为记恨我爷爷,不同意爸妈的婚事。

 

姥姥八十岁了还下地干活,帮衬我们每一个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听奶奶说,之前我家有个炮楼,二层高,很神奇;而姥爷,那时是管着好几个村的村支书,也很牛。一天深夜,不知何故,姥爷被绑匪五花大绑,绑至我家炮楼,灌了不少辣椒水,身上鞭子也没少挨。后来,事情虽解决了,但姥爷不问青红皂白,就固执地以为,绑匪是受到爷爷的挑唆指使,才绑架他的。自此,姥爷家与我家,算是结了仇。

 

在那缺衣少吃的艰苦岁月,爸妈被时光摆渡到了恋爱的美好季节。姥爷听闻此事,勃然大怒,喝令我妈:“跟那穷小子,哼!想都甭想!你们若结了婚,咱就断绝父女关系!”

 

在那个男人放个屁地上都能砸个坑的年代,姥爷总是对弱小、单薄,身高只够姥爷身高一半的姥姥,喝五训六。

 

但就是这个整日哈着腰、低着头、卖着命拖着这个“封建大家庭”缓缓前行的女人,在姥爷的“严加看管”下,硬是从家里“偷”了一袋黄豆,给豆蔻年华、满腹委屈又固执叛逆的母亲买了一个红皮箱。

 

姥姥八十岁了还下地干活,帮衬我们每一个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那是老妈当年唯一的嫁妆,那个“红皮箱”,一直被老妈当做宝贝一样,放置床头。

 

听奶奶说,老爸娶完老妈,次日就提上点心、梨膏(糖)、苹果之类的礼品,到姥爷家“请罪”。当时,姥爷家门口,里里外外、水泄不通地围满了“看客”。姥爷黑着脸,把那篮“请罪”的点心“啪”地丢出门外,随着“梆当”一声巨响,爸爸也和“点心”一样,被拒之门外。

 


命苦的姥姥操了全家人的心

用她微弱的力量帮衬我们每一个人

 

爸妈婚后几年,姥爷再没去过我家,真是和我妈“断”了父女关系。尽管当年哥哥是第一胎,是个儿子;但是,重男轻女的姥爷,硬是“铁石”心肠,没到不足一里地的西樊庄、他亲闺女家迈过一步。

 

此后,姥姥总是深夜隔三差五到我家,放下东西就走。东西,也不是多主贵的东西——大都是姥姥抽空给我们做的棉衣、棉裤、棉鞋。


沉默寡言的她,也时常一针一线地为爸爸纳千层底、做布鞋,那纳地密密匝匝的千层底,与那针针角角的鞋面,似乎都是在为脾气暴躁、整日训斥她、命令她、吆喝她的姥爷,默默赎罪。

 

姥姥八十岁了还下地干活,帮衬我们每一个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每每姥姥放下东西就走时,我们总说要去送一送,姥姥总不让:“几步路就到家了,送啥送!”那时,幼小的我们,转身跑回家,开心地打开新棉衣,因为衣服里,总是“塞着”各种“好吃头儿”:一挂香蕉、两三个大甜瓜、三四个红苹果……

 

我们知道,她早就习惯走夜路了。在我的印象中,姥姥的背,似乎永远都是弯的,像一弯干瘪、柔弱、发着微光的月亮,一直毫无瑕疵、光芒万丈地照向母亲,照向那个有姥爷的家。

 

以后,不管过年过节,只要我家做了什么好吃的,我们总是会像姥姥当年给我们“塞”在棉衣的“好吃头儿”一样,去探望姥姥。


姥姥这辈子,从未为自己考虑过、享过一天福。她总为儿女子孙操心,那本不高挺的腰肢从未挺拔过,被岁月磨砺、时光摧残,一天弯过一天。

 

姥姥八十岁了还下地干活,帮衬我们每一个人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老妈曾说,她读高中时,三舅、小姨还小,大舅、二舅又都在外读书,姥爷对家不闻不问,大小事务,全得姥姥操心。


为了能在生产大队多挣个几个工分,当年50多岁的姥姥,常常拉着架子车,跟那群十八九的小姑娘比着跑。她累得满头大汗还不愿歇会儿,像个驼背又疲劳的老黄牛,一趟又一趟地连轴转。为了不让姥姥太过劳累,那时候,妈妈总是丢下课本帮姥姥去拉车。

 

后来,姥爷得病了,直肠癌,做了手术,割掉半根肠,整天尿裤、屙裤。姥爷每次发火训姥姥,不为别的,只怪姥姥伺候他不够“舒坦”。姥姥不但要天天为姥爷翻身,还要时时帮他抓痒,他见不得姥姥消停一会儿。就这样,姥姥一直默默无言地伺候了姥爷十多年,直到他去世。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陈大娟,女,生于1986年10月,籍贯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先后就读于信阳师范学院本科、河南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定居于广州市。高中起,曾在报纸上零星发表数篇散文、小说、新闻等共计7万余字。已出版40余万字小说:《亲爱的,路人》。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51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