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日志

 
 
关于我
豫记  

河南媒体人聚合平台

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国内首个乡土社交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豫北旧时光,客人留剩饭是一种美德? | 豫记  

2017-10-17 11: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就没人再吃别人留下的碗底儿,留碗底儿的规矩也渐渐淡去。当年一个碗底,超越了食品的范畴,成为一种挥之不去的乡愁,见证着淳朴的乡情乡俗,镌刻着一段清苦的岁月,同时体现了那代人的美德。

 

豫北旧时光,客人留剩饭是一种美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王九云丨文

豫记微信号:hnyuji


剩饭是去是留

两代人想的不一样

 

不知哪一年,有了“光盘行动”这个词儿,顾名思义,就是吃光盘子中的东西,显然,这是教育人在生活中,要养成珍惜粮食不浪费的好习惯。

 

在贫乏的年代我的童年里,母亲待人真诚,那时候虽然穷,哪怕是一百杆子也打不住的亲戚,只要来我家,母亲也要刮刮瓦缸底,给客人另起锅做面条汤,尽管是白萝卜丝里翻面条,也足够让我姊妹几个流口水了。


豫北旧时光,客人留剩饭是一种美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现在,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以前追求吃饱,现在追求吃好,用老百姓的话说叫“一饱忘八饥”。

 

我是从饥荒年代过来的,深知粮食的珍贵,留下剩饭剩菜舍不得倒掉,下顿热热再吃。但是我的做法常常受到孩子们的批评,他们按养生角度来衡量我的“剩饭”行为。

 

有时候,为了不留剩饭,我端着锅子,挨着个儿让一家人加饭,还振振有词地说:“人的肚是个松紧袋,多能多吃,少能少吃,每人加半勺就不留剩饭了,倒了多可惜!”

 

儿子反驳我:“现在已经吃饱,如果再加半勺,就撑了,身上就该长赘肉啦!”这是什么逻辑!

 

由于我常常吃剩饭,小孙女给我一个绰号,叫“剩饭奶奶”。

 

豫北旧时光,客人留剩饭是一种美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小孙女很聪明,但是留碗底的坏毛病常常使我头疼,她留下的碗底儿,她爸爸妈妈都不吃,端起就倒了,可我看着实在心疼,就偷偷端进冰箱里,下顿热热我再吃。

 

我教育她“锄禾日当午”,劳动人民很辛苦的道理,可孙女问我:“奶奶,你小时候不留碗底吗?”

 

一句话勾起我早年的回忆,我说,奶奶小时候的确也留过碗底,但那时候是一种美德。她不解,我给她讲了我小时候留碗底的故事。

 

 

半碗照脸清,半块糠耳朵

 

我有个闹饥荒的童年。我记事时,刚成立人民公社大食堂,那时的标语口号是:吃饭不要钱,老少尽开颜,劳动更积极,幸福万万年。

 

当时在我的幻想中,人民公社能吃饱,吃好饭,就像童话故事中的天堂一样,有享不尽的福。

 

在入食堂吃大锅饭的前些日子,由于家家都把粮食背到生产队入了伙,生产队有些底子,熬的小米稀饭很黏糊,晾凉了面上凝聚成米皮儿,用筷子一挑,能挑起一绺儿,嚼一嚼,很劲道,很香。

 

豫北旧时光,客人留剩饭是一种美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小米饭粘稠,喝不到嘴里,又不像干饭那样用筷子能夹起来,因而社员们说是抄抄流,喝喝稠。

 

后来国家号召放卫星,上至哼哼(指人很老,走不好路的样子),下至嫩嫩(读neng neng,指还很小的孩子),都去大办钢铁,荒芜了田地,粮食减产,大锅饭里除了红萝卜轱辘和菜梗子,没几粒米,端起饭碗,像清水一样能照出自己的脸,“照脸清”也成了稀饭的代名词。

 

社员吃不饱,像秋麻杆,皮儿贴在骨头上,一阵风就能吹倒,但队长、会计和保管家的灶火,每到夜深人静时常常冒烟儿,他们身上却没掉下多少肉。

 

那时生产队里大锅饭的标准是,每顿饭大人二两面的糠窝头,一碗照脸清,小孩儿半碗照脸清,半块糠窝头。半块糠窝头只有耳朵大小,我们称之为“糠耳朵”。

 

豫北旧时光,客人留剩饭是一种美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糠耳朵用米糠蒸的,很虚,吃起来掉磕碜,每次领到糠耳朵舍不吃,总是先喝完饭,再双手捧着糠耳朵,用牙齿一点一点往嘴里啃,啃完最后一口糠,眉头拧成疙瘩,坐在老墙根看飞虫打架。

 

1961年早春,突然有“三月底散食堂,六月里吃饱粮”的传言,没想到4月中旬,生产队里突然开大会,解散食堂,每人还分到半分自留地。

 

公共食堂解散以后,因三年自然灾害造成的灾难,不是一下子能恢复的。

 

社员开荒种粮食,还是得不到温饱,吃了上顿发愁下顿没粮下锅。许多人家因男人饭量大而分家另过,甚至有的离了婚。

 

现在的孩子吃完饭没几个愿意主动去涮锅洗碗的,但那时候,兄弟姐妹多,为挣着吃到锅底那些饭嘎巴,都是抢着洗锅洗碗。

 

豫北旧时光,客人留剩饭是一种美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洗锅时把食指跪下来,弯成半圆,顺着锅底往上刮,运气好的时候能刮出一指厚的饭嘎巴,抿到嘴里,那个满足啊,好像沾了多大的光。

 

 

客人留下碗底是约定俗成

小孩儿争着抢

 

我记得有一次来了一位老亲,人家坐在桌边吃饭,我把四个手指伸到嘴里,使劲咬,斜着眼瞟着人家吃。

 

那时候,谁家过日子也紧巴,这位老亲也知道母亲操持一大家生活不易,留下个大碗底,就放下筷子不吃了。

 

母亲就赶快劝,吃吧,吃吧,锅里多着呢,我再给你添点!说着,母亲便去拿老亲的碗,老亲赶紧护着碗,不让母亲添饭,连声说,我吃饱了,真的吃饱了!

 

其实谁也心知肚明,锅里早已光光了,不过谁也不捅透这层窗户纸,彼此留个面子。等老亲走后,我便跑上去抢这个碗底。

 

六十年代中期,村里来了一位工作员,姓杨,社员都喊他老杨。

 

豫北旧时光,客人留剩饭是一种美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村两个生产小队,四十多户人家,老杨挨着门吃派饭,社员吃啥让他吃啥。虽是这样说,派到谁家,都尽量给老杨做“好饭”。

 

邻居六嫂家姊妹七个,睡觉时得点名,吃饭时得排队。老杨被派到她家,除了做的稀菜饭与平时一样,例外多烙了一个红薯面煎饼。

 

老杨吃饭时,六嫂家一群孩子站在屋门口,一双双小眼睛盯着老杨手里的煎饼,眼看老杨几口就吃了一大半,孩子们的眼神灰暗了,大点的孩子砸巴着嘴,使劲儿吮出个响来。

 

老杨看看这孩子,喝完最后一口稀饭,把剩下的小半块煎饼,放在盘子里,一声不吭,走了。

 

到了六十年代后期,我已经十二三岁了,那时候生活略有好转,走亲戚能吃上白面饼或白面条。

 

我记得那年六月,母亲给姑姑家蒸好了“羊”,让我和哥哥去送,姑姑给我们做了两碗北瓜炖粉条,上面还盖着一层黄灿灿的炒鸡蛋,油饼切成了小块,端在饭桌上让我俩吃。

 

豫北旧时光,客人留剩饭是一种美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边吃边瞄着哥哥的碗,他碗里有多少,我也留多少,看哥哥留下一块鸡蛋和一些粉条菜,就放下筷子,我也赶快住嘴。无论姑姑咋劝,我俩都说吃饱了。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留碗底,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也算是穷时光留下的好传统吧。

 

我对小孙女说,你现在留碗底与奶奶小时候留碗底,有着本质的区别,现在留碗底儿,是对劳动者的亵渎,对粮食的侮辱。

 

无论何时,我们不能富了口袋却穷了脑袋,把中华民族的好东西给丢掉啊!小孙女虽然听得似懂非懂,但还是表示今后不再留碗底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王九云,安阳人,教师,文学爱好者,喜欢乡土文学,文章散见于多家报刊,散文《萤火微光亮童年》曾获得2015《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